◈ 我,竟穿越到異世界第5章 遭遇襲擊在線免費閱讀

我,竟穿越到異世界第6章 尋找,魔狼王在線免費閱讀

顯然剛才的舉動將他徹底激怒,魔狼王朝天怒吼,然後跟普通魔狼混戰在一起的眾人突然發現,這些魔狼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一個個不要命的發起攻擊,就連身上被砍出一道傷口鮮血直流也跟沒看見一樣瘋狂攻擊。

見此情形帝林一拍腦門突然想到什麼然後開口。

「不好,這是魔狼王的一個技能,此技能能讓普通魔狼無視疼痛,戰鬥力增強的變態技能,並且變態的不是戰鬥力增強或者無視疼痛,而是隨着時間推移,那些被技能影響的魔狼戰鬥力會越來越高。」

「簡單來說,被這技能影響的魔狼,會進入狂暴狀態。」

「我們得趕緊擊敗魔狼王,不然我們都得栽在這裡。」

沒等幾人向魔狼王發起攻擊,魔狼王已經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爪子帶着破空聲抓向帝林後背,察覺背後要被攻擊,帝林立馬轉身用劍擋下這一擊。

爪子抓在劍刃上發出一陣清脆的劍鳴,而帝林則被強大的力量擊退數十步。

帝林穩住身形想反擊之時,魔狼王已經再次消失不見。

當帝林還在左右觀望四處尋找之時。

突然,魔狼王再次出現,這次他沒有再攻擊帝林,而是把目標換成了內德。

他一爪抓向了內德,內德反應過來及時躲避,但手臂還是被劃拉出一個巨大的傷口,鮮血飛濺出來,整條手臂差點就被撕扯下來。

這是非常恐怖的,如果內德再慢一步的話,那麼就避免不了要如此了。

這時梅格念動咒語,想再次用藤蔓把魔狼王纏住,可沒等咒語念完魔狼王再次消失。

此時,內德他用另一隻手捂住傷口,但鮮血還是從指縫間流露出來,內德的臉上更是寫滿了痛苦。

他嘗試着把受傷的手抬起,可根本使不上勁,並且只要一動傷口處就會傳來劇痛,顯然已經傷到了筋骨。

梅格急忙跑過去,從衣服里掏出治療藥水給內德喝下,喝下藥水後,內德的臉色好了不少,胳膊上的疼痛也緩解了幾分。

另一邊蘇茜跟托比見此想過來幫忙,可剛分神魔狼的尾巴就襲了過來,托比急忙躲避。

托比瞬間冷汗直冒,差點因為分神就被魔狼的尾巴刺中。

蘇茜和托比被普通魔狼纏着根本無法脫身去幫忙。

林峰那邊,林峰抬手一刀解決最後一頭魔狼,然後抬頭看向帝林那邊,然後開口道:「阿奴比斯你過去幫一下他們。」

「是。」

說完阿奴比斯身影瞬間消失。

回到帝林那邊,魔狼王再次出現,一爪子襲向內德兩人突然,阿奴比斯出現。

他一拳轟向魔狼王將其轟飛。

魔狼王被一拳砸中腰部倒飛出數十米遠重重的砸在地上。

魔狼王踉蹌的爬起身,他晃了晃腦袋看向阿奴比斯,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阿奴比斯身上散發的恐怖氣勢嚇得魔狼王直哆嗦。

隨後,魔狼王朝天空中吼了一聲,便轉身向後快速跑去,跟眾人混戰的普通魔狼見此也轉頭迅速向後跑去。

看着魔狼王掉頭跑去,阿奴比斯並沒有追去,而是走回林楓身旁。

魔狼群撤退後眾人開始清點受傷的人數,一共有五人受傷,其中傷最重的莫過於內德他的整條手臂差點就被扯了下來。

傍晚車隊來到村子。

車隊剛停下來,車隊隊長就對眾人說道。

「這村子是在帝國的邊境出了村子在行進幾百米左右,就進入鄰國的國境了,我們今晚在這村子裏過夜我去跟村長商量一下,休養兩天再出發出發。」

夜晚林峰獨自一人坐在屋頂,夜晚格外安靜,時不時傳來蟲子的叫聲,銀白的月光把黑暗的大地照亮。

「葉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

林峰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看了過去。

「嗯?是隊長啊,我睡不着你呢?。」

「我也睡不着。」

林楓低下頭不知在想些什麼?隨後又抬起頭,像是做了什麼決定。

「隊長你不是問過我從什麼地方來嗎?我現在跟你說,我來自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我的……」

林峰的腦海不禁顯現出親人、朋友、同學的畫面。

「還有我的名字不叫葉而是林峰,跟我一起的也不叫煙而是阿奴比斯是我的管家,還有……」

20分鐘過去,林峰嘆了口氣。

「好了說完了,嗯?隊長。」

叫了幾聲沒有回應,林峰疑惑的向旁邊看去,隨後愣了愣瑤瑤頭。

「看來是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林峰爬起床坐在床頭,回想起昨天晚上一時糊塗,對帝林說出了自己的身世,此時林峰頓感後悔,可他知道後悔也沒用,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哪裡有收回的可能?現在他只能期望帝林沒有聽清楚。

想到這,林峰臉色一冷。

《是否要殺人滅口?雖然我跟他非親非故認識也不過一天左右,算了,到時候再說吧,如果他聽清了,那就滅口如果沒有的話,還可以繼續當朋友。》

林峰搖搖頭,不再去想。

「只希望他沒有聽清吧!」

忽然,林峰像是又想到了什麼,拿上武器走出了房間。

剛下樓就碰見了阿奴比斯,沒等阿奴比斯開口打招呼,林峰開口道:「阿奴比斯你跟我來,咱們出去一下。」

「是。」

阿奴比斯沒有過多廢話徑直跟在林峰身後。

兩人剛走到門口,碰到迎面走來的帝林。

沒等林峰發話帝林率先開口:「一大早的準備去哪?」

「出去辦點事而已。」

林峰說完向前走去。

帝林聽後點點頭:「這樣啊。」

突然帝林回過頭叫住了林峰。

「葉你等一下。」

林峰停下腳步回過頭疑惑的看着帝林:「怎麼了?」

「葉,昨晚。」

聽到昨晚兩字林峰的神情立馬嚴肅起來,左手不由自主的摁在劍柄上,像是隨時要出手一樣。

但是看帝林啊憨厚的表情,林峰決定套他一下,看他昨晚是否聽清他說出的話,如果聽清了林峰會毫不猶豫的一劍砍了他。

想到這,林峰開始裝傻充愣。

「昨晚怎麼了?」

帝林一愣,開口道:「你昨晚對我說了什麼啊?我只記得你說你不是什麼什麼。」

聞言林峰鬆了口氣說道:「有嗎?我有對你說過什麼嗎?」

帝林頓時懵了,他努力回想昨天林峰說的話,可怎麼都想不起來。

他又看向林峰:「真的沒有嗎?」

林峰擺擺手:「沒有,你應該是做夢了吧。」

帝林看着林峰那疑惑的表情,信以為真以為昨天自己真的做夢。

帝林撓撓頭。

「難道真是自己做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