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四合院之我是張偉第9章 易忠海來訪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四合院之我是張偉第10章 閻埠貴大罵賈張氏在線免費閱讀

閻埠貴想到這個星期天張偉的請客,怕自己說幾句酸話被張偉聽到就不好了。

萬一煮熟的鴨子飛了咋辦?

想到這裡,閻埠貴趕緊到門口守着,看能不能有人看他辛苦守門,回來給他交點過路費。

至於鄰居們的議論?你們有車嗎?你們又票嗎?就算我一輛二手的單車也比你們腿着要強。

嗯,想到這,閻埠貴心裏舒坦多了。

……

一大爺易忠海家,剛下了班的易忠海回到家裏面,見一大媽正在做飯,就朝一大媽喊道,「老婆子,把咱們剩下的那一斤臘肉給炒了,記得把肥瘦分開切,分開炒,做好了就把肥的給老太太送過去」。

「知道了,老頭子,你不說我也不敢讓老太太吃瘦的啊,她又吃不動,肥的好,油多,老太太也能嚼的動」。

易忠海閑的沒事就在四合院里到處溜達,聽見人們說張偉買了單車,就想到這麼張偉這麼做是不是太敗家了。

本來賈東旭是他選好的養老人選,還收他做徒弟,就是要在技術上控制他,不讓賈東旭晉陞,這樣賈東旭的工資只能夠將將養活賈家一家,但有賈張氏和棒梗在,賈張氏的止疼葯每個月要花錢,他們祖孫倆又是嘴饞的貨色,每個月不吃幾天好的怎麼行?

所以賈東旭的這點工資遠遠不夠一家的花銷,易忠海也就可以顯現出他對賈家的關心了,平常就接濟賈家來獲取賈東旭的感激,以便他老了(字面意思,不是像我們這邊,我們這邊說誰誰誰老了,就是說這個人去世了)之後,賈東旭可以給他養老。

可千算萬算,怎麼也算計不到人對環境的適應性,斗米恩升米仇,剛開始賈東旭確實挺感激他的,但時間長了,賈家一家就覺得易忠海接濟他們家是應該的,誰讓他是師父+四合院一大爺+加四合院最高收入者+絕戶呢。

再加上,賈東旭也慢慢意識到易忠海收他為徒的目的,平常在車間也不主動教他,自己有什麼不懂的請教易忠海這個八級鉗工,總是顧左右而言他,要不就是讓自己悟。

可以說賈家人現在的德行完全是被寡婦的不幸,物資匱乏的時代背景,易忠海自以為是的養老計劃再加上他們一家人偷奸耍滑,佔便宜不夠的意識給放大了。

賈東旭死後(至於事故原因,要看帥哥美女們的建議,陰謀或者意外二選一),養老備胎傻柱就被易忠海盯上了(從何大清跑路後,易忠海就給傻柱洗腦,在傻柱面前說何大清的各種不好)。

至於說為什麼不和傻柱攤牌說養老的事,並不只是一方面的原因。

易忠海想着張偉買單車的事,還沒想好怎麼給他說教呢,先想起來,這張偉不也是一個很好的養老人選嗎?

易忠海越想越覺得靠譜,張偉雙親都不在世了,現在又在軋鋼廠有工作,而且又不像傻柱那樣衝動,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和秦淮如的年紀相差太大,怕張偉以後找一個強勢的媳婦,自己掌控不了,會對養老造成威脅。

不得不說易忠海的如意算盤打的不錯,可事情的走向會跟着他的想法走嗎

張偉剛從小世界出來正準備把系統簽到的床上四件套給自己的床上換一套,就聽有人敲門。

嚇得張偉把四件套又收到世界裏了,然後趕緊又把單車從小世界裏放出來。

「咚~咚~咚~」

「誰啊?」

「我,易忠海,張偉你開下門,我有話對你說」

好嘛,看來只要是穿越者都逃不掉被一大爺約談。

「來了」

打開門,張偉就看到一張刮完鬍子留着一臉胡茬痕迹的大方臉,「咋比電視劇里的還丑啊」,張偉心想。

「一大爺,您老怎麼有時間來我這了,來,快進來」,說著就把易忠海讓了進來,又把凳子搬過來,「一大爺,您坐」。

易忠海見張偉這麼熱情且有眼力見,不由得點了點頭。

「張偉啊,吃過了嗎?」

「沒有呢,一大爺,我這剛準備做飯,您就過來了」

「哦,要不你就和我去我們家吃吧,這時候你一大媽應該做好飯了」

張偉聽到這話立馬警惕了起來,看來易忠海是有所求啊。

「一大爺,我就不過去吃了,我昨天剩的飯還在櫥櫃里呢,今天再不吃就餿了」(浪費可恥)。

「那行吧,自從你爸犧牲後我也沒來看看你,以後家裡邊缺啥跟我說一聲,咱們都一個院住着,應該互幫互助嘛」

易忠海也沒和張偉說要養老的事,事情總得有一個過程,先在張偉這刷刷好感再說。

張偉一聽,壞了,不會是要我也接濟賈家吧?那就別怪我和你撕破臉皮了。

「一大爺,看您說的,我這不是剛到軋鋼廠上班嘛,再說還有我爸的撫恤金,生活上面就不需要大家的幫助了」

易忠海不管張偉怎麼想,反正他今天過來就是混個臉熟,刷刷好感度。

「那行,以後遇到什麼困難了,記得還有一大爺就行,好了,你做飯吧,我也該回去吃飯了」

說完起身回去。

張偉把一大爺送走後,關上門分析着一大爺今天過來什麼目的,想了一會兒覺得讓自己接濟賈家的可能性不大,畢竟自己的年齡和秦淮如差的出有點多,再一個,讓自己也接濟賈家的話,那麼就會導致賈家對傻柱的依賴慢慢地消失,對他的養老計劃不利。

養老?對,就是養老,易忠海不會是盯上我了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是不會給他養老的,來到四合院世界頭上就已經多了一個虛無的爹了,再來一個活爹,那不要命了嗎?尤其還是易忠海。

易忠海的家產在我的金手指面前什麼都不是,誰愛舔他誰舔去。給易忠海養老,估計媳婦都娶不上。

不得不說,張偉不愧是做過律師的,雖然他的辯護能力通常是反向的,但確實分析正確。

「爸,爸,別打了,我今天也沒偷吃你的雞蛋啊,你還講不講道理啊?」這時隔壁傳來了一聲劉光天的慘叫。

「兔崽子,你還說我不講道理?你看看人家張偉又是買車,又是進保衛科上班,你呢,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兒子,呸,丟人」

說著手上打人的勁不曾減少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