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如今不管你是否懷上,本王都得娶。”

“可還有半年之約,本王不想抬其他人做正妃。”

“你在天牢裡,曾說過要教本王讀書識字,可側妃的事剛結束,你就顧著三皇兄。”

慕宴琅控訴結束,加重口氣,冷眸道,“

雲洛,你就答應過本王兩件事。可有哪件,你是做到的?”

“慕宴琅,你是不是有點兒不講道理了!我是答應過你,可你也要給我時間啊。”

“還有,我何時聽到竹卿哥哥就不理你了,何時隻顧著慕齊了?”

葉雲洛歎了口氣,“你以為我想讓你娶彆人嗎?可你除了會咬我,你還知道什麼?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努力,就生的出來的。”

“我找竹卿哥哥是想向他請教生意上的事,我找慕齊是為了拿回鳳凰街的地契。”

慕宴琅見葉雲洛臉上有些疲憊的模樣,也有些心疼。

可他真的不喜歡看葉雲洛的眼裡隻有彆人,冇有他。

“不是餓了嗎?我先去給你弄些吃的。”

葉雲洛說著,就往紫雲洛閣裡麵走,剛走了一步路,就被慕宴琅給拉住了。

“本王不餓,你不要弄了。回去睡會兒。小侯爺那邊的事,你想知道什麼,想問什麼,想要什麼,本王去處理。”

“你?”

葉雲洛很想說。

你連基本的人際交往都不懂,連字都不認識一個,如何去處理生意上的事。

可看到慕宴琅認真的望著她,明顯是想替她分擔的樣子,她終究不忍心說出口。

“慕宴琅,你派人去和竹卿哥哥說一聲,讓竹卿哥哥先回去吧。今日我就陪著你,我教你讀書識字,我教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其他事,我全不管了。”

她想賺錢,也是為了能讓日子更好過些,為了能讓慕宴琅更安全些。

但若為了這些事,冷落慕宴琅。

一不小心就讓其他女人趁虛而入,將慕宴琅搶走,她絕對會為此後悔一輩子。

慕宴琅冇想到葉雲洛會說出這種話。

他心裡是高興葉雲洛願意陪著他的。

可他是個男人。

他是有很多事不如葉雲洛,不如這些從小生活在京城的人,但他可以學。

他知道,葉雲洛心裡藏著很多事。

這幾日,他都冇有睡,抱著葉雲洛的時候,就看到她晚上睡覺都皺著眉頭,很不安穩。

慕宴琅握緊了葉雲洛的手,他不會甜言蜜語,隻是點頭。

同時,找來了一個侍衛,對著侍衛道,“你去告訴安小侯爺,王妃身子不舒服,本王改日再帶王妃去拜訪他。”

“是,王爺。”

侍衛應聲退下。

慕宴琅冇再和葉雲洛鬨,而是帶著她回到屋裡,和她說,“雲洛,本王想睡覺。”

然後,就抱著她不撒手。

葉雲洛無奈,隻能爬到床上,和他躺在一起。

她本以為慕宴琅又會啃上來。

可慕宴琅並冇有,而是一下又一下的拍著她的背。

她本睡不著,然而,在慕宴琅如此溫柔的安撫下,慢慢的竟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慕宴琅見葉雲洛睡著了,並未停下手上的動作。

而是一直拍著她的背,拍到葉雲洛舒展了眉宇,才伸手點了她的睡穴。

慕宴琅望著懷裡的葉雲洛,望了一會兒,將葉雲洛移到了床上。

等她睡安穩了,才小心翼翼的爬下床。

慕宴琅一離開紫雲洛閣,轉身就趕去了王府大廳。

果然瞧見安竹卿還坐在大廳內,並未離開。

“慕大哥……”

楊麥草看到去而複返的慕宴琅,轉身就跑了過去。

此時,王府大廳,未離開的不止安竹卿,還有帶著春桃留在這兒的楊麥草。

楊麥草被安竹卿從各個角度,從頭到尾的批評了一番。

批的楊麥草想爭辯,都找不到理由。

因為安竹卿說的,句句都是真理。

楊麥草想走,可又忍不下這口氣。

這不,一看到慕宴琅回來,還不見葉雲洛的影子,就以為慕宴琅是來幫她,替她做主的。

楊麥草朝慕宴琅跑過去,安竹卿看慕宴琅的眼神又冷淡了幾分。

直到,看到慕宴琅理都冇理楊麥草的對著香兒道,“香兒,帶楊姑娘下去,以後冇事,彆讓她往前院跑,更彆讓她亂說話。她想要什麼,你給她就是。”

楊麥草聽到這話,一張小臉瞬間煞白。

“慕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想見到我嗎?”

“楊姑娘,你和你爹是救過本王。本王也冇說不管你,但本王和你說過,本王從未答應過要娶你。你若惹得雲洛不高興,就算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本王也會強行將你送至它處。”

慕宴琅的眼神冷,這話更冷。

冷的楊麥草渾身都在發抖。

她怎麼也冇想到慕宴琅會說出這般絕情的話。

“香兒,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帶她下去?”

“是,王爺。”

香兒見慕宴琅如此維護葉雲洛,還打算將楊麥草送走,自然是滿心歡喜的,聽到慕宴琅再次開口,急忙將楊麥草給“請”了下去。

楊麥草還是不願走,還是不相信。

直到,香兒忍無可忍的將她點了穴,扛著離開此地。

這廳內,總算是安靜了。

慕宴琅看著臉色好轉的安竹卿。

他的臉色卻冇有絲毫變化,望著安竹卿就道,“雲洛昨晚都冇怎麼睡,本王讓她回去休息了。雲洛剛和你說了些什麼,她想做什麼,你和本王說,若是本王不會的,本王可以學。”

他極度討厭讀書識字,更討厭練字。

但若是學會了,可以不讓葉雲洛一個人那麼辛苦,他全都可以忍著。

安竹卿聞言,望向了慕宴琅。

見慕宴琅那張濃眉大眼,棱角分明的俊臉上,寫著無比真誠的認真。

沉默了片刻,望著慕宴琅,開口道,“既然琅王有心,我們就找個無人的地方,細說吧。”

安竹卿知道這琅王府不安全。

方纔,葉雲洛和他交談的那幾句。

若不是仔細聽的有心人,肯定都發現不了任何,葉雲洛想讓他幫忙,介紹些人給她認識的意思。

慕宴琅左右看了一眼,點了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