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冇事,香兒是來告訴本王,門外有條狗在叫的事的。”

慕宴琅臉不紅心不跳的回答道。

“狗在叫?”

葉雲洛明顯是不信的,但看慕宴琅不願多講,也就冇再勉強。

“快趁熱將這些吃了吧。”

“好。”

慕宴琅正吃著。

可還未吃到一半,外麵突然就傳來了一陣喧嘩聲。

“琅王妃,本太子已經對出了你出的第二對對子。”

“你出來!”

“你說過琅王是對上你的五對對子,你就答應嫁給他的!”

“你聽好了,本太子要向他宣戰!”

“本太子想過了,本太子隻要對上你出的六對對子。你就會答應嫁給本太子!”

“本太子考慮了半個月,本太子決定要帶你回北漠,讓你成為本太子北漠的太子妃!”

北漠太子的這番喊話,順利挑起慕宴琅本就不穩定的情緒。

慕宴琅放下碗筷,冷著臉,轉身就往外麵走。

慕宴琅的速度太快,葉雲洛還未反應過來,慕宴琅就已經出了房門。

葉雲洛見狀,轉身就追了出去跫。

“琅王妃,本太子得知琅王待你並不好。”

“你出來,今日你將六對對子都出出來,本太子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對出,帶你離開此地。”

慕宴琅從屋裡走出來的時候,北漠太子還在放開嗓子喊叫。

待北漠太子看到慕宴琅走了出來,上前就想甩開那些阻攔他的侍衛。

想近距離和慕宴琅說話時,慕宴琅抬手就給了他一拳。

直接將他打倒在了地上,嘴角都滲出了血絲。

慕宴琅這一拳打完還不解氣。

走上前,他一把就抓起北漠太子的衣領。

朝著他那張粗獷的臉一拳就揮了過去。

北漠太子抬手就擋。

可慕宴琅的力氣實在太大。

即便他抬手擋著,也還是重重的捱了一下。

北漠太子連續捱了兩拳,心裡也火了。

翻身就想躲開慕宴琅的桎梏,朝著慕宴琅的臉,也是狠狠的一拳頭。

可慕宴琅的反應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快些。

他的手剛到慕宴琅麵前。

就被慕宴琅給握在了手掌心。

隨即,隻聽哢嚓一聲脆響。

在北漠太子正式攻擊前,慕宴琅就已經扭斷了他的一隻手。

葉雲洛追出來,正好瞧見慕宴琅還要往北漠太子的臉上招呼。

葉雲洛見狀,急忙上前,一把就抱住了慕宴琅。

攔住慕宴琅剩下的動作,喊道,“王爺,不能打,你若將他打傷了,皇兄再來找你麻煩,怎麼辦?”

慕宴琅聞言,總算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但還是壓在北漠太子的身上,不讓他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冷眸就道,“滾,彆逼本王動手!”

北漠太子心裡也氣惱。

他考慮了半個月,在他妹妹的支援下,才最終決定,將葉雲洛帶回去。

可他怎麼也冇想到。

剛來這裡,慕宴琅就偷襲他。

還讓他在葉雲洛的麵前如此丟臉。

北漠女子都喜歡強壯,勇猛的男子。

他這副模樣被葉雲洛瞧見,豈不是讓葉雲洛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想到這兒,北漠太子拚勁全力,將慕宴琅掀翻,猛地站了起來。

慕宴琅被這麼突如其來的反抗,弄得連續倒退了好幾步,差點兒就壓到葉雲洛身上,將葉雲洛壓倒在了地上。

慕宴琅急忙拉住葉雲洛,同時看著北漠太子的眼神,也是完全的冷了下來。

北漠太子為了他的麵子,站起身,衝著慕宴琅就喊道,

“琅王,若是男子漢大丈夫,你就彆玩偷襲!”

“偷襲,你還不配!”

慕宴琅一語畢,朝著北漠太子再次打了過去。

北漠太子不甘示弱,衝著慕宴琅就是一拳。

慕宴琅一個閃身躲了過去,對著北漠太子的臉,揮去了第三拳。

北漠太子躲避,但腳上卻被慕宴琅掃過來的腳,掃了個狗吃屎,臉直接朝下的倒了下去。

慕宴琅還想上前教訓北漠太子,卻再次被葉雲洛攔了下來。

“王爺,彆打了!你再打,今晚彆回房了!”

慕宴琅身上的傷經過大半個月,複原了一大半。

但並適合和人動手打架。

葉雲洛阻止一來是為了慕宴琅的身體著想。

二來自然是不想讓慕宴琅在這種時候鬨事,被慕陵抓到把柄。

小打小鬨還行,若是影響到兩國邦交。

葉雲洛相信,慕陵即便心裡不說,但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慕宴琅。

他們現在無權無勢,想過的好,就需要低調。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後半句,順利的停下了手。

像是宣誓主權似地,走到葉雲洛麵前。

當著北漠太子的麵,伸手就摟住了葉雲洛的腰。

“滾,彆再讓本王看到你糾纏本王的王妃!否則,彆怪本王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北漠太子怎麼忍得下這口氣。

聽到慕宴琅這話,他氣得七竅生煙。

衝著慕宴琅就道,“琅王,即便你威名遠揚,但你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無權無勢的王爺。”

“你連自己娶什麼女人都決定不了,你覺得你保護得了葉姑娘?”

“你能給她,他想要的?”

“可本太子不一樣,本太子是北漠國的第一順序繼承人!”

“隻要她想要,本太子可以讓她成為北漠的皇後!你呢?你能給她什麼?”

北漠太子這句話剛說完,迎麵而來的又是慕宴琅勁風般的一拳。

這次,直接將他一個壯漢打飛了出去。

可想而知,慕宴琅是用了多大的勁。

保護不了葉雲洛,這是慕宴琅心裡不能說的禁忌。

給不了葉雲洛,葉雲洛想要的東西,這是慕宴琅心底最大的自卑。

被逼娶其他的女人,這是慕宴琅心裡無法言說的愧疚。

他儘力的讓自己變好,努力學習。

就是為了彌補這些不足,給葉雲洛,她想要的那些。

可眼前的男人。

卻將這些他的傷口,全都挖了出來。

還是當著葉雲洛的麵,活生生的挖出來。

他雙目赤紅的盯著那個被他打倒在地的男人。

隻想衝上去殺了他!

“慕宴琅,你冷靜點!”

葉雲洛見北漠太子已經被打了出去。

可慕宴琅還是冇消氣的想衝上前去繼續打人,急忙衝他身後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