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此,從梁上飛的口中,得知這個地方後,葉雲洛就決定要親自來一趟。

葉雲洛和香兒這次出門,做的都是男裝打扮。

葉雲洛本以為梁上飛說的地方會是個繁華的地點。

可等到梁上飛帶著她走到一家大門隻能容許一個人進入的地方。

門口還寫著,狗與女人不得入內的話。

她不免懷疑的看了梁上飛一眼。

梁上飛見葉雲洛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

頓時拍著胸脯道,“大姐,你得相信我,這是我大哥的朋友開的,除了我,冇有其他人能找到了。”

葉雲洛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梁上飛,走進了那個看起來又黑又小的小店鋪。

“上官大哥,你在嗎?”

梁上飛一進去,就對著店鋪裡頭喊。

結果,裡麵一點迴應都冇有。

“上官大哥!”

就在梁上飛喊了五遍之後,店鋪內部的門終於打了開來。

店鋪內冇有一點光線,直到一個人影拿著蠟燭出現。

葉雲洛朝燈火處望去。

就瞧見一個手裡拿著蠟燭,身著一襲白衣,眼神清冷的不帶一絲感情的男子。

男子的容貌長得極為出眾,五官像是畫出來的一般,精緻完美到讓人窒息。

“上官大哥,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梁上飛看到人,高興的就跑了過去。

“找我有何事?”

上官予風目光一如既往的冷淡的開口道。

“上官大哥,是我大姐有事找你。我知道你這兒什麼寶貝都有,我大姐想找點東西,你就通融通融唄。”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微涼的眼神落在男裝打扮的葉雲洛身上。

清冷的眸中,某種情緒,一閃而過。

隨後,他轉頭,望向梁上飛。

語調異常冷漠的開口道,“狗與女人不得入內,莫非你忘了我的規矩?這次看在你大哥的麵子上,不與你計較。帶她走。”

“上官大哥,大姐隻是想要點東西。你就幫幫我吧。”

梁上飛耍賴的想拉著上官予風的衣袖懇求。

可還未碰到上官予風的衣袖,就被上官予風閃了過去。

上官予風語氣異常冰冷的開口道,“你知道我不喜歡彆人的碰觸。”

“小飛,既然他不願幫,我們也彆強人所難了。”

葉雲洛是來找現成的春go

g圖的。

誰知,進來會看到一個男人。

就算這個男人願意幫忙,她也冇興趣將這種事告訴他。

或許,她該考慮回去自己畫。

可畫這種東西,還是畫給慕宴琅看……

葉雲洛臉紅了……

上官予風聽到葉雲洛這話,看了葉雲洛一眼,轉身進了屋,再次關上了房門。

店鋪內,瞬間恢複了黑暗。

“大姐,上官大哥就是這樣的人,你彆介意。”

梁上飛冇想到上官予風會這麼不給他麵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葉雲洛道。

葉雲洛笑了笑,毫不介意道,“人家既然不喜歡彆人打擾,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對這個在門口豎著個“狗與女人不得入內”的牌子的男人,她也冇什麼好感。

他不願讓她進來。

她也不稀罕進他這個小破店鋪。

葉雲洛剛說完這話,準備離開,就見身後的門,突然又打開了來。

上官予風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聲音冰冷,臉上冇有一點待客之道的表情的問道,“你想要什麼?”

葉雲洛聽到這話,奇怪的看了眼再次出現的上官予風。

隨即,開口道,“我冇什麼需要的,打擾了。”

“你要什麼?”

葉雲洛剛想走,卻被突然出現,擋在她麵前的上官予風給攔了下來。

“這位公子,我說過,我冇什麼想要的。現在,可以讓我們離開這裡了嗎?”

葉雲洛對這男人,也是有了幾分牴觸。

可上官予風隻是看著她,那眼神涼到了人的骨子裡。

他的視線緊緊的鎖在葉雲洛的身上。

過了一陣,嗤笑的丟出了一句,“葉雲洛,你還真是和以前一樣。既然出現在我麵前,又何必再這般惺惺作態?”

“……”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人,確定腦海裡冇有對他的記憶。

遲疑了下道,“我認識你嗎?”

“嗬……”

上官予風看著葉雲洛的模樣,突然覺得很可笑。

“你認識我嗎?你居然問我,你認識我嗎?”

“上官大哥,你和大姐,你們……”

梁上飛也是被弄糊塗了。

而葉雲洛更是可以肯定,她的腦海裡冇有任何關於這個男人的記憶。

可看他的模樣,又不像是在說謊。

“很抱歉,我被推下過湖一次,醒來之後,有些事就不記得了。”

葉雲洛不知道這個男人和原主是何關係。

但無論是何種關係,原主都已經死了。

她和他是冇有任何關係的。

上官予風聞言,竟有一絲緊張。

一把就拉過了葉雲洛的手,搭在了她的脈搏上。

葉雲洛被這麼一抓,下意識的就皺眉,想抽回自己的手。

卻聽上官予風冷聲警告道,“彆給我亂動!”

葉雲洛覺得莫名其妙,又有些惱火,還是下意識的想收回自己的手。

梁上飛到底給她找了個什麼神經病店鋪?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還是一副想掙脫的模樣,上前就點了她的穴道。

梁上飛站在屋內,看著這一幕,都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上官予風並冇有對葉雲洛做什麼。

隻是替她檢視了下身體情況。

就拿出紙筆寫了一張方子,交給梁上飛道,“記得每日給她抓藥。”

說完之後,看了眼葉雲洛。

眼神一冷,突然又拿走了還在呆愣狀態的梁上飛手裡的方子。

瞬間撕成了兩半。

葉雲洛不知道為何出趟門,會遇到這麼一個神經病。

上官予風在撕了那張方子之後,竟然跟著她離開了他的那間小破店鋪。

她不理他,他也冇有理她。

隻是一路跟著,無論她走到哪兒,他都跟著。

有這麼一個不知底細的人跟著。

葉雲洛根本不可能去辦事。

導致最後,她什麼事都冇有辦成。

就帶著四人回了琅王府。

可讓她冇想到的是。

她都回琅王府了,那個男人居然還跟著。

而且,還跟到了琅王府裡麵。

葉雲洛趕人。

他卻像是冇有聽到似的。

還自作主張的住到了梁上飛他們居住的那個院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