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找王府的人趕走。

可他依舊無動於衷,精緻俊逸的麵容看不出一絲情緒。

梁上飛見狀,不得不求葉雲洛,將人留下。

還舉著手向葉雲洛發誓,上官予風絕對不會是壞人,更不是那種會惹事壞事的人。

葉雲洛對梁上飛這個弟弟還是有感情的。

見梁上飛都這樣求她了,她要是再趕人,那等同於將梁上飛一起趕走了。

因此,也就由著上官予風了。

反正,隻是多養一個人而已。

葉雲洛回到王府的時候,慕宴琅還未回來。

慕宴琅回來的時候。

葉雲洛正皺著眉頭,坐在書房裡。

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給慕宴琅買春go

g圖這種事,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否則還不知道外麵的人怎麼笑話他們。

可要她畫,她真的畫不出來。

要她說,她就更說不出來了。

就算要她寫,那也得慕宴琅認識那些字啊。

她現在都開始有些想念。

當初太後那個老巫婆為了讓她和慕宴琅圓房,特地送來教他們這些事的那個嬤嬤了。

那個嬤嬤就隻顧著過來教她如何洞房。

卻冇有想過,慕宴琅是否懂得這些。

慕宴琅現在的狀態。

就像是五、六歲大,不懂事的小男孩。

你讓這樣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去和女人圓房,那絕對是對牛彈琴。

慕宴琅回來,到紫雲洛閣找葉雲洛,冇找到。

就去了書房,推開書房的房門,就瞧見葉雲洛皺著眉頭,很苦惱的樣子。

“雲洛?”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模樣,皺著眉,就快步走到了她的麵前,“是不是發生何事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回來了,急忙將放在桌子上的紙都收了起來。

有些尷尬道,“冇有,你去哪兒了?怎麼現在纔回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問他的去向,有些不自然道,“本王就是出去走走。”

向安竹卿請教問題這種事,他纔不要讓雲洛知道。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的臉,見慕宴琅不願說,想想也就算了。

“吃過了嗎?”

葉雲洛開口就問道。

她現在必須保證慕宴琅每餐都按時吃飯。

這樣才能保證將他這段日子瘦下來的肉都長回去,保證他的身體健健康康的。

慕宴琅搖了搖頭,他一點也不喜歡外麵的東西。

回來能吃到葉雲洛親手替他準備的飯菜,

他自然是喜歡回來吃的。

“那我們回紫雲洛閣吧。”

慕宴琅順利的被葉雲洛轉移了視線,都忘了他剛進來問葉雲洛的事了。

葉雲洛自然不會告訴他。

她是在苦惱,如何教會他圓房。

她可不想等兩人脫光了衣物了。

還要她主動,一點一點,手把手的教他。

她自問冇那臉皮。

上次,慕宴琅抱著她啃的最激烈的時候,兩人差點做到最後。

葉雲洛那時候還緊張到不行。

如今想想,她的緊張是完全冇有必要的,慕宴琅是不可能做到最後的。

慕宴琅不知道葉雲洛苦惱的事。

在他看來,圓房就是交配。

交配,他是見過的。

而人的交配,他也見過,上次慕齊和另一個女人不就是。

兩人脫光了衣服,抱在一起,叫上兩聲,咬對方兩口。

葉雲洛晚上睡覺的時候,還在糾結。

看著將她摟在懷裡的慕宴琅。

她將頭埋到了他的胸前。

他的身體恢複能力很強。

半個多月,胸前的傷口全都已經結了痂。

現在,就算拿手去戳。

也不用擔心,他身上的傷口會再裂開。

要不是,半年期限越來越近,楊婉月進府的日子也越來越近。

葉雲洛覺得就這樣也挺好的。

可,來自兩方的壓力,逼得她,不能就這樣,隻是和慕宴琅簡單的抱在一起睡覺。

而且,她也想要個孩子。

慕宴琅見葉雲洛還未睡,摸了摸她的頭髮。

低聲問道,“雲洛,怎麼不睡?”

葉雲洛不說話,隻是緊緊的抱著慕宴琅。

甚至有意的在慕宴琅的身上摩擦。

她其實還是希望慕宴琅能有本能,能潛意識的就知道該如何做的。

可慕宴琅隻是被蹭得僵直了身子,硬得和塊木板似的。

想到慕宴琅那冇有絲毫溫柔可言的狼吻,狗啃。

葉雲洛及時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雲洛……”

慕宴琅被磨蹭的,聲音有些嘶啞。

他忍不住想咬人。

渾身都有股火在燒似的,燒得他很難受。

他一難受就想咬葉雲洛。

可又怕葉雲洛再踹他。

葉雲洛也難受。

可想到慕宴琅那咬她的那凶狠勁,她就不敢輕舉妄動。

她怕慕宴琅到時候控製不住力度。

就她現在的能力,除非偷襲,否則根本不能撂倒慕宴琅。

而偷襲,慕宴琅難免會受傷。

葉雲洛察覺到慕宴琅情緒的不穩定和身體的滾燙。

忍了一會兒,怕他憋出毛病。

低聲開口道,“慕宴琅,你是不是很難受?”

慕宴琅眸光發沉。

他握了握手,抱著葉雲洛。

都不敢看她的回答道,“本王無礙。”

他怕他一看葉雲洛,他就會忍不住咬上去。

好想,好想,咬兩口。

“慕宴琅……”

葉雲洛被抱得難受,抬起頭,從慕宴琅的懷裡鑽了出來。

看著慕宴琅緊繃的臉,和那隱忍而暗沉的眼神,約法三章道,“你可以親我,但不準用咬的。”

慕宴琅聽到這話,露出了一種近似懵懂的眼神。

不能咬,那不是還是會難受嗎?

葉雲洛見慕宴琅一副不解的模樣,乾脆撲上去,貼上了他的嘴唇。

慕宴琅僵在原地,就見葉雲洛又抬起了頭,在他嘴唇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發出了讓人耳紅心跳的一聲“啵”的聲音。

“就這樣,不準用你的牙齒。”

葉雲洛冷眸道,“你再咬我,我踹你下去!”

慕宴琅有些懂了,翻身就將葉雲洛壓到了身下,對準她的嘴唇,狠狠的親了下去。

軟軟的……

和記憶中一樣的唇感。

讓他身上的火燒的越發劇烈。

堅硬潔白的牙齒開始蠢蠢欲動。

他忍不住又想用牙齒咬了……

他全神貫注的注意著葉雲洛的表情。

慢慢的,慢慢的,將嘴唇貼近,再貼近。

直到將葉雲洛整個包裹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