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後,張開了嘴。

在葉雲洛的嘴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還噘了一下。

露出了滿足的神情。

葉雲洛被咬得一疼,嘴唇肯定又破了。

“慕宴琅!你個隻會咬人的禽受!你給我滾下去!”

她氣得一腳就朝慕宴琅踹去,可碰到他身體的那一刻,卻硬是改變了腳的方向。

慕宴琅見葉雲洛惡狠狠的瞪著他。

濕潤的眼神彆有一股說不出道不明,讓人想看又羞於去看的風情。

忍不住喉結上下滑動了下跫。

可葉雲洛踹在他大腿上的那一腳,讓他隻是望著身子下麵的葉雲洛,而不敢再咬下去播。

慕宴琅的視線赤.裸.而火辣。

葉雲洛看著近在咫尺的眼神,心跳也有些加速。

但,想到慕宴琅可能會做的事。

她伸手就遮住了他的眼睛。

冷淡的命令道,“睡覺,你再咬我,以後都彆想和我睡了。”

葉雲洛的這話像是符咒,讓慕宴琅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若不是他的呼吸還有些急促,噴灑在葉雲洛手上的呼吸還有些溫熱。

葉雲洛定會以為剛纔亂咬人的,不是他。

慕宴琅乖乖的躺了下來。

直到葉雲洛將遮擋在他眼前的手拿開。

他才轉身望向葉雲洛,語調中藏著愧疚的開口道,“雲洛,本王不是有意的。以後定然不會如此了。”

葉雲洛背對著他,冇理會他的道歉。

慕宴琅見葉雲洛不理他。

沉了沉眸子。

突然伸手,一把就從背後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你若不喜歡,本王以後都不碰你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身子一僵。

都不知道該如何和慕宴琅交談下去。

最後隻能選擇沉默。

一切都等她拿到了適合慕宴琅看的春go

g圖,教會慕宴琅如何正確的圓房再說。

慕宴琅見葉雲洛不說話,以為她還在生氣。

身上的溫度也慢慢的散了去。

隻是抱著葉雲洛,一句話都不說。

葉雲洛就這樣被慕宴琅抱著。

她不敢推開他,也不想推開他。

可同樣的,在他犯了錯的情況下,她也不想和他靠太近。

免得她這麼快就原諒他,讓他認識不到錯誤,下次還要再犯。

葉雲洛習慣了慕宴琅的懷抱。

即便是在冷落他。

也還是很快就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均勻平緩的呼吸聲。

就知道她睡著了。

他將懷裡的人抱得更緊了些。

卻再冇有其他的舉動。

葉雲洛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睜開眼就瞧見窗外高掛在頭頂的太陽。

舒服的翻了個身。

發現慕宴琅並不在。

想著,他可能是早起去練字了。

“香兒,小培。”

葉雲洛和往前一樣,朝著門口叫道。

“王妃,有何吩咐?”

香兒冇進來,進來的是小培。

“小培,香兒呢?”

葉雲洛起身,順口問道。

小培瞧了外麵一眼,是實話實說道,“香兒姐姐一大早就去外麵訓練新來的丫鬟們了。”

“恩,你先去替本妃準備些洗漱的水吧。”

“是,王妃。”

葉雲洛洗漱,穿戴好後,從屋裡走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就瞧見了正在她院子裡的上官予風。

葉雲洛看到上官予風,還嚇了一跳。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她留下上官予風,還是看在梁上飛的麵子上。

她覺得她對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可他一大早的還跑到紫雲洛閣來做什麼。

慕宴琅是個脾氣差的傢夥。

若是讓慕宴琅知道上官予風的存在,還知道上官予風是硬跟著她回來的。

慕宴琅不將這人丟出去,就怪了。

“這是給你熬的藥,以後每日三次,記得在吃飯前服用。”

上官予風聽到葉雲洛的問話,眼神也冷了些,口氣冷淡的說道。

葉雲洛聽到這話,看了眼上官予風手裡的食盒,沉聲道,“我的身體很健康,不需要喝藥。”

“健康?嗬……”

上官予風突然冷笑了聲。

“你還覺得你自己的身體很健康?”

“你寒氣入體。若再不保重身體,你極有可能這輩子都懷不上孩子。”

“你不是很喜歡孩子嗎?這也無所謂嗎?”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聲。

寒氣入體,懷不上孩子?

她對自己的身體還是比較清楚的,這陣子冇病冇痛的,怎會寒氣入體?

“你當你是誰?你以為你說的,我就要信嗎?”

葉雲洛不想理會這人,轉身就朝外走去。

可走到上官予風身前時,硬是被他攔了下來。

“你想死,也彆死在我的麵前!”

葉雲洛聽到這話,猛地回頭看了上官予風一眼。

從昨天見麵開始,這男人的嘴裡就冇有一句好話。

怪不得原主不願意記起這麼個人。

“我冇想死在你的麵前,也請你彆擋住我的道!”

“冇想死在我的麵前,你出現在我的麵前做什麼?”

上官予風冷笑道,“葉雲洛,是誰說,這輩子都不會來見我,這輩子都不想見到我的?”

“可是,你來了,既然來了,還裝什麼?”

“我不知道在那裡的人是你,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如果你真這麼看我不順眼,大門在那裡,閣下請便!”

上官予風的話和語氣實在難聽。

葉雲洛丟下這麼一句話,推開他,轉身就往外走。

上官予風被推的倒退了一步。

卻隻是站在原地,望著葉雲洛的背影。

葉雲洛一大早的就被上官予風弄得冇了心情。

但即便生氣,她對上官予風的話還是有幾分擔憂的。

府上正好有兩個禦醫。

或許,她該過去找這兩個禦醫給她查查身體。

一炷香後,葉雲洛坐在凳子上,望著桌前一直搖頭的兩名禦醫,聲音有些冷沉的開口道,“兩位禦醫,有話但說無妨。”

“啟稟琅王妃,您身子骨不知何時受了寒,又冇有好好的休養,導致寒氣入體。您現在要想要懷上個孩子,怕是有些困難。”

其中一位禦醫見葉雲洛開口問了,深知自己無法隱瞞,乾脆實話時候道。

葉雲洛聽到這話,眼底閃過了一絲錯愕,隨即撫上了自己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