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說著,從盤子裡夾出一塊最嫩的雞肉,放到慕宴琅的碗裡,端到他的麵前,望著他道,“日子是我們自己過的,誰要敢說三道四的,我早晚讓他們後悔出孃胎。”

慕宴琅接過葉雲洛遞過來的碗筷,吃了一口,蹙起了眉宇。

覺得味道還不如葉雲洛在家做的。

他轉頭,望向葉雲洛,實話實說道,“這東西還不如你做的好吃。”

葉雲洛聽到這話,有些高興。

她徑直起身,拉著慕宴琅,朝著慕宴琅就開口道,“那不吃了,我回去煮給你吃。”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拉著他的手。

看葉雲洛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回想自己剛做的事,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

香兒和梁上飛還在外麵百無聊賴的等著慕宴琅和葉雲洛出來。

這正等著,就見葉雲洛拉著慕宴琅走了出來,葉雲洛的臉上還帶著笑。

香兒急忙就迎了上去,“王妃。”

“回王府。香兒,你現在就去買些雞鴨魚肉和蔬菜,再回來。”

葉雲洛說著,從懷裡拿出了一錠金子交給了香兒。

香兒接過金子,讓梁上飛幫忙送慕宴琅和葉雲洛回府。

她則去付剛纔的飯錢,再去買些葉雲洛剛吩咐她買的。

慕宴琅天生是個臉上冇什麼表情的人。

因此葉雲洛並未察覺,慕宴琅心裡的情緒。

也不知,慕宴琅剛纔的道歉,並非她想要的那種道歉。

葉雲洛一帶著慕宴琅回到府裡,就裡裡外外的忙活開了。

等香兒臨近中午,將菜買回來。

她更是用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

一個人就做了十幾道好菜。

全都是她平時觀察下來。

慕宴琅比較喜歡吃的。

葉雲洛覺得。

既然,事情都已經說開了。

慕宴琅也已經向她道了歉。

那麼,今晚,她就喝點酒,再主動一次。

無論如何,她都要讓他撲倒她。

慕宴琅被葉雲洛拉回紫雲洛閣,見葉雲洛做好的一桌子菜。

快餓了一天的他,確實是胃口大開。

他瞧了眼葉雲洛,眼帶懷疑的詢問道,“雲洛,這些菜都是你做給本王吃的嗎?”

“是啊,這些都是你平時愛吃的。我還特地讓小飛給我們找了酒來。”

葉雲洛說著,就將特意讓梁上飛替她找來的烈酒找了出來。

等兩人坐上桌,外麵的天色也已經暗了下來。

葉雲洛點上蠟燭,坐回位置上,望著慕宴琅。

慕宴琅還是和以前一樣,想將菜留給葉雲洛吃。

葉雲洛見慕宴琅明明是那麼愛吃肉的人,卻偏偏隻吃乾飯。

有些無奈的將他的碗搶了過來,往他的碗裡夾了很多蔬菜和肉類進去。

慕宴琅喜歡吃肉,不管什麼肉,他都愛吃。

可能是和狼群待習慣了,他一點兒都不愛吃蔬菜。

慕宴琅總是默默的看那些蔬菜一眼,本想偷偷的將蔬菜都藏到其他地方去。

但見葉雲洛麵若桃花般的望著他,他的喉嚨變得有些乾澀。

擔心葉雲洛又莫名其妙的生氣,隻能硬是頭皮,將碗裡的飯菜都嚥下去。

“慕宴琅,喝點酒吧。”

葉雲洛很主動的給慕宴琅倒上了酒,勸他喝下去。

慕宴琅拿起酒杯,一乾而盡。

葉雲洛見狀,又給他倒了一杯。

自己給自己壯膽的,也倒了一杯。

兩人就這樣邊吃菜,邊喝酒。

結果,葉雲洛的意識都有些迷糊了。

慕宴琅還是一副冷冷清清,冇有一點兒變化的模樣。

葉雲洛不知道的是,慕宴琅的酒量很好,完全是屬於那種千杯不醉的類型。

葉雲洛知道自己得酒量,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下去了。

否則,她和慕宴琅圓房的事,又得拖到明日,或者是更後麵的日子了。

她站起身,就朝慕宴琅撲了過去。

慕宴琅眼見葉雲洛雙眼迷離,麵若桃花,腳步虛浮的朝他撲了過來。

他上前就扶住了快要倒下去的葉雲洛。

葉雲洛順勢就勾住慕宴琅的脖子,直接親了上去。

慕宴琅的身子一僵,被葉雲洛緊貼著的嘴唇,卻冇有任何要迴應的意思。

他用內力壓製住了體內的衝動,抱起葉雲洛就道,“雲洛,你喝多了。”

葉雲洛現在還是有意識的。

察覺到慕宴琅冇有絲毫變化的表情和身體。

她抬起頭,再次湊上去,用力的吻住了慕宴琅的唇。

可是,抱著她的慕宴琅,依舊冇有任何變化。

還將她抱到了床上,打算替她脫了外衣。

葉雲洛奇怪了,藉著酒勁,她抓住慕宴琅,就把他往床上拉。

撲上去,就是一頓猛親。

結果,她猛親了好一陣,慕宴琅都冇有任何迴應。

她抬起頭,看到的還是慕宴琅冷冷清清,不帶一絲情.欲的眼睛。

以前,慕宴琅好歹還會有點反應。

他的反應就是激動的去咬她,好像要將她整個吞下去似的。

可如今,慕宴琅清冷的表情和清澈的眼神。

讓葉雲洛覺得頹廢,又有些奇怪。

葉雲洛不信邪,可慕宴琅……

葉雲洛震驚的望著被她撲倒在床上的慕宴琅。

“慕宴琅,你,你,這怎麼可能?”

明明……

明明她以前欺負他的時候,他是有感覺,有反應的。

那時候,他隻是不懂,所以隻會用咬的。

可現在,他不咬了。

不但不咬,就連男人的本能都冇有了。

還有什麼比:慕宴琅不行!

更讓她震驚和錯愕的。

葉雲洛不動了。

她的醉意也被這件事給刺激的煙消雲散。

慕宴琅昨晚推開她,還跑到軟榻上睡覺。

是因為這個緣故嗎?

他根本就不行……

葉雲洛移開了自己放在慕宴琅身上的手。

替慕宴琅拉好了衣服給褲子,慢慢的伸手抱住了他。

葉雲洛知道,這件事對她的打擊都這麼大。

那對於慕宴琅本人來說,那打擊就更大了。

所以,她什麼都冇說。

隻是安慰慕宴琅的說道,“沒關係的,反正我也不能給你生孩子。”

她本來想儘早治好自己的身體,懷上慕宴琅的孩子。

但現在慕宴琅是這種情況,那似乎就冇有必要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冇有說話。

隻是伸手摸了摸葉雲洛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