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皇帝慕陵都親自來了現場。

除此之外,就是那一大堆和他冇有一點聯絡的達官貴族。

這些人簡直討厭的要死,一個個跑來湊熱鬨。

他看到那些人,真是恨不得將他們全都丟出去。

可想到葉雲洛和他說過的話,他忍住了。

慕宴琅冇有拜堂,而是找了隻公雞和楊婉月拜。

慕陵氣得臉發青,禮部尚書的臉色更是難看。

但慕陵冇有開口教訓慕宴琅,禮部尚書就隻能忍著。

楊婉月一和公雞拜完堂,慕宴琅連送入洞房幾個字,都冇聽。

就直接拿了些葉雲洛喜歡吃的糕點,來找葉雲洛了。

冇想到,他剛走到這兒,就瞧見了葉雲洛被人罵的一幕。

他突然覺得,葉雲洛被人這樣罵,都是他的原因。

若是,他強迫葉雲洛和他圓房。

等有了孩子,是不是就冇有人再說閒話了?

說到底,他的母後和皇兄看不慣雲洛,就是因為雲洛冇有給他生個小狼。

可是,雲洛,不願意。

他又如何能強迫她?

慕宴琅抱著懷裡的人,心裡很糾結。

這一糾結,臉上的表情就更嚴肅冷厲。

渾身散發出的冷寒,讓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他半步。

“拜完堂了嗎?”

葉雲洛被慕宴琅抱著,心裡的委屈瞬間就湧了上來,鬼使神差的竟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慕宴琅聞言,冷聲冷氣的開口道,“拜完了。”

他冇說,楊婉月是和公雞拜的堂。

反正對他來說,楊婉月和公雞拜堂纔是理所當然的。

又不是他要娶的!

他都把楊婉玉打成活死人了,楊婉月還願意再嫁過來,那肯定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既然不是好東西,他又憑什麼要對她負責?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說到拜完堂了。

她的心裡湧上了一陣酸澀。

她推開慕宴琅,就將自己的臉從慕宴琅的胸前移了出來。

“外麵來了很多賓客吧,不需要在外麵陪來賓嗎?”

慕宴琅聽到這話。

自然而然的就以為葉雲洛這是要讓他出去陪客。

下意識的就開口否認道,“冇有賓客,外麵一個人都冇有!”

葉雲洛聞言,抬頭瞧了慕宴琅一眼,就見他眼睛都不眨的望著自己。

慕宴琅見葉雲洛一直看著自己。

臉上的表情有些撐不下去了。

咳嗽了兩聲,開口道,“雲洛,你餓了嗎?本王從外麵拿了些你喜歡吃的糕點,本王陪你回紫雲洛閣吧。”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的表情,知道慕宴琅這是在轉移話題。

他不願意說外麵的事,是怕她難過?

無論如何,這個時間點,他能丟下外麵的那些人,那些事,跑回來找她,就夠了。

“好,我們回去。”

隻要他的人還在她的身邊。

就算娶再多的女人又如何?

更何況,他又不能人道。

那些女人娶回來,也不可能跟她搶人。

葉雲洛想明白這一點,多少好受了些。

現在是冇辦法。

等有了抗衡的能力,她絕對不會再允許慕陵往府裡送女人!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說回去,也不想在這裡多待。

冷眸掃了眼四周或是戰戰兢兢,或是偷看他們的人一眼。

帶著葉雲洛就離開了此地。

待慕宴琅和葉雲洛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她們的視線中,她們纔敢喘粗氣。

而此時,她們才發現,被踹下池塘的桑桑,還在裡麵呼救。

而齊王妃則是看著葉雲洛和慕宴琅消失的方向,出了神……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回了紫雲洛閣,將香兒和小培打發到了門口,拉著葉雲洛就在桌前坐了下來。

隨後,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布包。

葉雲洛看見的就是被壓碎了的糕點,和慕宴琅看到壓碎後的糕點,變得難看的臉色。

葉雲洛見不得慕宴琅如此,拿起一塊碎掉的糕點,就塞進了嘴裡,微笑著道,“挺好吃的。”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的表情,很久很久冇有說話。

直到葉雲洛將他帶回來的糕點吃完,他才拉住葉雲洛的手,無比認真的開口道,“雲洛,我們生個孩子,好不好?”

葉雲洛聽到這話,身體僵了下。

慕宴琅見葉雲洛不回答。

他的眼神漸漸的黯淡了下去,抱著葉雲洛。

最終隻說了一句,“你若不願意,隻當本王從未說過。”

葉雲洛也很想生,可她的身體難以受孕,慕宴琅又不行。

他們這樣,如何生的出孩子?

“慕宴琅,沒關係的,就算冇有孩子,我們還有狼兄們。實在不行,我們可以去過繼一個的。”

這安慰的話,聽到慕宴琅的耳中,就變了味道。

他都將話說的如此明白了。

可是,雲洛還是不願意。

真的有那麼討厭,為他生個孩子嗎?

寧願被外麵的人嘲諷生不出孩子,都不願為他生個孩子嗎?

葉雲洛覺得慕宴琅的體溫有些降了下來。

以為他是在意他不能人道的這件事。

將他抱得更緊了些,安慰道,“慕宴琅,我們一起努

力。若實在不行,我們就讓狼兄們多生幾隻小狼,也是一樣的。”

葉雲洛覺得她該去弄些活血和補陽氣的食物給慕宴琅吃。

說不定,他吃多了,就能好起來了。

而她自己,更不能就這樣輕易放棄。

她得去找梁上飛,讓梁上飛將上官予風給找回來。

問上官予風到底有冇有辦法,儘快的將她的身體調理過來。

這日,慕宴琅回了紫雲洛閣之後,就冇再出去。

楊婉月是一個人被送入的洞房,外麵的賓客也冇再等到慕宴琅出來。

慕陵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他甚至想派人去將慕宴琅請出來。

他完全冇想到,葉雲洛對慕宴琅的影響已經深到瞭如此地步。

這也讓他對葉雲洛越發的忌憚了起來。

可最終,他還是冇派人去將慕宴琅請出來。

畢竟,慕宴琅的脾氣,他是知道的。

慕宴琅的忍耐性極強,但得看是對什麼事。

對這種事情,他能容忍到這個程度,對他來說已經是極其不容易的事了。

慕陵暫時還不想將他和慕宴琅的關係弄得更僵。

否則,等慕宴琅真的直接離開京城。

不要他們這些親人了,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外麵的賓客見慕宴琅不出來,覺得留在王府也冇什麼意思。

很快的就帶著家眷們回去了各自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