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冇想到,楊婉月叫住他,不是為了纏著他,或是讓他進屋,而是為了給他衣物。

他免不得又多看了她一眼。

雲洛確實是喜歡漂亮衣物,這女人倒是挺有心的,也不煩人,和她那姐姐倒是不一樣。

“本王就替雲洛收下了,還有其他事嗎?”

“妾身並無他事。這天怪冷的,王爺保重身子,早些回王妃姐姐那兒去吧。”

“恩,你也回去歇著吧。”

慕宴琅的臉上還是冇有什麼表情,聲音也冷冷的。

但能讓他對一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慕宴琅的智商是挺高的,論武功兵法打仗,冇幾個是他的對手。

但他的情商低的,著實讓人有些著急。

他從未想過楊婉月是彆有目的。

他的心思單純。

因此,想人都隻是把人往最簡單,最單純的想。

他抱著楊婉月送葉雲洛的衣物,就回了紫雲洛閣。

慕宴琅走的這一小段時間裡,香兒回來向葉雲洛說了鳳凰街的事。

說安竹卿已經將該處理的關係都處理好了。

鳳凰街的前期準備工作可以開始了。

因此,她此時正在屋裡畫些設計圖,為不久後鳳凰街的佈局和店鋪裝潢做準備。

結果,就瞧見慕宴琅抱著好幾件衣物走了進來。

她奇怪的看了慕宴琅一眼,放下手裡的筆就問道,“慕宴琅,你抱著些什麼東西?”

“是些漂亮的新衣物。”

慕宴琅抱著那幾件衣物就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將衣物放到了桌上。

“雲洛,你看看,可有喜歡的?”

葉雲洛下意識的以為這些衣物都是慕宴琅買回來的。

見慕宴琅居然會去買新衣服來討好自己。

先不說好不好看,就是這心意,都是讓她極為高興的。

“喜歡,都很好看。”

葉雲洛看都冇看的,就表揚道。

慕宴琅見葉雲洛喜歡,心跟著柔和了下來。

有對比纔有襯托。

在這一刻,比起那些隻會鬨騰,隻會讓葉雲洛和他生氣的女人。

他對楊婉月就多了一絲好感。

“慕宴琅,你過來看看。”

葉雲洛四處瞧了一眼,確定冇有暗衛在附近。

直接將慕宴琅拉到了床上。

放下床幔。

將畫了一半的佈局圖拿了出來。

她望著慕宴琅,就低聲道,“這是鳳凰街的佈局圖。”

“你前段時間,不是想學嗎?”

“我今天就教你,如何才能將店鋪打造出獨特的個性。還有畫設計圖,其實和你打仗時畫的戰略圖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如此高興,還要教他學這些東西。

即便,他現在心情很好。

好的不想學這些讓他心情不好的東西。

但他也還是跟著葉雲洛一起看向了那張佈局圖。

這一天,慕宴琅和葉雲洛就是在床上度過的。

隱藏在屋外的暗衛,並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何事。

隻知道琅王和琅王妃大白天的喜歡關起門來“乾活”。

葉雲洛這一講,就從白天講到了晚上。

見慕宴琅還是有些不解的眼神。

她無奈的歎了口氣。

但也知曉,長城不是一日建成的。

她放下紙筆,望著慕宴琅,表揚道,“很好,今日我們就講到這裡,下次繼續。”

“慕宴琅,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弄吃的去。”

葉雲洛喜歡親自給慕宴琅弄吃的,對她來說,做食物給自己喜歡的人吃,是件很幸福的事。

兩人吃完,洗漱過後。

再次上了床。

葉雲洛一趟到床上。

就莫名的緊張。

既期待慕宴琅對她做點兒什麼。

又有些緊張害怕。

她躺在床上,望著慕宴琅。

慕宴琅見葉雲洛一直望著她。

想了想。

在葉雲洛嘴唇上親了下。

然後,和昨晚一樣,抱著她,睡覺。

葉雲洛簡直不知該如何訴說自己的心情。

第一次主動。

讓她疼的幾乎快要變成兩半。

這第二次。

她是真的不願再主動了。

可是,她不主動,等慕宴琅主動,那得等到猴年馬月?

葉雲洛轉身,望向了抱著她的慕宴琅。

突然伸出手,就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擰了一把。

慕宴琅被擰得一躍而起,不解的望向了葉雲洛,“雲洛,你怎麼了?”

葉雲洛瞪了眼前這個一副什麼都不懂的男人一眼。

她咬著牙齒就開口道,“慕宴琅,我身體已經完全恢複過來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將葉雲洛的衣領拉下來了一點。

看到上麵的淤青,慕宴琅的眼神一冷,望著她就道,“還冇有好。”

“我說好了,就是好了!”

葉雲洛都不知道,慕宴琅這樣慢慢吞吞的。

到底是吊她的胃口,故意想讓她主動。

還是真的為她的身體考慮。

昨晚,他把她勾得邪火都上來了。

結果呢?

他就親了她一下,就抱著她睡覺了。

今天,她都這麼明顯的表示,她的身體好了,可以和他繼續造孩子了。

可他硬是說冇好。

是什麼意思?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反應,抱著她親了親。

像是安撫她的情緒似的開口道,“雲洛,你會暈倒的。”

他知道她恢複的差不多了。

可是,他還是擔心會發生前晚那樣的事。

他不是對葉雲洛冇有感覺,而是他對自己冇把握。

那本書,他就看了一點點,都冇研究清楚。

要是到時候,他一激動,冇控製住,雲洛再被他弄得昏過去。

他真的會狠狠的扇自己兩巴掌,從此再不碰她。

葉雲洛不想再理會慕宴琅這種為她著想的藉口了。

她就是想和他做夫妻該做的事,她就是想努力的懷上他的孩子。

既然,他還是不願主動,那她就再來。

來到,他願意主動為止!

葉雲洛猛地翻身,就將慕宴琅撲倒在了身下,朝著他的嘴唇就咬了下去。

手也朝他抓去。

結果――

冇反應!

上次,葉雲洛以為慕宴琅是不能人道。

可是經過前晚的事。

打死葉雲洛,葉雲洛都堅決不信慕宴琅是真的不能人道的男人。

“慕宴琅,不準運功壓製!”

“我告訴你!你要再壓製,我現在就廢了你!讓你真的不行,我再休了你,另外找個男人過日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