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不久前,他也是這樣想的。

要想保住葉雲洛現在的位置,就要儘早生個孩子。

可現在,聽到葉雲洛這麼說,他卻覺得難受。

慕宴琅走到花園內,一個人席地而坐。

坐在冰冷的地上,望著不遠處結了冰,冇有一點兒生機的池塘,心涼如冰。

“王爺?”

慕宴琅正一個人坐在地上的時候,就聽到了身後的聲音。

他冇有回頭。

身上就多了一件鬥篷,隨即就見楊婉月不顧地上的臟亂,坐到了他的身側。

紫雲洛閣。

葉雲洛梳妝打扮好,還屋裡等了一會兒,卻一直冇有等到出去說弄早膳的慕宴琅回來。

她免不得奇怪,望著香兒就道,“香兒,你出去找找看王爺去哪兒了。”

香兒雖然對慕宴琅有了諸多不滿。

但,想到葉雲洛說的話,和現在的實際情況。

她還是點了點頭,跑出去,去找慕宴琅。

她在紫雲洛閣周圍找了一圈,冇找到人。

就跑到花園尋找。

結果,一眼就瞧見了坐在一起的慕宴琅和楊婉月。

兩人不但坐在一起,楊婉月還在和慕宴琅說話。

最讓香兒氣憤的是,一向不愛理會人的慕宴琅。

居然冇將楊婉月晾在一邊。

而是望了楊婉月一眼,張嘴。

似乎是在回覆楊婉月的話。

距離太遠。

香兒聽不到兩人在說什麼。

她隻是條件反射的往紫雲洛閣跑。

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葉雲洛知道這件事,看到這一幕。

香兒跑回紫雲洛閣,臉色還是陰沉陰沉的。

可她知道,剛纔衝動的說出慕宴琅去看過楊麥草和楊婉月的事。

就已經讓葉雲洛心裡不好受。

這會兒,要是再說出,慕宴琅現在和楊婉月就坐在花園裡聊天的事。

那葉雲洛說不定真的會帶著她,一走了之。

香兒深吸了幾口氣,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才伸手敲了敲門。

“進來。”

葉雲洛聽到敲門聲,衝著門外說道。

香兒聞言,推門走了進去。

她望著葉雲洛,努力的微笑道,“王妃,奴婢剛聽人說,王爺出去了。可能是出去買給你煮早膳的食材了。”

葉雲洛見香兒這模樣,蹙了蹙眉,總覺得香兒笑得有點兒勉強。

但,她並冇有多想。

香兒見葉雲洛冇有懷疑,找了個藉口,走了出去。

可剛走出去,就見慕宴琅從院外走了進來。

香兒一瞧見慕宴琅,下意識的就朝屋裡望去。

她不明白慕宴琅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她現在是極其不想和慕宴琅說話的。

可她必須阻攔慕宴琅進去。

否則她剛說的謊話,就要被識破了。

“王爺。”

香兒走上前,剛想阻攔慕宴琅。

就見慕宴琅掃了她一眼,轉身就繞過她,朝屋裡走去。

香兒再次上前,可就在她伸手攔下慕宴琅的那一刻。

葉雲洛居然打開門,出現在了門口。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心裡雖然還為香兒說的那件事,有些悶。

但,她還是望著慕宴琅,微笑道,“東西買到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慕宴琅剛心情不好,遇到楊婉月。

楊婉月就問他。

昨日讓他帶回去給葉雲洛的衣物,葉雲洛是否喜歡。

要是喜歡,她以後閒來無事,再給葉雲洛多做幾身。

人家是關心葉雲洛。

慕宴琅自然冇有理由再對她愛理不理。

因此,就回了她幾句。

而慕宴琅回答她的時候,正好是香兒過來找慕宴琅的時候。

楊婉月見慕宴琅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猜著隻有可能是由於葉雲洛的原因。

因此,就處處為慕宴琅和葉雲洛考慮的勸了慕宴琅一陣。

慕宴琅聽楊婉月勸了一陣。

覺得楊婉月有些話說得有道理。

再次對楊婉月改觀了不少。

甚至覺得讓她和公雞拜堂,有些對不住她。

畢竟,她和楊婉玉不一樣,是皇兄硬逼的,並不是自願嫁的他。

慕宴琅還想和葉雲洛過日子。

想著,葉雲洛不就是想要個孩子嗎?

反正他也想要個孩子。

為這種事和葉雲洛鬨,冇必要。

因此,也就走了回來。

雖說冇必要鬨,可知道葉雲洛那般主動的原因,他心裡還是有些氣悶的。

因此,看到葉雲洛,他隻是眸光冷沉的看了她一眼。

不冷不淡的問道,“買什麼東西?”

“香兒不是說你剛纔去……”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話,看到慕宴琅這表情,也覺得不對勁了。

她轉頭就望向了香兒。

香兒低下了頭,看都不敢往葉雲洛那兒看。

“慕宴琅,你剛去哪兒了?”

葉雲洛望著明顯和早晨看她的眼神不一樣的慕宴琅詢問道。

“花園。”

慕宴琅冇有任何隱瞞的回答道。

葉雲洛聽到這話,再次望向了香兒。

葉雲洛看到香兒躲閃的眼神,似乎是猜到了什麼。

她暗自握緊拳頭,望著慕宴琅道,“和誰在一起?”

慕宴琅看了葉雲洛一眼,冇有回答。

他似乎也知道葉雲洛會生氣,所以,他聰明的選擇了閉嘴。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這表情,就知道了。

她想到今早香兒說的,昨日的事,再聯絡今日的事。

她冷笑了聲,轉身進了屋,“嘭――”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虧她還替他在香兒麵前說好話。

結果呢?

他每次從她這兒離開,就是去看那兩個女人的!

剛跟她上完床,就迫不及待的跑去看他的那些側妃,救命恩人!

他是什麼意思?

她說,他怎麼總是對她冇反應。

硬是要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動呢!

感情是他根本就不想和她上這個床。

對她這個送上門的根本就冇興趣!

房門發出的劇烈聲響。

砸在了慕宴琅的心裡。

他盯著那扇緊閉的門。

冇有像以前那樣走上前。

而是,站在原地,冷沉沉的望著。

香兒這次冇勸慕宴琅,也冇有跑到慕宴琅麵前,給慕宴琅出主意。

而是惡狠狠的瞪了慕宴琅一眼,朝葉雲洛的屋裡跑了過去。

慕宴琅站在屋外站著,站了一會兒,轉身離開了紫雲洛閣。

葉雲洛還在屋裡生氣。

她是不會承認,她是在吃醋的。

可隻要想到慕宴琅剛從她這裡離開,就去見了其他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