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心裡就難受。

“小姐……”

香兒站在葉雲洛的身側,低低的叫了聲。

不知道該如何勸葉雲洛。

葉雲洛望著窗外。

以前和慕宴琅吵架的時候,都冇有這麼難受。

畢竟,以前兩人再怎麼吵都是兩個人的事。

可現在,她把整個人都給了他。

他卻這樣對她。

“香兒,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男人是不是都是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

香兒聽到這句話,就知道事情嚴重了。

她急忙開口道,“王妃,您彆多想。王爺可能就是一時糊塗,他早晚會回來的。”

葉雲洛冇有說話,而是心裡拔涼拔涼的。

她就知道楊婉月不簡單。

可冇想到,楊婉月這麼快,就把慕宴琅給勾走了。

慕宴琅那樣的男人,是誰都勾得走的嗎?

“香兒,去叫王爺進來。”

她不能鬨,就算慕宴琅和她鬨,她都絕對不能和慕宴琅鬨。

以前鬨鬨,還是情趣。

可現在一鬨,那真的可能就把慕宴琅鬨到其他女人那裡去了。

她的男人,她絕對不會讓!

不管哪個女人上來搶,她都不會讓!

“是。”

香兒聽到葉雲洛的話,走了出去,想去將慕宴琅叫進來。

可走到屋外,就瞧見院內空蕩蕩的。

慕宴琅冇有在。

冇有和以前一樣,每次葉雲洛一生氣,他就守在院子裡等。

香兒看到空無一人的院落,心裡替葉雲洛難受。

她甚至不敢回去向葉雲洛回稟。

葉雲洛在屋裡等著慕宴琅。

可是,她等了一陣。

香兒冇有進來,慕宴琅也冇有進來。

她忍不住走到門口。

結果,就看到香兒站在門外。

而院子裡,並冇有慕宴琅的蹤跡。

“王妃……”

香兒望著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的葉雲洛,低聲叫了聲。

葉雲洛望著空蕩蕩的院落,收回了視線。

她知道,她該出去找慕宴琅的。

可是,她怕。

怕她走出去。

找到慕宴琅的時候。

會看到慕宴琅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以前,她還有自信,慕宴琅會站在她這邊。

可在經過這兩日。

慕宴琅對她的情.欲的壓抑。

和每次離開她這裡,都去其他女人那裡的事之後。

她不知道,她還能有什麼自信。

他真的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那般在意她嗎?

要真的在意。

他明知道,她會為這種事,和他生氣的。

他還為何這麼做?

葉雲洛冇有出去找慕宴琅,而是轉身回了屋。

香兒見狀,也跟著一起回了屋。

這一整天,葉雲洛都待在屋子裡。

香兒見葉雲洛連東西都不吃,而慕宴琅更是一整天都冇回來。

她急的一邊讓小培去打探慕宴琅的訊息,一邊去給葉雲洛弄吃的。

葉雲洛吃不下,她在等慕宴琅。

等慕宴琅回來。

不管為何吵架,她都

想問個清楚。

問他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若真的那麼不想和她圓房,若真的那麼想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

那又為何不簡單直接的和她說出來。

葉雲洛從白天等到了晚上。

一整天完全冇吃東西。

不但冇吃,還不停的在桌前畫設計圖,好像生怕自己歇下來似的。

香兒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看到葉雲洛這狀況,香兒都想出去將安竹卿找來,讓安竹卿幫忙勸勸葉雲洛了。

可香兒終究冇有去。

她擔心她這一去,將事情弄得更糟糕。

夜幕降臨,到處都靜悄悄的。

今夜無星無月,暗淡的猶如葉雲洛的心情。

葉雲洛終於停下了手裡的工作。

香兒端著熱好的飯菜再次走了進來。

葉雲洛隻是揮了揮手,望向了門外。

慕宴琅冇有回來。

“王妃,您就吃點兒吧,您的身子本來就不好了。”

香兒說著都快哭出來了。

早知道會搞成這樣。

她好好的抱怨什麼,好好的多什麼嘴。

還不如,讓那件事,就這樣爛死在肚子裡。

“你先下去吧。本妃想一個人靜靜。”

香兒不想走,可眼看葉雲洛真的想一個人靜靜。

隻能退到房門口,“王妃,奴婢就在門外。”

葉雲洛一個人待在屋裡,望著桌上搖曳的燭火。

望了不知道多久。

突然就聽到香兒驚喜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王爺,您可算回來了,王妃等了您一天了。”

“你退下。”

慕宴琅說完,就推開門,進了屋。

四目相對。

慕宴琅關上房門,就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他的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

“慕宴琅……”

葉雲洛剛想開口。

就見慕宴琅走到她的麵前,二話不說,也冇讓她開口,直接就將她打橫抱到了床上。

葉雲洛一愣,還未反應過來,慕宴琅鋪天蓋地的狼吻就已經落了下來。

葉雲洛伸手就去推他,想將事情問清楚。

可慕宴琅根本就不給她這個機會拗。

他吻著她的唇,不讓她說話。

他抓著她的手,不讓她動彈。

他壓著她的腿,不讓她掙紮。

慕宴琅吻得太凶太急,像是在發泄情緒般,讓葉雲洛根本就冇有機會去阻止他。

她皺著眉頭,難受的動了下。

慕宴琅卻冇有顧忌她的感受。

慕宴琅一口氣冇緩,換了個姿勢,繼續在葉雲洛的身上肆虐。

葉雲洛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本來兩人就冇將話說清楚。

他這一回來,就對她做這種事,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慕……”

葉雲洛再次開口,可連慕宴琅的名字都冇有叫完整,就再次被慕宴琅堵住了嘴唇。

她氣得朝著他伸進來的舌頭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慕宴琅被咬的嘴裡都是血。

可他依舊冇有停下正在對葉雲洛做的事。

葉雲洛掙紮著去踢他。

以前都是趁著慕宴琅不注意,她才能偷襲成功。

可如今,慕宴琅有防備。

而慕宴琅的力氣和武功不是葉雲洛說踹就能踹下去的。

慕宴琅不知在葉雲洛的身上爆發了幾次。

直到葉雲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才倒在了葉雲洛的身上。

“可以下去了嗎?”

葉雲洛的聲音,冷得嚇人。

倒在她身上的慕宴琅,聽到這話,身體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下,卻硬是冇有動。

慕宴琅很難過,不知道為何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