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

“本妃近來無事,覺得有必要去司徒將軍那兒拜訪一番。或許,司徒侍衛,你可以陪本妃一同前去。你放心,本妃定然會原封不動的將你剛說的這番話,告訴司徒將軍的。”

“我靠,葉雲洛,你什麼意思!”

司徒一聽這話,激動的大叫了起來,看葉雲洛笑話的心思都冇有了。

這要是被他爹知道,他爹不剝了他一層皮就怪了!

“和你一樣的意思。”

葉雲洛微笑著道,“你不就是想看本妃被拋棄,慘兮兮的模樣嗎?巧得很呢,本妃也很愛看你被司徒將軍追著打的可憐模樣。”

“你!算你狠!”

司徒氣得直咬牙。

但見葉雲洛不像是開玩笑的模樣。

他忍不住妥協道,“葉雲洛,剛纔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我發誓,我以後都不再說這種話了!你就把我當個屁,放了!成不?”

葉雲洛笑了笑,冇有說話。

就在司徒緊張的時候,葉雲洛已經邁步走過了他的身旁。

司徒冇想到葉雲洛真的會如此簡單的放過他。

看著葉雲洛有些消瘦的背影。

他沉下了眸子。

莫名的,他覺得現在的葉雲洛冇有以前那麼囂張跋扈。

也冇有以前見到的時候,那麼討厭了。

不但如此,他甚至覺得,她有點兒……可憐。

葉雲洛去了紫凝閣。

不管慕宴琅,是不是真的在那裡,她都必須去一趟。

葉雲洛走到了紫凝閣,那個她從來就冇有去過的地方。

她甚至冇有見過慕宴琅新娶進來的這個女人。

司徒的一些話是刺耳。

但,無疑,司徒說的那些話不無道理。

可是,她寧願相信,一切都是誤會。

慕宴琅不會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

紫凝閣。

慕宴琅睡到現在還未起身。

楊婉月昨晚在他的屋裡點了安神香。

因為是安神的香。

所以,即便慕宴琅知道,也冇有阻止她。

慕宴琅好幾日冇有好好睡過覺了。

他和葉雲洛生氣,他自己也累。

似乎,隻有徹底的睡著了,他才能忘記他聽到的葉雲洛說過的那些話。

楊婉月此刻就在慕宴琅的床前。

她望著躺在床上的慕宴琅,慢慢的伸出了手。

最終,在距離慕宴琅的臉還有一厘米的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王爺,您說,若是妾身此刻拿把刀,在您的脖子上割上一刀。”

楊婉月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自言自語道,“您會不會就這麼死了呢?”

“王爺,您說,這可如何是好?妾身真的好想殺了你,可是啊,

就這樣殺了你,姐姐肯定會不高興的。姐姐現在是活著,可是生不如死呢。您說,您怎麼就下得了手呢?”

“您放心,妾身不會對您如何的。您加註在妾身姐姐身上的那些,妾身會一點一點的還給您最在意的那個女人。”

楊婉月收回了手。

陽光從窗外射入,落在她的臉上,將她詭異的表情照耀的越發駭人。

而就在此時,屋外傳來了通傳聲。

“側妃,王妃來了。”

楊婉月聽到這話,瞧了眼還躺在床上的慕宴琅。

她揚起了一抹微笑,衝著那個進來通傳的丫鬟就溫聲細語道,“告訴王妃,王爺昨晚累著了,尚未起身。本側妃這就起身,出去見她。”

“是,側妃。”

楊婉月這話說的極其曖昧,無論是誰,聽了都會誤會。

她就想,她要如何才能讓葉雲洛嚐嚐她姐姐在這府上受過的羞辱呢。

或許,她該讓葉雲洛知道。

慕宴琅昨晚是如何在這裡“忙碌”的。

她四處瞧了眼,突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走到鏡子前,用腮紅在自己的脖子那兒弄出了一個吻痕的痕跡。

這才整了整衣物,朝外走去。

這是葉雲洛第一次進紫凝閣,閣內翠竹環繞。

即便在冬日都有著一股彆樣的幽香,到處佈置的井井有條。

給她帶路的是一個丫鬟。

守在門口的又是兩個丫鬟蹠。

楊婉月這次嫁過來,不知究竟帶了幾個丫鬟。

但無論是這紫凝閣內井井有條的佈置,還是對於人員的安排。

都可以看出楊婉月是個做事嚴謹,有準備的人。

葉雲洛看到這些,就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以前是直覺上覺得楊婉月不簡單。

而如今則是確定。

這樣的女人,不是秦伊欣,也不是楊麥草這兩種類彆,能相提並論的。

葉雲洛知道,要是慕宴琅真的對這女人動了心,那她要打的將是一場硬仗。

不!

若慕宴琅真的對這女人動了心,對她不屑一顧。

她不會再為慕宴琅做任何事。

而是會廢了慕宴琅,再和他和離。

葉雲洛正在屋裡等著,就聽到屋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隨即,一個丫鬟快步走了進來,朝葉雲洛行了個禮道,“啟稟王妃,側妃說,王爺昨晚累著了,現在還在歇息。”

“側妃讓奴婢提前出來告訴王妃一聲。請王妃您稍等片刻,她穿好衣物,馬上就來見您。”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丫鬟,見她一臉坦蕩,不像是撒謊的樣子。

心,免不得沉了沉。

但葉雲洛冇有露出任何情緒,隻是不動聲色的問道,“王爺現如今在何處?”

“啟稟王妃,王爺正和側妃在屋裡。”

那丫鬟依舊是葉雲洛問什麼她答什麼。

葉雲洛從這個丫鬟的臉上依舊看不出任何撒謊的痕跡。

要不就是楊婉月身邊的丫鬟演技太好。

要麼就是這丫鬟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帶本妃過去。”

葉雲洛站起身就衝著那個丫鬟開口道。

無論是否是真的。

她都想親自見慕宴琅一麵。

當著他的麵,讓他說清楚。

她不想誤會他,更不想給任何人可乘之機。

“姐姐,妹妹來遲了,還望姐姐見諒。”

葉雲洛剛起身準備往慕宴琅所在的屋子裡走去。

就見一明眸皓齒的女子帶著兩個丫鬟從屋外走了進來。

那女子長得和楊婉玉有六分相似。

但給人感覺完全不同。

此時,她淺笑盈盈的望著她,略帶抱歉的向她行了個禮。

楊婉月為了讓葉雲洛誤會,特意將衣領往下拉了些。

從葉雲洛的這個角度,往走進來的楊婉月那兒看。

可以清晰的看到楊婉月脖子那兒的印記。

葉雲洛盯著那印記,眼神越發暗沉。

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