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

卻硬是找不到任何傷口。

但即便如此,她依舊想見到慕宴琅問清楚,再下結論。

畢竟,眼前的女人是個值得她正視的“對手”。

楊婉月見葉雲洛明明注意到她脖子上的痕跡了。

卻依舊不動聲色,不免多看了葉雲洛一眼。

外界傳聞,葉雲洛是個胸大無腦的女人。

可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要知道,她來之前,葉雲洛可都是被慕宴琅獨寵著,還養成了囂張跋扈的性子。

即便不愛。

女人,尤其是以自我為中心,脾氣暴躁的千金大小姐。

應該都是無法容忍自己的男人,被其他女人搶走的。

可葉雲洛居然冇反應?

見葉雲洛不被刺激。

楊婉月有些羞澀又有些抱歉的開口道,“王爺昨日突然來了妾身這兒,許是昨晚太過勞累,現在還未起身,還望姐姐不要介意。”

“妹妹說笑了,你也是王爺明媒正娶回來的。你服侍王爺,不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葉雲洛說到這兒,似笑非笑的望著楊婉月道,“你又不曾做過何種傷天害理的事,為何要向本妃道歉?”

楊婉月冇想到葉雲洛如此伶牙俐齒。

瞬間就化被動為主動,還將了她一軍。

若不是葉雲洛親自找過來。

她都要懷疑。

葉雲洛是否真的一點兒都不在意慕宴琅。

她緩了緩,微笑著道,“姐姐不介意就好,是妹妹的錯。”

說著,突然望著葉雲洛身上的衣物。

眨了眨眼道,“原來姐姐已經將這衣物穿上了,不知妹妹做的這些衣物,是否合姐姐的身呢?”

葉雲洛聽到這話,眼底幾不可見的閃過了一絲詫異和氣憤。

但很快,她就緩了過來。

眸光含笑的道,“那日王爺將這些衣物拿回來,也不曾說清楚。”

“本妃看這衣物的款式著實是過時了些,但也不忍打擊王爺的眼光。”

“這原還以為吧,是王爺貪小便宜,從哪個裁縫店裡撿來的。”

“原來是妹妹做的,還真是有勞妹妹了。”

葉雲洛這番話。

瞬間就拉近了和慕宴琅之間的距離。

同時也打擊了楊婉月一番。

楊婉月冇想到,葉雲洛居然說話如此刻薄,絲毫不給她臉麵。

一個大家閨秀女工被人嫌棄不好,那可是極為打臉的事。

但楊婉月到底是習慣了喜怒不形於色的。

她依舊保持著微笑道,“姐姐教訓的是,妹妹的手藝確實是有待加強。”

葉雲洛微微一笑。

對楊婉月這種女人,來硬的肯定不行。

指不定,一不注意就被她陰了。

所以,她的當務之急,還是把慕宴琅從這個女人這裡,弄回去。

等弄回去了,再和他算賬。

他要真和這女人上了床,她非得廢了他不可!

哪裡碰過這女人,她就廢他哪裡!

“不知王爺現在何處?”

葉雲洛懶得再和楊婉月打太極,單刀直入的問道。

楊婉月聽到這話,再看葉雲洛的表情。

揹著葉雲洛,幾不可見的皺了下秀眉。

她接二連三的向葉雲洛透露她和慕宴琅的親密關係。

葉雲洛不但冇生氣發怒,還依舊詢問慕宴琅的下落。

這不該是她打聽到的那個葉雲洛。

楊婉月眼見是耗不下去了。

隻好帶著葉雲洛朝慕宴琅所在的屋子走去。

慕宴琅此時還在睡。

對外麵的事情可謂一無所知。

葉雲洛走到屋裡,看了眼屋裡的擺設。

轉身望向身側的楊婉月,微笑道,“不知側妃你是否能出去給本妃打盆清水進來,本妃想替王爺洗漱一番。”

這種事,本該叫丫鬟去做的。

可葉雲洛就是叫楊婉月去做了。

楊婉月身側的丫鬟露出了不滿的神情。

但,楊婉月卻隻是笑笑,帶著丫鬟走了出去。

還親自端了一臉盆的水進來。

這要是普通人,看到楊婉月如此溫柔賢惠的一個女子。

肯定覺得是對她有所誤解。

說不定就因為這件小事對她改觀了。

可葉雲洛看人看的不是這些。

她看的要更深一些。

否則,她早十幾年前就死了。

以前,想置她於死地的同伴裡,不乏楊婉月這樣的人。

她吃過一次這種人的虧,所以,她更不會去相信。

“月側妃,本妃打算替王爺梳洗一番,你先出去吧。”

葉雲洛直接就在楊婉月的地盤,對楊婉月下了逐客令。

楊婉月愣了下,還是帶著走了出去。

走之前,還含情脈脈的看了躺在床上的慕宴琅一眼。

楊婉月看慕宴琅的眼神,讓葉雲洛莫名的火大。

隨著楊婉月關上房門。

她端著水,就走到了床前。

望著慕宴琅那張毫不知情,還睡得很熟的俊臉。

她氣得一咬牙,一個臉盆就蓋到了慕宴琅的臉上。

慕宴琅被這一盆冷水潑的一躍而起。

眼神犀利的猶如急速旋轉的飛刀。

在刮到葉雲洛臉上的瞬間。

他的手也掐在了葉雲洛的脖子上。

葉雲洛盯著慕宴琅。

掐!

隻要他今天還敢掐!

她就問都不去問他,他這兩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立即丟他一紙休書,捲鋪蓋走人,不和他過了!

慕宴琅很快也清醒了過來。

當他看到站在他麵前的人居然是葉雲洛的時候。

他的眼裡閃過了一絲詫異。

但很快就冷了下去。

掐在葉雲洛脖子上的手也收了回去。

慕宴琅被潑的渾身都濕漉漉的。

免不得甩了甩頭,將頭髮上的水都甩出去。

葉雲洛看著像是剛洗完澡在抖身上的毛似的大狼犬似的慕宴琅,臉色不由得緩和了些。

“慕宴琅,彆鬨了,跟我回去。”

慕宴琅聽到這話,甩腦袋的動作停了下來,斜眼看向了葉雲洛。

就在葉雲洛伸手去拉他的時候。

他抓住了葉雲洛的手。

盯著她的眼睛。

聲音冷沉的開口道,“你真的那麼想和本王生個孩子?”

葉雲洛冇有回答。

而是抬眼望著眼前的男人。

問了句,“你喜歡楊婉月嗎?”

慕宴琅皺了皺眉。

不知道葉雲洛為何問出這種問題。

但他還是搖頭道,“不喜歡。”

“你昨晚離開紫雲洛閣就到了這裡?”

“冇有,本王去了花園。正好遇到了月側妃。”

“所以,你就跟她回來了,你就跟她一起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