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

慕宴琅聽到這話,視線落到了葉雲洛的身上,見葉雲洛垂著眸,少見的乖巧脆弱,不由得想到葉雲洛的身世,想到葉雲洛早死的兄長,冷血的父親,不省心的繼母和繼妹,終究冇有和她計較。

皇宮距離王府有一段距離,馬車行駛了半個時辰才駛入宮中,這一路,恰好是要經過天啟國都城主要街道的,因此葉雲洛也趁機將這一路的商鋪都過了一遍目。

她的記憶本就好,因此到達皇宮時,這主街的商鋪都已經被她過了一遍,也記下了幾個最有商業價值的鋪子。

慕宴琅和葉雲洛到達皇宮的時辰,正好是下朝的時辰,兩人一下馬車,就和一群剛下朝的大臣,遇了個正著。

“喲,這不是五哥和五嫂嗎?”一個身著錦衣華服,臉上帶嘲諷的男子走上前,扇了扇手中的扇子,輕笑道,“聽說前些時日,五嫂又趕著去給五哥您戴綠帽了?五哥,不知您這一直戴綠帽的感覺如何啊?九弟我啊,真是自愧不如,佩服佩服。”

眼前的人長得倒有幾分俊美,但這話卻異常的讓人反感。

葉雲洛一瞧見這人那張自詡**的臉,和眉間帶邪氣的眼神,立即憶起了此人,慕琉――先皇第九子,封號琉王,和那害死原主的齊王是同胞兄弟。

這些年,這個男人冇少羞辱這身體的原主,而每次遇到慕宴琅,都會借嘲諷這身體原主的機會,狠狠的羞辱慕宴琅一番!

眼看著慕宴琅的臉色變差,但依舊將她護在身後的模樣,葉雲洛無意再忍下去,上前就鄙夷的掃了眼慕琉道,“九弟,你可知人渣的渣字,如何寫?”

“自是知……”慕琉下意識的想接話,可突然想到葉雲洛這話不對勁,一時間冷下了臉,“你此話何意?”

葉雲洛卻隻是笑笑,頗有深意道,“九弟覺得是何意就是何意。”

“你找死!”慕琉聞言,大怒,眉宇見閃過一抹戾氣,朝著葉雲洛一掌打去……

“本王倒要看看,誰敢動本王王妃!”幾乎在慕琉出手的那瞬間,慕宴琅就閃身擋在了葉雲洛的身前,眸子冷的猶如冬日裡的寒雪,一隻手就阻止了慕琉的一切攻擊行為。

“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不過是皇兄從外麵撿回來的畜生!你竟敢對本王動手?”慕琉微愣之後,憤怒的大罵道,下意識的反抗卻驚愕的發現,他根本就不是慕宴琅的對手。

葉雲洛的反應速度和慕宴琅同步,在慕琉動手的瞬間,就做好了反擊的準備,隻是不曾想,根本無需她動手。

在她衝上前,剛要動手的時候,慕宴琅就將她護在了身後。

望著擋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看著這個高大寬厚的背影,葉雲洛的心裡一暖,她收回了眼底的殺氣,本想做起個被保護的小女人,卻在聽到慕琉對慕宴琅侮辱的話後,徹底的冒了火。

她衝上前,“啪――”的就給了慕琉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