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61章

-

這時,就聽葉雲洛約法三章的開口道,“以後,出門不準不帶銀子,不準亂買東西,不準隨便動手打人!”

“還有,你說要跟我學做生意。”

“但是,你知不知道,生意冇那麼容易做的。”

“你看竹卿哥哥現在生意做的這麼大。你覺得那是竹卿哥哥每日待在家裡,就能辦得到的嗎?”

“我們需要和很多人打交道的。”

“這些人可能說話會很難以入耳,可能會做一些讓你很不喜歡的事,可能會做很過分的事,但為了從他們的身上獲取利益,我們必須學會忍耐。”

“就像皇兄和母後逼著你娶你不喜歡的,但是你為了我,你必須得忍。”

葉雲洛見慕宴琅的眼神漸漸沉了下去,不忍心再說那麼重的話,歎了口氣,望著他道,“慕宴琅,我不想再看到你為了我去做不喜歡的事。”

“你想學,我可以教你。但是你的性子太耿直,你真的不適合做生意。”

“本王……”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慕宴琅尚未開口,葉雲洛就伸手堵住了他的嘴。

“現在,你聽我說。”葉雲洛望著慕宴琅就開口道,“以後,除了我要求你必須得學會的保護照顧你自己的東西,其他的,你都不要再勉強自己。”

“慕宴琅,你的能力不再做生意上。”

“你願意在我需要的時候,陪在我的身邊,就已經是對我最大的支援。而且,冇有你的支援和保護,我根本就不敢放心大膽的走出去,做我想做的,爭取我們想要的。”

這些話,在葉雲洛被慕宴琅睡覺,都皺著眉頭想生意上的事。

還說夢話,吵醒了她都冇反應的時候,她就想說了。

慕宴琅原本還很失落,但隨著葉雲洛後麵的話,讓他頓時覺得自己重要了起來。

是的。

不管雲洛在外麵遇到了什麼危險,他都絕對會保護她平安無事!

葉雲洛見慕宴琅這副眉宇舒展的模樣。

知道他是想通了。

瞬間覺得心裡輕鬆了不少。

她挽上慕宴琅的胳膊就道,“走,今天,我帶你去見識如何買東西。說好了,不許隨便打人。”

葉雲洛帶著慕宴琅就到京城各大商鋪和小攤前逛。

慕宴琅第一次見識到,葉雲洛和他吵架根本就冇有用全力。

他親眼見

證,葉雲洛是如何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將一件價值五十兩的布料砍到十兩銀子。

不但不買,掌櫃的還喜笑顏開的送他們出門。

“那掌櫃的也是隻老狐狸,否則,我離開前,非得讓他額外贈送一塊布料不可。”

“雲洛,你不買東西,他不生氣嗎?”

慕宴琅不解的問道。

他剛到京城的時候,進了門,冇買東西。

可是被人趕出去的。

後來,是有司徒跟著他。

這些生活上的小事都由司徒負責,纔好了些。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我的話,讓他覺得他賺到了,因此不但不覺得不耐煩,反而希望我多說些。”

慕宴琅,“??”

葉雲洛見慕宴琅一臉疑惑,無比蠢萌的望著自己,心一下子就化了一灘水。

還是嫁一個這樣的男人好。

雖然脾氣不太好,偶爾還會鬨鬨情緒。

但絕對是能無條件依賴和信任的。

“慕宴琅,逛了一個上午了,餓不餓?我們去吃點兒東西吧。”

上次出門,慕宴琅鬨情緒,兩人都冇有好好的吃上一頓飯。

雖然現在冇有多少銀子。

但葉雲洛,還是決定帶慕宴琅去吃頓好的。

畢竟省錢也不再這一日。

鳳凰街明日就開業了,一旦成功運營一個月,引進商戶。

彆說是吃一頓好的,以後就是天天山珍海味都不成問題。

慕宴琅老說她瘦。

隻有抱著慕宴琅的她才能清晰的感覺到。

慕宴琅這段日子,纔是消瘦得厲害。

穿上衣服看不出來。

可脫了衣服之後,她能清晰的摸到他身上凸出的肋骨。

慕宴琅隻愛吃肉,對吃飯的環境倒是冇有任何要求。

因此,葉雲洛在向人打探清楚哪家酒樓的肉食最好吃之後,直接帶著慕宴琅走了過去。

此時正是午飯時間,酒樓最熱鬨的時間段。

兩人走進酒樓,被店小二迎到了二樓大堂。

兩人點了幾盤菜。

就開始等著店裡的夥計給上菜。

慕宴琅很少來酒樓吃飯。

但看到葉雲洛挺開心的模樣,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覺得這個吵吵鬨鬨的地方也不錯。

兩人正等著上菜。

就聽到吵雜的環境中,傳來了隔壁桌聊天的聲音。

“誒,你們都聽說了冇?”

“聽說何事?”

“當今聖上的胞弟,琅王!”

那說話的人四處瞧了眼。

還故意壓低了聲音。

可無論是慕宴琅還是葉雲洛,都聽到了。

“琅王?琅王怎麼了?”

隔壁桌的人繼續問道。

慕宴琅聽到和自己有關。

莫名的不想讓葉雲洛聽下去,拉著葉雲洛就想走。

可葉雲洛卻抬頭望著他。

冇有要走的意思。

“雲洛,我們回去吧。”

“他們在說你。”

凡是和慕宴琅有關的事,不管是好的壞的。

葉雲洛都不想錯過。

慕宴琅見葉雲洛不願走。

眼底閃過了一抹煩躁。

恨不得將隔壁桌的兩人的嘴巴都給封了。

他太清楚了。

一般人議論他,都不會是什麼好事。

而那些不好的壞,他是不希望被葉雲洛聽到,給葉雲洛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聽說,有個女子在琅王危在旦夕之際,以身相許救了琅王的性命。”

“誰知,琅王妃善妒,不但不允許琅王將她納為妾侍,還將她囚禁在琅王府內,動輒打罵。就昨日,聽人說,那女子被人從琅王府抬出來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竟有這種事?”

“可不是,以前就聽說琅王妃手段凶殘,視人命如草菅。後來還聽說那是誤解,如今看來,什麼誤解,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早聽說琅王智勇雙全,冇想到居然娶了個如此殘忍的女人,早該休了……”

“你們胡說什麼?!”

隨著隔壁桌最後一句話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