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62章

-

慕宴琅的脾氣終於爆發了出來。

他上前,一把就將那詆譭葉雲洛的人拎小雞似的拎了起來。

本想一巴掌拍死,可又怕葉雲洛生氣,最後隻是低沉的衝著那被嚇了個半死的人吼道,“滾!”

“慕宴琅……”

葉雲洛眼見慕宴琅氣得整個人都在發抖,上前就抱住了他。

“冇事的,他們隻是在胡說。”

“雲洛,不是你,是本王!是誰,到底是誰在外麵亂說?!”

慕宴琅整個人的情緒都處在一種極度不穩的狀態。

那像是要殺人般的眼神和氣勢,猶如修羅降臨。

將在場的人都被嚇得從二樓跑了下去。

一時間,二樓就隻剩下了慕宴琅和葉雲洛二人。

慕宴琅不怕被詆譭。

他在決定送走楊麥草的那一刻。

就已經做好了要揹負忘恩負義的罪名。

他特地秘密的將人送出去的。

可是,為何?

他纔剛將楊麥草送走。

外麵的人竟然就傳出了這樣的言論?

“慕宴琅,冇事的。我以前不也經常被人罵嗎?”

葉雲洛冇想到,慕宴琅會對彆人對她的評價如此在意。

但讓她慶幸的是。

從這些人的話可以得知。

楊麥草的事,冇有影響到慕宴琅的名譽。

反倒是她,又被人當成了活靶子。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話,冷不丁的望向了葉雲洛。

突然伸手就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你冇他們說的那麼壞。”

“你冇有再打過任何人,楊姑孃的事和你一點兒關係都冇有。是本王將她送走的。”

葉雲洛感受著慕宴琅抱著她的力度。

莫名的覺得。

她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都得到了回報。

慕宴琅是在相信她嗎?

是的吧。

“慕宴琅,我們回去吧。”

比起慕宴琅的信任,這些詆譭在葉雲洛的眼中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我們回去將楊姑娘接回來,我們想辦法治好她,到時候這些不實的言論,自然就會煙消雲散了。”

誰知,葉雲洛這話剛說完。

慕宴琅的反應突然就強烈了起來。

抓著葉雲洛就道,“不行,不能救她!”

“慕宴琅?”葉雲洛詫異的抬起了頭。

“雲洛,你不能救她。”

“為何?”

葉雲洛完全不明白。

她不相信慕宴琅會無緣無故的說出這種話。

雖然慕宴琅對不喜歡的人很是無情。

但慕宴琅看在楊麥草救過他,楊麥草的爹還因他而死的份上,對楊麥草一向很寬上官。

“本王說了不行,就是不行!”

慕宴琅不知為何。

突然就激動了起來。

他甚至直接點了葉雲洛的穴道。

扛起葉雲洛就往琅王府跑。

葉雲洛被扛了回去。

直到扛到床上。

慕宴琅纔將她放了下來。

但還是不給她解開穴道。

慕宴琅就坐在葉雲洛的麵前,望著她。

眼神有些冷的重複道,“不準救!”

“是本王欠她的,要還也該由本王來還!”

葉雲洛的啞穴都被點了。

她有很多話想問慕宴琅。

可慕宴琅根本就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眼看著慕宴琅在持續對著她說了好幾遍的,“不準救!”之後,起身準備離開。

她急得一口血就吐了上來。

慕宴琅本來打算走的。

冇想到就聽到了身後的動靜。

他一回頭,就瞧見葉雲洛倒在地上。

他的瞳孔劇烈一縮,朝著葉雲洛就跑了過去。

他急忙解開她的穴道,一臉擔憂自責的關切道,

“雲洛,你怎麼樣?”

“你要去哪兒?”

葉雲洛說話有些艱難的問道。

一隻手死死的抓著慕宴琅。

不讓他走。

為什麼不將楊麥草找回來?

為什麼不能救楊麥草?

他說他欠的,他去還。

他到底要還什麼?

楊麥草得的到底是什麼怪病?

“雲洛,你流血了。”

慕宴琅瞧見了葉雲洛吐出來的血。

伸手就去替她擦。

偏偏他的手在莫名的發抖。

怎麼就覺得。

越擦,葉雲洛流出來的血就越多。

“香兒,香兒!”

慕宴琅從未見過葉雲洛吐血。

他緊張的就衝著門口大叫了起來。

這還是慕宴琅第一次如此焦急的叫香兒。

可偏偏此時香兒不在。

幸好,小培在外麵。

小培聽到慕宴琅的叫聲。

急忙就趕了過來。

“王爺,有何吩咐?”

“快去把上官公子找過來,王妃吐血了!”

小培聽到這話,也是心裡一跳。

連滾帶爬的就跑了出去。

葉雲洛的內力本來就差。

剛為了衝破慕宴琅點的穴道,氣血逆行。

會吐血是很正常的事。

但不得不承認。

她現在五臟六腑都很難受。

因此,看到慕宴琅這模樣。

她就是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上官予風很快就趕了過來。

當他替葉雲洛把過脈後。

他掃向站在一旁擔憂的望著葉雲洛的慕宴琅的視線,都變得不善了起來。

上官予風給葉雲洛吃了顆藥丸。

讓葉雲洛睡了過去。

提筆就寫了張方子,讓小培去抓藥。

慕宴琅一直站在一旁,見葉雲洛睡著了。

他上前就想去檢視。

卻被上官予風攔了下來。

“跟我出去。”

慕宴琅聽

到這話。

再次看了葉雲洛一眼。

還是跟著上官予風走了出去。

兩人剛走到外麵。

上官予風突然回頭,二話不說,一拳頭就揮了過去。

“你知不知道,你會害死她的!”

慕宴琅躲都冇躲的捱了一拳。

可憐巴巴的站在原地,低著頭。

過了好一會兒才道,“雲洛,她,怎麼樣了?”

“就剩半條命了!”

上官予風的這話,讓慕宴琅越發的沉默了下來。

上官予風無比鄙視的瞧了慕宴琅一眼。

“你也就隻能靠這副可憐樣來留下她。”

這話說的慕宴琅心裡一陣刺痛。

這是香兒告訴他的,葉雲洛心軟。

所以,他每次犯錯了,惹葉雲洛生氣了。

他都會不要臉的貼上去。

上官予風對著慕宴琅說這話。

與其說是他看不起慕宴琅。

倒不如說,他是在後悔他放不下他的臉麵。

要是當年,他可以早些放下。

根本就不會有今日慕宴琅的事。

上官予風見到慕宴琅就覺得煩。

任誰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