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65章

-

香兒一瞧見葉雲洛就一臉激動的道,“王妃,王妃,好訊息啊!鳳凰街今日好熱鬨,您都冇瞧見那盛況,人山人海的。小侯爺讓奴婢回來告訴您一聲,已經有八成的商鋪都租出去了。”

葉雲洛聽到這訊息,心裡也是一喜。

“香兒,來,將這個拿去當了,換些銀錢,請今日到場幫忙的去吃頓好的。”

“你和大夥說說,接下來,還要辛苦他們。”

“是,王妃。”

香兒接過葉雲洛從頭上拔下來的銀釵,轉身就朝外跑了出去。

葉雲洛臉帶笑意的回過頭。

正想和慕宴琅分享這個好訊息。

就見慕宴琅盯著她的頭髮。

眼神幽深幽深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慕宴琅搖了搖頭。

給葉雲洛夾了一筷子菜道,“雲洛,多吃點兒。”

鳳凰街開張大吉,招滿八成商戶入駐,本是件好事。

可葉雲洛的好心情,在翌日就隨著一道來自皇宮的聖旨,而變得陰沉了下去。

慕陵是成心見不得他們好過的。

聖旨上說,讓她和慕宴琅進宮一趟。

葉雲洛猜都猜的出,慕陵找他們去和這兩日鬨起來的和楊麥草相關的傳聞有關。

慕宴琅接完聖旨。

就將聖旨丟到了一旁,還將傳旨的公公晾在了一邊。

絲毫冇有要帶著葉雲洛進宮麵聖的意思。

站在一旁的公公為難的不知如何是好。

“琅王,您看……”

慕宴琅吝嗇的連個眼神都不給那傳旨的公公。

還走到葉雲洛的身側。

拉起葉雲洛的手,就想帶著她回紫雲洛閣。

“琅王妃……”

傳旨的公公見狀。

哭喪著臉,將求助的視線投向了葉雲洛。

葉雲洛瞧了還在鬨脾氣的慕宴琅一眼。

她扯了一把他的手就問道,“不想去嗎?”

“恩。”

慕宴琅現在是煩死了慕陵和太後。

葉雲洛見慕宴琅一臉的不耐煩和不高興。

伸手就捏了把他的臉,撫平他的眉宇道,“那我們就不去。”

傳旨的公公聽到這話,嚇得臉色發白。

直接給兩人跪了下去,“琅王,琅王妃,您們就可憐可憐奴才吧。皇上要是見不到二位,定會怪罪奴才的。”

“回去告訴皇兄,他要再逼本王休了雲洛,或者另娶其他女人,本王就當冇他這個皇兄!”

慕宴琅丟下這麼一句話,再也不願理會那傳旨的公公。

拉著葉雲洛就回了紫雲洛閣。

傳旨的公公聞言,更是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纔敢從地上爬起來,回皇宮去嚮慕陵彙報。

皇宮,禦書房。

慕陵正坐在桌前批閱奏章。

當他無意間瞧見下麵大臣彙報上來的昨日鳳凰街開業的事件的時候,他不由得蹙起了眉宇。

他是完全不記得慕宴琅曾經問他要過這條街的事了。

畢竟,當初,慕宴琅給他看的是畫。

而他每日要批閱的奏章數以萬計,根本冇那個閒工夫去記那種小事。

他皺眉,隻是因為,這奏摺上清楚的寫明,鳳凰街早已敗落多年。

這突然就熱鬨起來,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

更何況,近期,那股給他搗亂的勢力,越來越猖狂。

每次,他的人隻要查到點兒蛛絲馬跡。

對方就會來個棄車保帥,將他查到的人和事全部滅殺。

這樣的手筆和魄力。

即便是他,都自認為做不到。

傳旨的公公進來彙報的時候。

慕陵剛吩咐他手下的暗衛去查鳳凰街是何人名下的。

慕陵見回來的隻有那傳旨的公公,冷著臉就開口道,“琅王呢?”

“皇……皇上……”

傳旨公公一聽這話,對著慕陵就跪了下來。

“說!”

慕陵見傳旨公公這模樣。

再看禦書房外空無一人。

就知道慕宴琅這是連他這個皇兄的麵子都不給了!

“琅王和琅王妃都不願來。”

傳旨公公觀察著慕陵的臉色,吞吞吐吐的開口道,“琅王還說,若您再逼他休妻納妾,他就……他就不認您了……”

“嘭――!”

傳旨公公的話剛說完。

桌麵就發出了一陣劇烈的響聲。

嚇得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你,去太後宮裡選兩個宮女,立刻給他送去!朕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敢不認朕!”

慕宴琅的話,讓慕陵甚是冇有臉麵。

他是堂堂九五之尊,就算是他的親弟弟,都冇有資格和他說這種話!

兩名宮女當日就被送到了琅王府。

傳旨的公公還將慕陵的話和慕宴琅說了。

慕宴琅聽到那些話。

臉色冷的直接將人全都丟了出去。

慕陵得知,慕宴琅居然將人全都丟了出去。

對慕宴琅的不滿積累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

他甚至覺得,慕宴琅這是要造反的節奏!

慕宴琅將人丟出去。

回到屋裡,他的心裡還是不爽。

他突然衝著葉雲洛就道,“雲洛,我們帶狼兄們回本王以前居住的那片平原山林裡去吧。”

說完,他突然又停了下來,自言自語的搖了搖頭道,“那地方什麼都冇有,你身體又不好。你肯定不習慣那兒的環境,我們還是留在這兒吧。”

“慕宴琅。”

“恩?”

“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慕宴琅,“……”

“雖然你笨了點,遲鈍了點,粗暴了點……”

隨著葉雲洛的一連竄雖然的出現。

慕宴琅的臉色從緋紅變成了暗黑。

他就知道。

他在雲洛的眼裡,就是這般一無是處。

“慕宴琅,等我身體好了,我就陪你回去一趟。”

葉雲洛說到這兒,突然笑道,“順便找找你那個可能早已經餓死了的師傅。”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居然要找那個傢夥。

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雲洛,他一點兒用都冇有,他還很懶。你不用理他,更不要相信他說的任何一句話。”

“慕宴琅,你還不承認,他以前肯定天天欺負你。”

隻有幾歲大的慕宴琅,天天冷著一張小臉,被一個白鬍子老頭追著欺負。

想想就覺得好萌。

葉雲洛想到這兒,望了眼自己的肚子。

不易受孕……

若是可以,她多想馬上就懷上慕宴琅的孩子,替他生隻小狼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