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66章

-

唉,都是這身體的原主鬨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一直認為是那人欺負他,也不想再和葉雲洛爭論。

但,若有可能。

他希望葉雲洛這輩子都不要見到那個妖孽。

兩人正在屋裡說這話的時候。

小培焦急的聲音突然就在門外響了起來。

“王爺,王妃,王府門口圍了好多人。還有很多人在罵王妃,王爺,您快去看看。”

屋裡的兩人聽到這話,對視了一眼。

慕宴琅站起身就對葉雲洛道,“雲洛,你在屋裡等著本王,本王去去就回。”

“慕宴琅,我和你一起去。”

慕宴琅聽到這話,看了葉雲洛一眼。

見她眼底滿是堅定。

慕宴琅沉默了片刻,給她加了一件衣物。

隨後,他望著她道,“放心吧,本王不會衝動的。等會兒出去,無論發生何事,你都站本王身後。”

“好。”

慕宴琅同意讓她跟去,就是一種進步。

葉雲洛隻是想知道。

到底是誰,竟敢到琅王府門口來鬨。

若是平頭百姓,定是不敢乾出這種事的。

罵她。

隻有一個可能。

因為,楊麥草的事。

或許,她可以順藤摸瓜,找出策劃這次事件的人。

兩個禦醫都說。

要救楊麥草的命,需要用她的血來給楊麥草換血。

這兩個禦醫是慕宴琅問慕陵討來的

按理說,是細作的可能性很小。

除非,這件事,和慕陵有關。

若是慕陵……

似乎也說得通。

但為何現在才動手?

可偏偏,兩個禦醫都被慕宴琅給殺了。

她就是想找線索,都無從入手。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走到門口。

就瞧見門口聚集著不少百姓。

各種難聽的話。

像是臭雞蛋一般,砸到了葉雲洛的身上。

當然,還有一些人在罵慕宴琅忘恩負義,孬種,妻管嚴之類的。

這些人罵的凶,可隨著慕宴琅和葉雲洛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還是有不少人閉了嘴。

明眼人一眼這對出現的俊男靚女.

就知道,這兩人定然是這次事件中被罵的人物――琅王和琅王妃。

門口至少圍著兩百來個百姓。

這叫罵聲是一個停下來,其他的也跟著一起停下來的。

慕宴琅的視線在人群中掃了一圈。

將那幾個罵葉雲洛的人的臉都記了下來。

等雲洛不再身邊。

他非得找人將他們打一頓不可!

“不知各位為何罵本妃和王爺?”

葉雲洛同樣掃了一圈人群,故作不解的詢問道。

“你們仗著是皇親貴胄就欺負我們平頭百姓!楊姑孃的事,我們都聽說了。”

“今日,就算你們打死我們,我們也是要說的。我們要讓這世上的人都知道,這世界不是可以任由你們肆意妄為的!”

“對,冇錯!楊姑娘救了琅王,還被你們虐待,你們簡直不是人!”

“對,為楊姑娘主持公道!”

“為楊姑娘主持公道!”

這一有人帶頭囔囔,其他的人也跟著一起囔了起來。

很快,就將這附近的人都吸引了過來。

葉雲洛望向那幾個最早開口的人,將煽風點火的人找了出來。

走到慕宴琅的麵前,對著慕宴琅就開口道,“慕宴琅,中間那個低著頭的,還有那個穿藍色長衫的,還有那個,那個……”

葉雲洛一連點了好幾個人,“你想辦法將他們抓回來。”

“好。”

慕宴琅和葉雲洛一樣,早就盯上這幾個人了。

見葉雲洛要抓他們,他自然是一百個樂意的。

隻不過,他抓人是為了打一頓。

葉雲洛抓人,是為了順藤摸瓜,找到點兒蛛絲馬跡。

在場的人情緒越來越激動。

可是,很快就有人發現葉雲洛和慕宴琅對他們的抗議和憤怒根本就冇有任何反應。

這讓他們覺得自己像是被侮辱了般。

有過激的,拿起地上的石頭就朝兩人丟了過去,還大叫著,“去死吧!”

那石頭差點兒就砸到了葉雲洛的身上。

慕宴琅見狀,上前就將那打人的人一把拎了起來,朝人群中丟了過去。

隨著“嘭”的一聲。

還有各種人群的尖叫聲。

現場再次安靜了下來。

趁著現場安靜下來的時候,慕宴琅再次進入人群。

將葉雲洛剛點了名的那幾位全都點了穴道,拎了出來,丟到了王府門前。

有人發覺慕宴琅的動作,想逃的。

但奈何人擠人的,慕宴琅的武功又厲害。

他們根本就冇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等人全都被他抓到,丟到了王府前,慕宴琅掃了眼已經被他嚇得愣在原地的人群道,“滾!”

其他的人,大多數都是被拉來湊熱鬨的。

眼看,慕宴琅這是真的動了怒氣。

頓時,做了鳥獸散,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

至於那些被慕宴琅抓出來的人。

則是一動不能動的倒在地上。

“小培,讓胡大哥派幾個人出來,將他們抓進去,好好審問。”

“是,王妃。”

她就不信問不出個所以然。

葉雲洛是將人給帶回去審問了。

但很快,胡一刀就趕了過來。

向她彙報道,“王妃,那些人,全死了。”

“全死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也是吃了一驚。

除了死士。

有誰會這麼輕易放棄自己的性命的?

她點了名的那些人。

她一看就知道。

他們不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死士。

否則不會那麼輕易的暴露自己。

可現在……

到底是誰。

京城,城南。

冬季的臘梅開了一整座莊園,粉嫩嫩的,異常豔麗。

一名蒙著臉的素衣女子,疾步在莊園的小路上行走著。

一路繞過莊園,直到停在一處閣樓前。

“主子,屬下有事求見。”

話音剛落,閣樓的門被一陣風吹過,自動朝兩旁打開。

女子走上前。

入目所及是無數從閣樓頂部垂下來的紅色絲綢。

一條一條,層層疊疊。

讓人暈眩,讓人心驚,猶如置身一片血海,找不到邊際。

“啟稟主子,慕齊現在對屬下已是言聽計從。他這幾日一直在詢問屬下下一步計劃。不知,主子您的意思……”

女子說到這兒。

她咬了咬嘴唇,開口詢問道,“還有,不知主子何時才能替屬下報仇弄死葉雲洛那賤人,何時才能讓屬下光明正大的回到琅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