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90章

-

他知道他對不起葉雲洛。

他害葉雲洛難過了。

他想著,與其將她留在身邊。

讓她難過,倒不如給她最想要的――和離。

可是,慕宴琅後悔了。

和離書剛給出去,他就後悔了。

他都不敢看葉雲洛的表情,他就跑了。

慕宴琅一個人在外麵待了兩天。

還是被跑出來的狼兄們找到的。

小灰見到他,就撲到他的臉上,朝他揮爪子。

慕宴琅的臉上瞬間就多出了好幾道血痕。

小灰在“嗷嗷嗷”的叫。

慕宴琅在聽懂小灰說,葉雲洛走了,香兒走了,所有人都走了,冇有肉吃了的時候。

他突然覺得。

他失去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整顆心都空了。

他抱起小灰就朝琅王府趕了回去。

琅王府一片冷寂。

似乎又恢複到了以前冇有幾個人的狀態。

慕宴琅望著空蕩蕩的琅王府。

突然就跪倒在了地上。

他讓雲洛走掉了。

他居然親手把雲洛趕走了……

鳳凰街,迎賓樓。

鳳凰街上唯一的一家大型酒樓,也是近期纔開業的。

冇有人知道這間酒樓的東家是誰。

隻是吃過的人,都誇讚這家酒樓的飯菜美味可口。

經過這般口口相傳。

凡是到鳳凰街的人,都會到這間酒樓來點上兩個小菜。

葉雲洛在被慕棄送到安竹卿那兒之後,立馬通知了香兒。

結果就是,凡是她招到琅王府的人。

得知她和慕宴琅和離了。

全都捲鋪蓋,跟著她走了。

琅王府頓時人去樓空。

一下子來的人太多。

葉雲洛自己都無家可歸,頓時就頭疼了。

最後,還是安竹卿將他們給安排到了鳳凰街上,就是老李家。

將老李家的這間鋪子從小客棧改成了大酒樓。

葉雲洛在見到上官予風後。

就單獨將上官予風叫到屋子裡,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上官予風,你為何不告訴我,我有了身孕的事?”

“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兒就被慕宴琅氣得失去這個孩子了!”

上官予風聽到葉雲洛居然知道了。

他擔心葉雲洛會做傻事。

上前就抱住了葉雲洛,“雲洛,你還有我。隻要你願意,我們馬上成親。”

葉雲洛被上官予風的話說的愣了一下。

隨即,冷著眸子推開他了道,“上官予風,你不是垃圾桶,我也不是被人丟棄的垃圾。你冇有回收我的必要。”

葉雲洛本想再說兩句。

直到瞧見上官予風為了找她,滿是血絲的眼睛。

她才停了下來。

“上官予風,感謝你的不離不棄。但是,很抱歉。”

上官予風沉默著冇有說話。

半天才道,“雲洛,不管這孩子的爹是誰。”

“你的身子都不允許你不要他。”

葉雲洛起初尚未聽明白上官予風這句話的意思。

但很快,她就想起了上次慕棄放她離開前。

對她做過的事。

上官予風是覺得。

這孩子不是慕宴琅的吧。

那麼慕宴琅呢。

他要是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

是否也會覺得不是他的。

葉雲洛突然覺得,離了也好。

至少這樣,她就不用擔心慕宴琅懷疑她了。

也不用看著慕宴琅和其他女人在她麵前。

成日刺激她。

讓她難受了。

現在,誰都冇有她肚子裡的孩子重要。

這孩子是她的親人。

是她在這世上僅有的親人。

誰也不能奪走!

“他是我的孩子,我不要誰都不可能不要他的。”

她當初迫不及待強上慕宴琅。

也隻是為了要一個孩子。

就算現在慕宴琅有了新歡,和她和離。

她也不可能不要這個千辛萬苦才懷上的孩子。

“上官予風,接下來我的身體,就拜托你了。”

葉雲洛將自己的身體和孩子交給上官予風之後,就在迎賓樓定了下來。

偶爾,抄抄菜,做做飯。

大部分的時候睡睡覺,收收銀子。

隻要不去想慕宴琅。

日子過得倒也愜意。

她和齊王妃這些時日還是有聯絡。

得知齊王妃已經被慕齊八抬大轎重新娶回去的時候。

她還是替齊王妃高興的。

可齊王妃得知慕宴琅和葉雲洛居然和離了,則是震驚了。

這件事,一傳出去,不但齊王妃震驚。

整個京城都震驚了。

尤其是太後和慕陵。

覺得像是天上掉餡餅,砸到了頭上似的。

他們費勁千辛萬苦都冇有讓兩人分開。

可就這麼短短幾日。

他們什麼都不曾做。

慕宴琅居然就主動休了葉雲洛?

慕陵得知此事後。

立即派人去將慕宴琅請進宮。

可傳旨的人卻說,琅王府空無一人,連個鬼影都找不到。

慕陵聽到這話,心裡跳了一跳。

要是慕宴琅走了。

那事情可就嚴重了。

他想都冇想的就擺駕去了琅王府。

最後纔在紫雲洛閣裡找到了縮在床上,縮成一團的慕宴琅。

幾日不見,慕宴琅鬍子邋遢、骨瘦如柴的。

就連他都快認不出了。

慕陵大驚道,“五弟,你這是做什麼?”

他要的可不是這樣一蹶不振的慕宴琅。

“皇兄,雲洛走了,我把雲洛趕走了。”

“雲洛說,我要是惹她生氣了,就吃一碗酸果,再去求她原諒,她就會原諒我了。”

“可是,我把酸果都吃完了,她還是冇有回來。”

“皇兄,雲洛不要我了。我把她趕走了。”

“我不敢去找她,她肯定不會原諒我了。”

慕宴琅抱著慕陵,突然就大哭了起來。

脆弱的像個孩子似的。

有葉雲洛在,為了保護葉雲洛。

慕宴琅可以將自己錘鍊成無堅不摧的神。

可一旦葉雲洛消失了,慕宴琅的盔甲也就不見了。

剩下的,隻有內心對未來的恐懼和茫然。

慕陵不知慕宴琅為何好端端的將葉雲洛趕走。

但無疑葉雲洛現在對慕宴琅的影響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隻是將葉雲洛趕走,肯定是不行的。

他必須還慕宴琅一個“新”的葉雲洛。

“五弟,冇事的,皇兄會幫你將五弟妹找回來的。她會原諒你的。”

慕陵安撫著慕宴琅開口道。

他已經派人找到一個身高、體型都和葉雲洛一模一樣的人了。

葉雲洛身上的特征。

他也找人去打探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