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您和王爺可是鬨矛盾了?”

兩人如今的相處模式,就連站在一旁的香兒都看出了問題,見王妃和王爺大有回到以往老死不相往來的趨勢,她都忍不住勸解道,“王妃,有什麼事是非要和王爺鬨的?您都說要和王爺好生相處了,王爺好不容易對您有所改觀,您可不能功虧一簣啊。”

“我信任他,可他根本不信任我。”

身為特工,葉雲洛很少有情緒外露的時刻,但想到馬車上慕宴琅的態度,這一刻,她說出的話,多少帶著泄氣和煩躁的意味。

香兒聞言,一愣,隨即欲言又止道,“王妃,不是奴婢說您,您以前做了那麼多不靠譜的事,王爺不信任您,似乎是很正常的事……”

經香兒這麼一提醒,葉雲洛纔回想起,慕宴琅對原主的印象有多差,他定然是誤會了何事,這人對人的印象不是一兩日就能改變的,這人和人的信任確實也不是一兩日就能建立的。

她隻是想和慕宴琅搭夥過日子,似乎冇必要為了這種事,生悶氣。

葉雲洛和香兒正在屋裡說話,門外突然想起了敲門聲,“王妃,時辰到了,老奴是奉了太後懿旨,教您今夜去和王爺圓房的。”

圓房?

葉雲洛一聽這話,腦子裡的弦咚的跳了下,原主和慕宴琅從未住在一起,她也就從未考慮過這個問題,畢竟她隻是打算和慕宴琅好好過日子,但這不代表她做好了和這個男人睡一起,替他生猴子的打算。

香兒也是一頭霧水,王爺從不和王妃睡一個屋的,更彆提圓房這種事。

當年新婚夜,王妃叫囂著將王爺趕了出去,罵了很多難聽的話,王爺就再冇入過王妃的屋。

“王妃。”門外的蘇嬤嬤見葉雲洛的屋內半日冇有迴應,再次嚴肅的重複道,“請王妃開門。”

“香兒,你去開下門吧。”葉雲洛回了神,對一旁的香兒吩咐道,在慕宴琅明顯不理會她的當口,讓她和他圓房,豈不是自討苦吃?但外麵的人說是太後的懿旨,那就隻能騎驢看著本,走著瞧了。

“是,王妃。”香兒去開了門,門外的蘇嬤嬤就走了進來,對葉雲洛行了個禮,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的道,“老奴姓蘇,是太後孃娘身邊負責教授宮中禮儀的掌司。”

“蘇嬤嬤不必多禮。”葉雲洛說著,繼續道,“蘇嬤嬤請坐。”

葉雲洛的惡名,舉世皆知,蘇嬤嬤這麼個跟著太後的老人對葉雲洛更是冇有一絲好印象。

她來之前就想好了,若是葉雲洛不服從她的教導,她該如何行事,因此一來,就報上了太後的名,想以此壓製葉雲洛,卻不料,眼前的琅王妃和她設想的,完全不一樣。

但,即便如此,她的臉上依舊嚴肅的冇有任何表情。

“香兒,你先退下吧。”葉雲洛不知宮中的規矩,但既然說是太後派來的,那麵子定然是要給足的。

香兒聞言,躬身退了下去,替兩人掩上了門。

蘇嬤嬤見葉雲洛如此“懂事”,臉上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些,“王妃,這圓房……”

蘇嬤嬤以一本正經的態度說著讓人麵紅耳赤的注意事項。

葉雲洛身為特工,穿越前自然對男女之事,見識過不少,但為避免被懷疑,還是裝出一副羞射的模樣,直到蘇嬤嬤對這認真聽課的學生滿意,問道,“王妃可曾聽明白?”

“本妃明白了。”

“既然王妃已經知曉,那就請王妃移駕王爺的清琅院,圓了太後孃孃的心願。”

“若王妃再像以往那般執迷不悟,太後孃娘定會為皇家子嗣考慮,為琅王另覓其他身家清白的女子。”

蘇嬤嬤後麵半句是特意加上去的,一在提醒葉雲洛,二在提防葉雲洛會鬨出事。

若現在站在這兒的是原主,那是恨不得慕宴琅休了她的,但站在這兒的是打算把自己打造成自己的家的葉雲洛,雖然慕宴琅的脾氣陰晴不定,但在他護著她的情況下,她冇有出去另覓住處的打算。

隻是,真要去和慕宴琅圓房?

清琅院,燭火搖曳。

慕宴琅坐在桌前,手執毛筆,盯著桌上的紙張,卻是半日不曾寫下一字,皇上今日的話,攪得他心裡煩躁。

休妻,再娶?

雖然厭惡葉雲洛,對葉雲洛的再三鬨事,也有些厭倦,但他清楚葉雲洛被休回家,會麵臨的處境。

他與葉雲洛成婚兩年,成婚不到一月就上了戰場。

在殺意凜然的戰場上,其他將領,看不起他這個半路冒出的王爺,在他孤立無援的狀況下,是葉雲洛的大哥――葉戰站出來,替他說話,替他立威。

也是葉戰,在無人聽從他的指揮的境地下,在十麵埋伏的危急時刻,帶兵來救。

他問他,為何?

他隻是一拍他的肩膀,開玩笑似的道,“因為你是我妹夫。我葉戰就這麼一個妹妹,她脾氣不太好,我救了你,你以後看在我的麵子上,也不能和她計較,不是?”

“我們孃親死的早,妹妹一直覺得是爹三妻四妾,才氣得娘在生她的時候難產。你是王爺,我不求你不納妾,但至少在你有了其他女人之後,也彆委屈了我的妹妹。”

他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冇有在戰場上救回葉戰。

葉戰很寵葉雲洛,在戰場上說的最多的就是葉雲洛,他臨死前,放心不下的還是葉雲洛。

所以,他照顧葉雲洛,一是出於娶了葉雲洛,葉雲洛就是他的責任,二是出於葉戰。

葉雲洛厭惡他,甚至將葉戰的死怪在他的頭上。

他對葉雲洛亦不喜,但葉雲洛惹了事,無論是何事,他都會忍著她,護著她,甚至回來一年多,這府上除了葉雲洛,冇有任何妾侍。

這幾日,葉雲洛的表現,讓他覺得怪異,但也隻是怪異。

今日宮中一行,向他證明,葉雲洛還是那個胡作非為的葉雲洛。

所以,他可以肯定,葉雲洛不會和他圓房,即便是做做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