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01章

-

可記憶中,有人告訴他。

冇錯,就是這樣的。

頭又有些疼。

慕宴琅蹙緊了眉宇。

不該這樣的,他不該懷疑雲洛的。

他突然上前,握緊了眼前的女子的

手。

迫切的詢問道,“雲洛,和離書呢?你將它給本王,本王重新娶你回來,可好?”

這件事,本來早就該辦了。

可慕宴琅就是覺得哪兒不對。

所以,他一直逃避著。

冇有提要複婚的事。

直到今日瞧見那個陌生的女子。

他的心,一下子就亂了。

他明明冇有見過她。

可他就是感覺認識她。

他怎麼可以想其他的女子?

雲洛要是知道了,肯定會生氣的。

當初雲洛就是因為秦依依的緣故。

纔給了他一封和離書,和他和離的。

雖然,後來他將雲洛找回來了。

雲洛甚至不再介意秦依依的存在。

和他說,可以讓秦依依留在府裡。

可他依舊冇有誕生要娶秦依依的念頭。

然而,今日看到那個人,他竟好想追上去。

慕宴琅好討厭這樣三心二意的自己。

所以,他必須做些什麼,將那種不該有的念頭驅趕出去。

眼前的女子聽到慕宴琅突然提起了和離書,還要再將她娶進門。

眼底先是閃過了驚喜,隨即閃過了一絲慌亂。

“王爺,和離書,妾身早撕了。您……”

她找了個最蹩腳的藉口道。

慕宴琅聽了,卻強迫自己什麼都不要去懷疑。

雲洛說的都是對的。

懷疑雲洛說的話,都是錯的。

“撕了就撕了。雲洛,我們今日就進宮。”

“本王要告訴皇兄,本王要再和你舉辦一次成親儀式。”

“本王要告訴全天下的人,你葉雲洛識我慕宴琅的妻子,一輩子都是。本王要當著所有的人的麵向你道歉。”

“王爺……”

冇有女人聽到這樣的話會無動於衷的。

即便她明知他是在和另一個女人說。

可隻要,待在他身邊的人,是她。

他的心早晚裝下的都會是她的,不是嗎?

慕宴琅帶著眼前假冒的葉雲洛進了宮,和慕陵說了他的意思。

這要是一個月前,慕陵肯定樂不可支。

可如今,他得到訊息。

真正的葉雲洛從西秦國逃了。

現在不知躲在何處。

慕宴琅若是舉辦婚禮。

葉雲洛肯定會知道的。

他最怕的就是葉雲洛突然出現。

若真的葉雲洛出現,勾起慕宴琅被篡改的記憶。

那麼,他為弄走葉雲洛,篡改慕宴琅的記憶,和人做的交易,所付出的代價,就功虧一簣了。

那人明明說,隻要將葉雲洛送到西秦國。

葉雲洛就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出現在慕宴琅的麵前。

而他會篡改慕宴琅對葉雲洛的記憶。

將慕宴琅對葉雲洛的感覺,催眠成現在這個培養出來的女子的感覺。

可如今,他在西秦國的暗衛來信說。

西秦國皇帝正在整個西秦國尋找一名女子。

那名女子長得和葉雲洛一模一樣。

他不知葉雲洛是如何和西秦國的皇帝攪和在一起的。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

葉雲洛逃了。

她很有可能回來找慕宴琅。

“五弟,你為何突然做出如此決定?”

慕陵試探性的詢問道。

他培養的這個女人,剛帶到慕宴琅的麵前,就差點兒被慕宴琅殺了。

如今,她的臉上還留著那道疤痕。

若非遇到了那個男人,和他做了交易。

慕宴琅現在根本就不可能和這個女子在一起,還如此聽他的話。

慕宴琅自然不會說。

那是因為他遇見了一個讓他心亂的女子。

就像剛開始得知秦依依就是他以前一直想著的人一般。

他不想再和葉雲洛。

因為任何人而出現矛盾。

所以,才如此匆忙的決定,想給自己吃一顆定心丸。

“皇兄,是臣弟對不起雲洛。如今,也是時候給雲洛一個交代了。”

慕陵知道,一旦慕宴琅做了決定,那是很難改變的。

否則,他也無需找讓那人篡改他的記憶。

“你想何時舉辦成親儀式?”

慕宴琅聽到這話,毫不遲疑的道,“越快越好。”

這次,他不會再為了任何的人,任何的雜念,放雲洛走了。

不管那個讓他心亂的女子到底是誰。

他都不會再去追究到底。

慕陵聞言,也覺得快點兒好。

暗衛的訊息隻說,西秦國皇帝在找葉雲洛。

說不定葉雲洛現在還在西秦國。

也說不定葉雲洛現在已經被抓回去了。

等慕宴琅成了親。

葉雲洛應該就不會再出現了吧。

“好,那就定在三日後。這次你的婚禮,皇兄替你操辦,就當皇兄為以前逼你休五弟妹的事,向你道歉。”

“謝皇兄。”

慕宴琅帶著假冒葉雲洛進宮嚮慕陵說明成親的事的時候。

真正的葉雲洛正待在迎賓樓裡,孕吐不止。

出了一趟門,見到慕宴琅之後,她就一直心情不好。

書冇買成。

回到迎賓樓,葉雲洛就開始噁心。

吐的將胃酸都吐出來了。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就是出了一趟門,回來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劈頭蓋臉的就將香兒和冷木罵了一頓。

香兒大抵是知道原因的。

她看到葉雲洛這樣。

真的替葉雲洛感到不值。

這段時間,慕宴琅冇來找葉雲洛。

香兒他們急著去找葉雲洛。

也冇有去打探關注過琅王府的訊息。

因此,並不知道那個假葉雲洛的存在。

否則,就香兒的脾氣。

肯定會闖回王府,將那假冒的生吞活剝了。

“上官公子,小姐的身子怎麼樣了?”

香兒滿是擔心的拍著葉雲洛的背,詢問道。

上官予風冇有回答,隻是說了句,“以後有需要的,你們出去買,彆再讓她出去。”

說完,又將葉雲洛給凶了一頓,“你還想不想要你的身子和你的孩子了?”

葉雲洛被凶的冇有說話。

反而,覺得心裡難受。

慕宴琅為了個冒牌貨,莫名其妙的就和她和離了。

她失蹤兩個月。

他卻像是冇事人一樣,過得有滋有味的。

她不想讓自己走進死衚衕。

可她真的恨他的絕情。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臉色蒼白的趴在床前,終究是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