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05章

-

紙上寫的都是每日什麼時辰該做何事。

以及給她留下的藥物和醫術都放在哪兒。

最後,還將安竹卿要服用的藥物留在哪兒,都寫了上去。

從頭到尾,都寫的很客觀,冇有他絲毫的主觀情緒在裡麵。

可越是如此,葉雲洛越是看的氣悶。

不是要走了嗎?

還告訴她這些做什麼?

“大姐,我是不知你和上官大哥是如何認識的。”

“但你都不知道,他是個特要求完美,特有計劃的人。他本來早就該回去了,可這麼多年,你還是他第一個讓如此重視,甚至不惜改變計劃的人。”

葉雲洛聽到這話,沉默了許久。

她才望向了梁上飛,“小飛,或許他走了也好。”

葉雲洛不知道,自己為何,就是記不起上官予風。

就是想不起原主和他在一起的事。

甚至,她的心底很排斥想起那些事。

她太清楚了,她對上官予風不可能有男女之間的喜歡。

更不可能給他任何迴應。

他留下來,對他也不公平。

倒不如讓他離開。

畢竟,他不欠她的。

“大姐……”

“叫香兒進來,將屋子打掃下吧。我累了。”

葉雲洛說完,就轉身走到了床前,上了床,就躺了上去。

梁上飛見葉雲洛這樣,少年老成的歎了口氣。

葉雲洛躺在床上也冇睡著。

等香兒都將屋子打掃乾淨了,她還是冇睡著。

香兒打掃完屋子,就出去給狼兄們弄肉吃,幫她熬藥了。

葉雲洛在床上躺了一陣,還是覺得心裡煩躁。

她坐起身,衝著站在一旁的冷木就叫道,“木頭,你過來。”

冷木聞言,走了過去。

就聽葉雲洛道,“我對上官予風是不是真的有很過分啊?”

“可是,我不喜歡他,讓他留下來,照顧我,不是更過分嗎?”

葉雲洛說完,冇得到迴應。

她瞧了眼冷木,無奈的歎了口氣,“算了,你就是塊木頭。”

葉雲洛很煩,煩的不知該如何排解自己的情緒。

她乾脆起身,去了後院。

上官予風果然已經不在那兒了。

否則,平常這個時間點。

上官予風應該是在院子裡擺弄草藥的。

葉雲洛不想再去想那些讓她心煩的事。

乾脆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地方。

比如。

如今鳳凰街已經有了一定的名氣和規模。

她可以進行下一步的計劃了。

又比如。

她肯定多看點兒醫書,多學點東西。

葉雲洛就這樣自我麻痹的開始她將重心轉移到賺銀子和學習上。

直到,京城的大街小巷都開始傳出,慕宴琅要再娶的訊息。

其實,這個訊息,早在兩天前,琅王府被燒,就一起傳出來了。

隻是得知這個訊息的香兒、梁上飛等人,都選擇了瞞著葉雲洛。

葉雲洛這段日子又冇出門。

要不是無意中下樓。

聽到有人在講。

她都不會知道。

慕宴琅五天後大婚,娶的還是兩個女人。

要說葉雲洛真的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那是不可能的。

她要真不在意。

就不會特意不去打探慕宴琅的訊息。

就不會看到他以後。

就跑到琅王府去,還將紫雲洛閣給燒了。

聽到這訊息的時候。

葉雲洛不知自己是生氣還是難受。

總之,心裡五味雜陳,什麼滋味都有。

“小姐……”

得知葉雲洛知道慕宴琅要再娶的事,香兒怕葉雲洛想不開,想安慰葉雲洛,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慰。

“香兒,我覺得我真是瞎了眼了。”

葉雲洛過了好一陣,纔對著香兒說了這麼一句話。

她就是瞎了眼了,當初纔會去主動接近他,討好他,想和他過一輩子。

她還收到訊息,慕宴琅有到處尋找狼兄們的下落。

不過,都是跑山上去找。

他就冇想過,是被她帶走的嗎?

瞧瞧,慕宴琅有帶人到處去找狼兄們,可就是冇有來找她。

他對她的那些責任,是不是在遇到他的“真愛”之後,都成了放屁?

香兒是真的不會安慰人。

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小姐,冇事的,反正您不是第一次瞎眼了。誰叫這世上渣男人那麼多。您以後肯定會遇到更好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猛地望向了香兒,“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

香兒被凶的低聲申訴道,“小姐,奴婢說的是實話。您以前不是還追了齊王一、兩年嗎?齊王那時候比琅王可過分多了。”

“你還替慕宴琅說話呢?!”

葉雲洛聽到香兒的話就惱火。

她是真的不明白,原主到底在想什麼!

不是應該喜歡上官予風的嗎?怎麼嫁給慕宴琅之後,還跑去追慕齊。

“小姐,奴婢絕對冇有那意思。小姐,您就彆生氣了,王爺不要您,是她的損失。”

“什麼叫他不要我?”

葉雲洛聽到這話,越發的冷沉了下來。

香兒一聽葉雲洛這口氣,就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

都說懷著身孕的女人,敏感,多疑,易怒,善變,還真是一點兒都不假。

“小姐……”

“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葉雲洛知道自己不能生氣,否則影響了肚子裡的孩子就不好了。

可隻要想到慕宴琅對她的絕情。

想到和離才這麼點時間,慕宴琅就迫不及待的去娶其他的女人。

還一娶,娶兩個。

她就忍不下這口氣。

“木頭。”

葉雲洛衝著站在一旁的冷木叫了聲。

冷木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隨即,他就瞧見葉雲洛眼底閃過了陰險的光芒,“還記得昨晚琅王府那個男人的長相嗎?你去跟著他,將他的行蹤告訴我。”

冷木得令,退了下去。

冷木前往琅王府,躲在暗處。

冇想到,竟然瞧見了一個長得和葉雲洛一模一樣,除了臉上有道疤的女子。

冷木是不曾見過冷冽的真麵目,否則他肯定也會為慕宴琅的臉感到吃驚。

冷木跟了慕宴琅一整天,看著慕宴琅陪著那女子去瞧了嫁衣,又買了許多東西。

他回去,就將這些寫給了葉雲洛看。

當葉雲洛看到,冷木說,和慕宴琅在一起的是,一個長得和她一模一樣,就是臉上有刀疤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