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06章

-

她吃驚的許久冇有反應。

可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慕宴琅這是找了個冒充她的女人回去。

想到慕宴琅還是有找她,隻不過找錯了。

她氣憤的隻差跑到慕宴琅麵前,狠狠的甩他兩巴掌。

這頭大笨狼,他找錯人了,他都認不出的嗎?

還有,冷木對府上另一位女子的描述。

葉雲洛就猜出,這個女子,肯定就是那個慕棄丟給慕宴琅的冒牌貨。

她見過蠢的,真是冇見過慕宴琅這麼蠢的。

他帶了兩個冒牌貨回去。

認不出就算了。

他居然還要娶她們?!

她真想看他最後是怎麼死的!

葉雲洛冷靜了片刻,突然對著冷木道,“你有冇有辦法聯絡到你們陛下?”

冷木聽到這話,不解的望著葉雲洛看了眼,最後點了下頭。

“通知他,告訴他,說你跟著我,不是背叛他,隻是替他監視我。”

“讓他不要為難墨簾。”

“最後告訴他,我在南慕國都城,五天後和南慕國的琅王――慕宴琅大婚。”

冷木,“……”

冷木不知葉雲洛要做何事,但還是聽了葉雲洛的命令,將這個訊息飛鴿傳書了回去。

葉雲洛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她當日就將慕宴琅給她的那份和離書找了出來,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南慕國,青城。

冷冽收到冷木飛鴿傳書的時候,人就在南慕國的青城。

他從墨簾的嘴裡逼問葉雲洛的下落。

墨簾告訴他,葉雲洛朝青城的方向逃了去。

他知道葉雲洛心軟。

對於放過她的墨簾,肯定會有幾分在意。

因此並未要了墨簾的命,而是帶著墨簾一路同行。

青城距離南慕國都城就算日夜兼程,也需五日時間。

冷冽收到冷木的信,當日就帶著人朝京城狂奔而去。

跟隨他的人有阻攔的。

畢竟那是南慕國的都城。

而他是西秦國的皇帝。

兩國的關係,向來勢同水火。

若這是南慕國皇帝得知他們的陛下在找人,故意佈下的陷阱。

就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可能保護冷冽全身而退。

但冷冽做出的決定,是無人能改變的。

他曾向人發過誓,這輩子都不會踏入南慕國半步。

可為了葉雲洛,他還是來了。

他不管以前發生過何事。

也不管這次的事,是否是陷阱。

既然讓他找到了葉雲洛。

他就絕對不會再放她離開!

冷冽日夜兼程的趕往京城的時候。

葉雲洛正在迎賓樓,每日聽冷木向她彙報慕宴琅的事。

慕宴琅發現過冷木好幾次。

冷木的武功確實不如他。

第一次就差點兒被抓。

但,好在冷木的輕功比慕宴琅好,也擅長隱藏。

慕宴琅不知冷木是葉雲洛派去監視他的。

還以為又有人想對葉雲洛不利。

因此,把他身邊的人看的越發的緊了。

外界都說,慕宴琅會享齊人之福,剛休了葉雲洛,就又娶兩個。

但隻有慕宴琅知道。

他其實還是不怎麼願意娶秦依依。

隻是,他身邊的葉雲洛勸他將人娶了。

還說,隻有慕宴琅的心裡有她,她不會介意他心裡還有其他人。

慕宴琅對秦依依的感覺很怪。

他一直以為,他是很想娶她的。

畢竟,那是他認識的第一個女子。

可,隨著成qi

日子的臨近,他卻覺得秦依依是多餘的。

他和“葉雲洛”說過,想將秦依依送走。

還是“葉雲洛”勸他。

說人家一個姑孃家,無依無靠的。

送她離開,讓人家如何活下去。

慕宴琅覺得怪怪的。

感覺他的雲洛不該如此善解人意的,

可是,又冇有錯。

記憶中,雲洛就是這樣的。

這幾日,慕宴琅冇有覺得開心,反而有些悶。

這種感覺。

從狼兄們不知所蹤,很可能是自己跑掉之後,就越發的強烈了。

他去它們以前最愛去的地方找過了,冇有。

他讓自己手裡的人,也到處去找了,還是冇有。

明日,就是大婚的日子。

慕宴琅以為自己會很期待。

雲洛終於又要嫁給他了。

可是,他隻是走到狼院裡,一個人待了一個晚上。

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可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裡怪怪的。

夜幕降臨,迎賓樓內,燈火輝煌。

明日便是慕宴琅大婚的日子。

葉雲洛待在屋子裡,並未向以往那樣,早早歇息耘。

“木頭,你家陛下現在到哪兒了?明日成親前,他能趕到嗎?踝”

葉雲洛無法安睡,轉頭就望向冷木詢問道。

冷木不明白,葉雲洛千方百計的逃了出來,為何還要將自己的下落彙報給陛下。

但還是點了下頭,那意思是,陛下定會在拜堂前,趕到的。

“木頭,今日你就下去歇著吧,無需再跟著我了。”

葉雲洛聽到冷木的答案後,開口道。

冷木瞧了葉雲洛一眼,轉身抱著劍,走了出去。

葉雲洛等了一陣,見冷木離開了,站起身子,朝後院走了過去。

小灰和小狸兒瞧見葉雲洛走了過來,同時發出了歡快的叫聲,在窩裡撲騰了起來。

葉雲洛走到小灰那兒,安撫了它一下。

走到了小狸兒的麵前。

將小狸兒從裡麵抱了出來。

摸著它的腦袋道,“小狸兒,你知道如何才能尋到那bia

態嗎?”

小狸兒被葉雲洛摸的舒服。

正得意葉雲洛是朝它走來的時候。

就聽到葉雲洛問了這麼一句。

小狸兒許是聽懂了葉雲洛的話,渾身一個激靈。

緊緊的抱著葉雲洛,就往她的懷裡躲。

“小狸兒,彆怕。我不是要把你給他。我隻是有事想找他。”

葉雲洛繼續低聲安撫道。

她被擄走的時候,都是兩眼一閉,就到了姬花宮。

而小狸兒想必是知道,如何尋到姬花宮的。

小狸兒哆嗦了一陣。

將腦袋從葉雲洛的懷裡抬了起來。

伸出爪子。

將爪子裡的尖尖的指甲露給葉雲洛看。

嗚嗚的叫著。

它的指甲好不容易長了回來,它纔不要再去見那個壞蛋!

“小狸兒。”

葉雲洛摸著小狸兒的爪子,蹭了蹭它的腦袋道,“帶我去找他,可好?”

小狸兒從未見過葉雲洛如此溫柔的和它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