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08章

-

葉雲洛彆過視線,冷聲開口道,“慕棄,王府裡那個冒牌貨,是你的人吧。”

“我和慕宴琅都和離了,你的目的也達到了,你還把她留在那兒做什麼?你趕緊把她弄走。”

慕棄見葉雲洛不看他,勾唇一笑,站起身,徑直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在她的耳邊吹了口氣道,“可不是本宮不願帶她走,而是慕宴琅,不願放人。”

葉雲洛感受到他溫熱的氣息,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聽到那句,慕宴琅不願放人,她的心又沉了一下。

“說是和離,其實還不是他不要你了。你還如何關心他。莫非……”慕棄一閃,又閃到了葉雲洛的麵前,勾起她的下巴,輕聲道,“你對他,還有情?”

葉雲洛拍開慕棄的爪子,盯著他就道,“冇有!我隻是醞釀好如何恨他,如何報複他了!你不就是愛看戲,愛看慕家的人不好過嗎?怎麼樣,幫不幫我?”

“聽起來,有些意思。”

慕棄轉身,又坐回了軟榻上。

突然,揚起嘴角道,“或許,本宮可以幫你將慕宴琅帶回去的人給殺了,再嫁禍給你。”

“看著你們相愛相殺,豈不更有趣?”

聽到這話。

葉雲洛看著眼前的人。

就覺得眼前的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披著人皮的惡魔。

他身上披著的不是紅色的絲綢,而是無數人的鮮血。

這樣畸形的人,到底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葉雲洛深吸了一口氣道,“慕棄,怪不得冇人要你。”

慕棄聽到這話,眼神驟然一冷。

氣勢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轉瞬就掐住了葉雲洛的脖子。

那模樣,是葉雲洛初次見他時,他幾欲要了她命的模樣。

“本宮縱容你,不過是看你有趣。彆以為本宮不會殺你。”

葉雲洛被掐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她抓著他掐著她脖子的手,盯著他冰冷嗜血的雙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終於,在她兩眼泛白,幾欲窒息之際。

慕棄嫌棄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將她粗魯的丟到了地上,“滾!”

葉雲洛跌坐在地上,劇烈的咳嗽了兩聲。

她跑來。

一來是想知道,她被擄到西秦國的事,是否和他有關。

二來,是通知他一聲,他要是不將他的人帶走,就彆怪她傷了他的人。

如今看來,她就是是瘋了,纔會跑來找他。

葉雲洛站起身,朝外走了出去。

冷木一瞧見動靜,就起身迎了上去。

隨即,就瞧見葉雲洛是捂著脖子出來的。

他的眼神一冷。

轉身就想闖進宮殿,卻被葉雲洛攔了下來,“我們回去吧。”

她必須馬上趕回去。

慕棄方纔雖然是在用說笑的口吻說,他可以將秦依依殺了,嫁禍給她。

但說不定這個bia

態,心血來潮,真的就去那麼做了。

雖然她不想承認,慕宴琅有時候,特彆是遇到和情商有關的問題的時候,蠢的無可救藥。

但無疑,他就是個容易被人當槍使的大笨蛋。

否則,當年秦伊欣給狼兄們下藥,他怎麼都能,信以為真是她乾的。

如今,要是秦依依真的死了,慕宴琅真的懷疑是她乾的。

她找誰算賬去?

她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冤枉!

葉雲洛下山,冇有人攔著。

有冷木用輕功帶著她回去。

可比她一個人走路回去,要快的多。

葉雲洛很快就回到了京城。

她將小狸兒送回迎賓樓。

叫醒香兒,帶著冷木,再次出了門。

香兒半夜被叫醒,完全不知發生了何事。

但隻要想到明日是慕宴琅大婚的日子。

她就知道為何她家小姐睡不著了。

在她看來,葉雲洛嫁給慕宴琅將近三年時間。

尤其是最後的大半年裡,兩人如膠似漆的。

就算和離,恐怕也還是有些感情的。

如今,睡不著也正常。

隻是,這大半夜的,她家小姐是要帶著她去哪兒?

香兒望向冷木,想問冷木。

可偷偷的叫了兩聲,也冇見旁邊的木頭有任何的反應。

終於,當她看到不遠處的琅王府。

香兒總算知道,葉雲洛大半夜的是想去哪兒了。

“小姐,您……”香兒瞧見琅王府,上前就攔著葉雲洛道,“您還放不下王爺嗎?”

“你覺得呢?”

葉雲洛冇有回答,反而反問了一句。

香兒被問的,一時語塞。

葉雲洛還是繼續往琅王府而去。

當她站在距離琅王府還有兩三戶的屋頂上。

她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瓷瓶,遞給冷木道,“木頭,等會兒,你先進入那個院子,將裡麵的人製服了。裡麵的人武功應該不低,你彆動粗的,給她放點兒藥就好。”

她指的是秦依依居住的院落。

這藥物是上官予風留下的。

她現在這點雞毛蒜皮的醫術,還不足以製造出效果好的迷yao。

冷木聞言,閃身就朝琅王府飛了過去。

明日大婚,為避免出意外。

琅王府今日層層戒備。

不過戒備的地方都在那個假葉雲洛所在的院子。

秦依依的院子並未有幾個人在守著。

因此,冷木輕而易舉的就潛了進去。

秦依依的武功並不弱。

但無奈,上官予風的藥效更強勁。

她剛反應過來。

冷木就已經將瓶子裡的迷.藥給她灌了進去。

是的。

冷木嫌棄麻煩。

直接簡單粗暴的將迷.藥給她灌了進去。

當香兒跟著葉雲洛站在秦依依居住的院落,看著倒在地上的秦依依。

香兒好一陣冇反應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

香兒才結結巴巴的道,“小姐,您可彆想不開啊。莫非您想將她給殺了?”

葉雲洛聞言,伸手就敲了香兒一拳頭。

“你家小姐我,像是那麼喪心病狂的人嗎?”

但香兒的這句話,讓葉雲洛越發明白。

慕棄的話是對的。

一旦秦依依出事,重點被懷疑的對象就是她。

“那您……”

香兒捂著腦袋,不敢再接話。

“把我的臉易容成她的模樣,再將她綁了帶回鳳凰街。”

香兒,“……”

香兒是不知道葉雲洛想做什麼。

她是猜不到她家小姐的心思的。

隻能按照她家小姐的意思去乾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