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12章

-

葉雲洛聽到身後的聲音。

回頭看了一眼。

就見慕宴琅難受的抱著頭,蜷縮在地上。

她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冇理他。

轉身,叫上香兒,就離開了琅王府。

她是瘋了,纔會每次見到這個可惡的男人求饒示弱的時候,就莫名的心軟。

慕宴琅倒在地上冇人理。

最終還是司徒走進來,將他抬到了床上。

慕宴琅再次醒來,看到待在屋子裡的司徒。

他沉默了片刻,望著司徒詢問道,“司徒,你告訴本王,那個待在本王身邊的女人,是雲洛嗎?”

司徒猛地聽到慕宴琅問了他這麼一句話。

心裡還跳了下。

他回頭,望嚮慕宴琅,就嬉皮笑臉的道,“爺,您想什麼呢?那自然是王妃了。”

慕宴琅盯著司徒的臉,冷厲的開口道,“可是,本王記得,你以前最討厭雲洛的。”

“爺,那是屬下少不更事,您就彆再和屬下計較了。”

司徒自然知道那不是葉雲洛。

可既然慕宴琅都認錯了。

他為何不順水推舟,讓真正的葉雲洛這輩子都彆再回來呢?

“本王總覺得不對勁,可就是不知道,到底哪兒出了問題。”

“爺,您就彆想了,您還受著傷呢,養好傷要緊。”

司徒想。

要不是他爹看中慕宴琅。

他纔不會吃飽了冇事乾。

在慕宴琅受傷冇人照顧的時候,還跑來照看慕宴琅。

司徒的陽奉陰違。

慕宴琅多少還是知道些的。

他知道,從司徒這裡是問不出什麼的了。

他要想找出事情的真相,還得靠自己。

雖然,那個讓他覺得熟悉的女子說,待在他身邊的雲洛是假的。

但也不能排除,這是那女子的詭計。

所以,他還是需要去找人。

其次,就是將那名女子找出來。

葉雲洛回到鳳凰街,昏天暗地的睡了一覺。

一醒來就瞧見冷木站在她的床前,手裡還拿著一封書信。

她奇怪的瞧了冷木一眼。

接過了書信,拆開一看,就瞧見上麵寫著,“陛下已經發現那名女子是假的。”

葉雲洛知道瞞不了多久的,但是這速度是否太快了些。

“那你們陛下,現在在哪兒?還在京城嗎?”

這要是還在,那她就有種引狼入室的感覺了。

冷木點了下頭,那意思是,還在。

“那我們最近還是躲在這裡,不要出門好了。”

她就不信,她躲在迎賓樓裡,每日戴著人pi麵具過活,他還找得到她。

她本想用假的騙過冷冽,讓冷冽將假的帶回去。

這樣,他好歹能放棄找她的想法。

葉雲洛躲著不出門.

而外麵,在不知不覺中,多了兩股在四處找她的勢力。

冷冽為避免葉雲洛陷入危險。

這次並未將葉雲洛的畫像四處張貼。

在西秦國,他敢大肆尋人。

就因為他是一國皇帝。

有人抓到葉雲洛,肯定是用來威脅他的。

隻要那人敢帶著葉雲洛威脅他,他就有把握將葉雲洛接回去。

可這是在南慕國,一個他不該出現,一輩子都不該踏入的地方。

慕宴琅並未動用他自己的勢力去找假冒的葉雲洛,而是讓慕陵派兵,在南慕國各地尋找。

而他自己的人馬則是用來尋找葉雲洛和秦依依。

在他看來,隻要找到秦依依肯定就能找到那個假冒秦依依,還莫名的甩他一紙休書的女人。

在外麵各種尋人的時候。

安竹卿到了鳳凰街,找到了正待在迎賓樓裡養胎的葉雲洛。

葉雲洛一聽說安竹卿來了。

起身就去見他。

安竹卿見到的就是一張陌生的,其貌不揚臉。

但那習慣性的小動作和眼神。

還是讓安竹卿判斷出。

眼前的人就是外麵各種勢力正在四處尋找的人。

“竹卿哥哥,你怎麼來了?”

“給你的藥,你吃了嗎?”

“最近身體好些了嗎?”

葉雲洛拉著安竹卿就進了屋,各種問題炮彈似的,砸了過去。

看起來,心情很好。

“雲洛,你到西秦國究竟遇到了何人?”

安竹卿手下的人給他傳來的訊息。

讓他不得不擔心葉雲洛的安全。

葉雲洛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隨即笑道,“竹卿哥哥,如果我說,是西秦國的皇帝,你相信嗎?”

安竹卿聞言,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眼底的擔憂呼之慾出。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歎了口氣道,“雲洛,你讓我說你什麼好?你竟然將西秦國的皇帝引到了南慕國都城。”

葉雲洛沉默了片刻道,“竹卿哥哥,實不相瞞,我是故意的。我本以為他一個皇帝,過來搶個人,搶了就會馬上離開。這樣,我也好擺脫他。誰知,他竟然有膽量留在京城。”

“你太不瞭解他。”

“竹卿哥哥,你認識他?”

安竹卿看了葉雲洛一眼。

語氣沉重的開口道,“你或許不知道,他是個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他的皇位是靠鮮血和人命堆積出來的。”

“雲洛,聽哥哥一句話,離他越遠越好。”

葉雲洛早就知道冷冽身上的那種陰寒,不是一日練就的。

如今聽到安竹卿對他的形容,她還是有些吃驚的。

但最後,她隻能望著安竹卿,苦笑一聲,“竹卿哥哥,我倒是想啊。可他不肯放過我。”

她都和他說,他認錯人了。

還給他一個冒牌貨,可他為何就是認準了她呢?

安竹卿聽到葉雲洛這話。

不知葉雲洛究竟是如何招惹到這樣一個人的。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護葉雲洛的安全。

“雲洛,這些時日,你就待在這兒,不要輕舉妄動。其他的事,我來想想辦法。”

安竹卿覺得,為了葉雲洛的安全,他有必要進宮一趟了。

這日,一直找不到人的慕宴琅,神情疲憊的回到琅王府。

就見司徒圍著一口棺材,轉悠。

司徒一瞧見慕宴琅,就跑上前。

有些好笑的衝著慕宴琅道,“爺,今兒個有人送了口棺材過來。”

他還是第一次見有人敢往王府裡送棺材的。

慕宴琅聽到這話,視線落到了那口棺材上。

棺材的蓋子是蓋著的。

他上前,一把就推開了那個蓋著的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