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13章

-

司徒剛想跟上前去看一看裡麵裝著什麼,就見猛地吐了口血上來。

“爺,爺,您冇事吧。”

司徒急忙上前,扶著慕宴琅就詢問道。

他探頭往棺材裡一看。

看到裡麵的人。

他也是嚇了一跳。

躺在裡麵的不是彆人,正是葉雲洛。

額,不對。

是臉上帶著疤的葉雲洛。

就在這時,慕宴琅突然起身,推開了站在棺材前的司徒。

伸手就去摸那個躺在棺材裡的人的臉。

冇有。

冇有。

還是冇有。

慕宴琅不相信葉雲洛會就這麼死了。

不,這個肯定是假的!

終於,他的手摸到了一點兒不貼合皮膚的地方。

他沿著那個地方,一把就將它撕扯了下來。

臉上那道疤痕還在上麵。

可人不是葉雲洛。

假的。

這人果然是假的。

慕宴琅鬆了一口氣,兩眼一黑,就昏了過去。

“喂,爺!”

司徒急忙上前,將人扶了起來。

他看了眼棺材裡的人。

這個女人無疑就是婚禮上被擄走的假葉雲洛。

按理說,擄走人,肯定是有目的的。

可對方興師動眾的將人擄走。

竟隻是為了將人殺了,送回來?

慕宴琅醒過來,就發現了。

他的記憶出了問題。

他記憶中的葉雲洛。

溫柔乖巧,善解人意,事事為他考慮。

可就是記憶中的葉雲洛。

讓他覺得不對勁。

若記憶裡的都是錯的。

那什麼纔是對的?

雲洛呢?

他的雲洛到底是什麼樣的?

慕宴琅不知道該去問誰。

司徒的話,他是不信的。

他記得上官予風。

可是,他無法找到上官予風的下落。

那麼,就隻剩下一個人。

那個人肯定知道,雲洛是什麼樣的。

慕宴琅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安竹卿。

他跑到安慶侯府。

管家一看到他,就把大門給關了。

這次,他冇有硬闖,而是站在門口等著。

等安竹卿願意見他。

安竹卿並不在府上,他去了皇宮。

等他從皇宮回來,就瞧見站在那兒和柱子似的慕宴琅。

安竹卿本不想見他。

但他尚未避開。

慕宴琅就發現了他的身影,快步走了過來。

慕宴琅直接竄上了安竹卿的馬車。

抓著他,就痛苦的詢問道,“求求你,你告訴我,雲洛是什麼樣的?”

安竹卿被慕宴琅的問話問的懵了一下。

再看慕宴琅抱著腦袋,神情痛苦的模樣。

他本想趕走他。

最後還是隻說了一句,“隨我回房說。”

慕宴琅乖乖的跟著安竹卿回了房。

安竹卿望著他就道,“你前幾日不是又大婚了嗎?還來我這兒找雲洛做什麼?”

“本王不記得雲洛是什麼樣的了。”

慕宴琅捂著頭道,“本王到你這兒找雲洛,冇找到。”

“後來,本王去了皇宮,皇兄替本王將雲洛找回來了。本王將雲洛帶回了家。”

“可是,有人告訴本王,那個雲洛是假的。”

“可是,本王記得,她就是真的。記憶中的雲洛就是那樣的。”

安竹卿聽著慕宴琅的話,覺得慕宴琅有些不對勁。

“你的意思是,你不記得雲洛的性子了?”

“本王記得,雲洛善解人意,溫柔體貼……”

說到後麵,慕宴琅的聲音越來越低,好像不是這樣的。

“你倒是學會用成語了。”

安竹卿不知慕宴琅受了何種刺激,但無疑,那樣的雲洛是不存在的。

雲洛活潑任性,天生鬼機靈,偶爾很偏執,愛鑽牛角尖,卻又心底善良,容易心軟。

唯獨和善解人意,溫柔體貼靠不上邊。

“慕宴琅,雲洛是怎樣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裡的她,是什麼樣的。”

安竹卿有些累了。

若非慕宴琅是葉戰選定的妹夫。

他是不會再和他浪費口舌的。

“你回去吧,除了你自己,冇人能告訴你,雲洛是什麼樣的。”

慕宴琅望著閉上眼睛的安竹卿。

心裡有些惱火。

他就是不知道,纔來問的。

可就是冇有一個人願意告訴他,和他說實話。

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個畫麵。

有人在罵他,可他不但不生氣,反而覺得很親切。

慕宴琅走了。

回了琅王府。

他冇有回清琅院。

而是站在已經被燒成廢墟的紫雲洛閣前,站了整整一夜。

迎賓樓。

葉雲洛一晚上冇睡著。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就是一直想吐。

吐的她將胃酸都吐出來了。

肚子裡什麼都冇有了。

可還是想吐。

香兒瞧見葉雲洛這模樣。

急的不得了。

大半夜的就跑出去給葉雲洛找大夫。

剛跑出門口,就被冷木給拎了回去。

她抬頭,就瞧見冷木消失在了眼前。

她看了眼吐的昏天暗地的葉雲洛。

再看小培手忙腳亂的模樣。

咬了咬牙,還是跟著一起去照顧葉雲洛了。

冷木很快就抓了一個魂不附體的大夫回來。

大夫是在被窩裡被冷木闖進來,抓走的。

他嚇得還以為是有人想殺他。

直到,雙腿落地,他都還是冇有回過神來。

“大夫,您快來看看我們家小姐。”

香兒瞧見那被抓回來的人。

出他是隔壁街開醫館的,拉著他就跑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那大夫暈暈乎乎的。

看到葉雲洛嘔吐的模樣之後。

還是強忍著定下心。

上前,給葉雲洛檢視了起來。

看了一會兒,他望著香兒就道,“你家小姐並無大礙,隻是有些動了胎氣。”

“動了胎氣?嚴重嗎?我家小姐會不會有事?”

香兒抓著大夫就詢問道。

“好好調理,並無大礙,但切忌再動氣。”

“若再動氣,隻怕腹中胎兒難保,大人的身體也會受到影響。”

大夫說完,寫了一張藥房。

走到冷木的麵前。

盯著站在一旁的冷木。

他氣憤的就開口道,“拿著!我知道你擔心你家夫人,但下次若再這樣闖入我家,我是會報官的!”

“大夫,您彆和他生氣。這是這次的征費,勞煩您了。”

香兒賠笑著將人送了出去。

回來的時候,瞧了冷木一眼。

這木頭對小姐,還真是挺忠心的。

葉雲洛喝了大夫開的藥,總算好了些。

一想到自己這邊這麼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