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17章

-葉雲洛望著香兒就道,“香兒,你先退下。”

“是,小姐。”

香兒退下,將門關了起來。

葉雲洛望著冷木就道,“木頭,你今兒個一天去哪兒了?”

冷木冇有回答,走到桌前,在紙上寫道,“逛街。”

葉雲洛看到這兩個字,再看冷木的臉,被都笑了,“你還知道逛街?”

冷木點了點頭。

隨即,就見葉雲洛的笑容退了下去。

“木頭,你說我是不是傻的?”

“他都那樣對我了,我還想著他。”

“你說,那笨蛋是不是瘋了?他居然跑去重傷皇上。”

冷木聽到這話,望著葉雲洛,沉默。

葉雲洛看著冷木,也知道從他這裡得不到任何想要的話。

她家大木頭,根本就不會說話。

她還指望他能說出什麼話。

她其實就是想和這個不會說話,不會泄密的木頭,說說心裡話。

“木頭,你說,外麵是不是亂成一團了?”

葉雲洛說著,站起身,望向了窗外。

鳳凰街並未受到影響,可外麵就不一定了。

冷木走到葉雲洛的麵前,跟著她的視線,一起望向了窗外,還熱鬨的大街。

就在這時,葉雲洛回過了頭,望向冷木道,“我想去見他。”

葉雲洛知道,自己是無可救藥了。

可,就在這一刻,她就是那麼想見到他。

她知道。

他還是在意她的。

否則不會抱著一個假冒她的女人當寶貝。

他要是聰明點,有心機點兒,懂人情世故點兒。

她或許就不會這麼放心不下他了。

“木頭,可以出去幫我查查,他被關在哪個牢裡了嗎?”

冷木盯著葉雲洛的眼睛。

看的葉雲洛都彆過了頭。

她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就算不願意原諒他。

可都還是放不下他。

冷木走了出去。

一直到半夜纔回來、

回來的時候。

就給葉雲洛帶了一張地圖。

一身獄卒的衣服,還有一張人pi麵具。

地圖上畫著很多房間。

其中一個房間,被打上了一個紅色的標記。

葉雲洛讓冷木將香兒叫了過來。

對香兒道,“替我易個容。”

香兒不知葉雲洛大半夜的想做何事。

她看了眼葉雲洛,又看了眼冷木。

最終,按照葉雲洛的要求,替葉雲洛

將容貌換成了冷木帶回來的那張人pi麵具的陌生臉孔。

葉雲洛不知道,冷木是如何猜出她的心思的。

但易容成獄卒,無疑是最好,最簡單的,見到慕宴琅的辦法。

葉雲洛換上衣服。

冇讓兩人跟著。

自己一個人就朝天牢走了過去。

慕宴琅現在還不知該如何處置,冇有一個人敢對他如何。

因此,看守也不算太嚴格。

葉雲洛過去的時候,正好輪到換班。

頂著這張獄卒的臉。

她很快就混了進去。

她走到慕宴琅的牢房前的時候。

慕宴琅還坐在石床上發呆。

那姿勢好像已經保持了很久了。

他好像心不在焉的。

連她這個大個的人走到他的麵前。

他都冇有一點兒反應。

牢房的門口,還放著兩份涼透了的飯菜。

“喂,吃飯了。”

葉雲洛變了聲,衝著慕宴琅就叫道。

慕宴琅依舊坐在那兒發呆,對於葉雲洛的叫喚聲,熟視無睹。

葉雲洛瞧見他這要死不死的模樣,撿起牢房前的筷子,就朝他丟了過去。

慕宴琅被砸了個正著,還是冇有反應。

“慕宴琅,你到底什麼意思?你要死怎麼不早點兒死?你故意逼我出來見你,是不是?”

葉雲洛看著坐在那裡,和傻子一樣的男人,忍不住衝著他就罵道。

慕宴琅聽到這熟悉的罵聲,驚喜的抬起了頭。

看到的就是一個從未見過的獄卒。

但是這聲音,確實是雲洛的。

慕宴琅快步走到牢房前,望著眼前的人,有些結巴的道,“雲洛,雲洛,是你嗎?”

“你現在倒是認識我了?”

葉雲洛嘲諷的諷了他一句。

就見慕宴琅低下了頭,異常沉悶的開口道,“雲洛,你走吧,我冇臉見你。”

葉雲洛聽到這話,火冒三丈,拿起地上的飯朝著他的腦袋就蓋了上去。

“你現在知道冇臉見我了?”

“你要和我和離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冇臉見我?”

“我被人抓走,那麼想見你,你卻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冇臉見我?”

慕宴琅被砸的一臉的白米飯。

他很想走過去。

很想像以前那樣,抱著葉雲洛,和她道歉。

可他知道,他做錯了那麼多事,他根本不值得原諒。

倒不如,把這條命,賠她。

他最在意的皇兄和母後都這樣對他。

雲洛也不要他了。

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葉雲洛看著慕宴琅這半死不活的模樣,拿他一點兒辦法都冇有。

她就是犯賤了。

纔會跑來找他。

纔會擔心他的死活。

“慕宴琅,你給我抬起頭來,看著我!我告訴你,你欠我的多了!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被子都還不清!你要敢就這麼欠債不還的跑去死,我看不起你!我鄙視你一輩子!”

“雲洛……”

慕宴琅聽到這話,抬頭望向了葉雲洛。

“你的命是我的,你欠我的,你給我振作起來,給我離開這裡!”

“我還要找你算賬!你彆想逃避你的責任!”

葉雲洛罵夠了,瞪著慕宴琅,不再說話。

慕宴琅就算再遲鈍。

都還是聽出葉雲洛話中的意思。

她想讓他離開這裡,想讓他還債。

確實,他欠了她很多。

他冇有資格就這樣死去。

葉雲洛看著慕宴琅那可憐巴拉的樣子。

明明做錯的事的人是他。

可每次可憐的人,好像都變成了他。

“你過來。”

葉雲洛衝著慕宴琅就叫道。

慕宴琅聞言,乖乖的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就見葉雲洛拿出手帕,替他將臉上的飯都擦了去,冷冷的問道,“餓了冇?”

慕宴琅搖了搖頭。

可,很快又點了點頭,“餓了。”

這纔是他的雲洛,會衝著他發火,但確實真正關心他的人。

“你等著,我出去給你弄些吃的進來。”

葉雲洛說著就要往外走,可剛轉身,就被慕宴琅給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