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21章

-如果,他對她不是單純的責任。

她就將孩子的事告訴他。

他要是相信她,接受她。

為了肚子裡的孩子能有一個完整的家。

她可以不和他計較這次的事。

既然放不下。

她也不想再去矯情的說那麼多了。

可等了這麼久了。

肚子裡的孩子都五個多月了。

那個笨蛋還是冇有想明白嗎?

安竹卿的名聲在京城是無人不知的。

他要娶親的事。

在京城內的傳播速度,不比任何一件緋聞傳的慢。

葉雲洛收到請柬的第二日。

大街小巷都開始議論。

到底是誰家的姑娘,如此倒黴,要嫁給一個病秧子。

鳳凰街這邊,是小道訊息傳播的最快的地方。

葉雲洛待在迎賓樓的包間。

聽到外麵的議論,臉色霎是難看。

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安竹卿就是她最親的人。

他是身體不好。

但也輪不到外麵的人,這樣敗壞他的名聲。

還說他冇有幾個月可活了。

還說那個嫁給他的女子。

肯定是受到了安慶侯府勢力的逼迫。

還說他肯定不能人道,要是娶個美嬌娘,倒不如讓他們給嚐嚐鮮。

“木頭,香兒,將那些說話的人都給我丟出去!”

葉雲洛衝著站在身側的兩人就道。

兩人走出去,就將那些還在嘻嘻哈哈拿這件事當笑談的人,都丟了出去。

莫名其妙被丟出去的幾個人。

衝著香兒和冷木就破口大罵了起來,“你們是什麼人?活膩了嗎?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動手打人?”

“嘴巴放乾淨點。”

香兒聽到這話,朝著那人就給了一個耳光。

“你竟敢打爺?!”

那人五大三粗的朝著香兒就撲了過去。

可還未撲到香兒,就被一旁的冷木一腳踹了出去。

“來啊,真是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不知道爺是什麼人?!”

那大漢叫囂著爬了起來,振臂一揮,還真的叫了不少小混混出來。

就在這時,葉雲洛從屋裡走了出來。

這附近不少人認識葉雲洛這張易容之後的臉。

見到葉雲洛,都知道這人是鳳凰街幕後的東家,背後的勢力很大,倒是退後了不少人。

“我倒還真想瞧瞧你是什麼人!”

葉雲洛挺著個肚子,冷眼一掃,氣勢比任何一個人都足。

“想必在場不少人都知道,這鳳凰街是誰收下的地盤。”

“我這兒歡迎任何人捧場,唯獨不歡迎這種嘴裡不乾不淨的!”

那大漢一看,出來的是個孕婦,身邊也冇有個男人。

他望了眼四周還站在他身側的人,哈哈大笑的嘲諷道,“一個女人,不回家帶孩子,出來拋頭露麵的,你家男人死光了吧?”

“還有,爺嘴巴不乾淨,關你什麼事?我說的是那病秧子,莫非你肚子裡的種是那病秧子的?”

“木頭,香兒,給我好好教訓教訓他!”

“是!”

葉雲洛本不想在自己的店門口鬨事。

都說和氣生財。

可這些人罵的是她最在意的人。

安竹卿替她出了那麼多次頭。

她要是在他被罵的時候,一聲不吭。

她也不配他對她這麼好!

鳳凰街的事,鬨的很大。

這裡畢竟是三教九流的彙聚地。

不少人和那個大漢是認識的。

跑到葉雲洛這兒就開始各種鬨事,砸店鋪,罵人。

一連鬨了兩天。

每天早上、中、晚固定來鬨事。

搞得店裡的生意都冇辦法做了。

香兒眼看那些人越鬨越凶,絲毫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她擔憂的望著葉雲洛道,“小姐,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要是以前,找王爺就好了。

可現在,他們無權無勢的,就連小侯爺都見不到。

就她們幾個人。

對那些地痞流氓的叫罵、打鬨,根本防不勝防。

“讓他們鬨吧。”

葉雲洛絲毫不後悔,自己出這次頭。

不就是店鋪被砸了嗎?

她現在也不缺那點兒銀子,閉門不開就是了。

這整條街都是她的。

那些人有本事就將其他的鋪子也給砸了。

不過,諒他們也是冇有那個膽子的。

畢竟,現在除了她,其他的店鋪都是有東家的,背後都是有人罩著的。

慕宴琅知道葉雲洛被一群地痞流氓欺負已經是兩天後的事。

得知葉雲洛居然被欺負了。

他氣得火冒三丈,隻想將那些欺負雲洛的全都拍死。

可他冷靜下來之後,冇有單槍匹馬的跑上去,和人家拚命。

而是到縣衙,帶上一隊人馬。

將那群地痞流氓給連根拔起的痛打了一頓。

丟到牢裡讓那些獄卒好好的“照顧”他們。

第三天。

香兒瞧見外麵冇有人鬨事了。

還奇怪是不是那群人總算想開了。

直到,她出去打探訊息。

得知那群人被一鍋端的丟牢裡,可能這輩子都得吃牢房了。

才知道,這是有人出手,把那群混蛋給繩之以法了。

“小姐,小姐,這下好了。”

“那群人肯定是得罪不該得罪的人。現在,被丟牢裡去了。”

“我們可以重新開業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也冇有什麼反應。

她最近在做肚子裡的孩子的小衣服、小褲子。

她咬掉了一個線頭就道,“先停業整頓兩天吧。我打算出去給竹卿哥哥找件像樣的新婚禮物。”

香兒聞言,好奇道,“小姐,其實奴婢也好奇,小侯爺那麼好的人,會娶個怎樣的女子。”

“小侯爺今年都二十有六了,卻一直冇有成親,就連侍妾都冇有。”

“您說,他的心裡,是不是有人啊?”

葉雲洛聽到這話,手頓了一下。

抬手就朝香兒敲了過去,“那你呢?你這丫頭比我還大呢,我都快當娘了,你不是也還冇出嫁。”

香兒聽到這話。

避開了葉雲洛的視線。

嗬嗬一笑道,“小姐,奴婢是要跟您一輩子的。”

葉雲洛看到香兒這副閃躲的模樣,有些詫異。

她放下手裡的東西,拉著香兒就道,“香兒,你實話告訴我,你心裡真的有人了?是哪家的公子?”

“你家小姐現在雖冇什麼本事。”

“但你的終生大事,我就是找遍關係,都不能將你耽誤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