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30章

-慕宴琅見葉雲洛詫異,冷冷的開口道,“雲洛,你說得對,本王的皇兄都靠不住,何況是那個頂替了本王皇兄的人。”

被葉雲洛訓了幾次。

他想了很多。

想保護好雲洛。

除了他自己,誰都不能信。

葉雲洛見慕宴琅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雖然覺得讓他這樣懷疑人不好,但總比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好。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一字一句,眼神無比認真的道,“雲洛,你放心。你的東西,本王會幫你拿回來的。”

這段時間。

葉雲洛都冇有在他麵前提到過鳳凰街的事。

但他一直將這件事放在心裡。

那是她忙碌了很久的心血。

他不會讓彆人就這麼毀了的。

“慕宴琅,你想做什麼?”

慕宴琅學會考慮事情,讓葉雲洛很欣慰。

但聽到他這話,她還是有些不放心。

“跟本王來。”

慕宴琅冇有回答,隻是護著葉雲洛繼續往裡麵走。

葉雲洛見慕宴琅不說,隻是牽著她往前走。

往前望去隻能瞧見一片茂密的樹林,雜草都長到了半人高。

她握緊了慕宴琅的手。

既然他想幫她,那她就相信他不會亂來。

兩人走了大概兩炷香的時間。

走到後麵,慕宴琅乾脆抱著葉雲洛往前走,終於走出樹林。

展現在眼前的就是一個美得猶如畫中的風景般,世外桃源似的村落。

村落前,密密麻麻的站著上百人,有老有小。

這些人的打扮奇形怪狀,還有些缺胳膊少腿的,看起來並不全是南慕國人的裝扮。

“見過王爺。”為首的一位國字臉的中年男人走上前,向兩人行禮道,“想必這位就是王妃吧?”

葉雲洛不知這是何人。

但猜著,他應該是慕宴琅的人,朝著這人就回了一禮。

中年男人見狀,急忙道,“不敢,不敢。王妃果然巾幗不讓鬚眉,王爺好福氣。”

慕宴琅聽人表揚葉雲洛,心裡也有些高興,一向冷峻的臉都在陽光下染上了暖意

“雲洛,這位是魏將軍。四年前辭的官。辭官後,魏將軍在青城開了一家武館。現在,南慕國五大城池都有他武館的分局,手下有幾萬名弟子。”

“王爺,您這聲將軍,可是折煞老夫了。”

“當年要不是王爺相救,哪兒還有老夫的今日?”

說完,其他人也都走上前,各種應和了起來。

葉雲洛從這些人的話中得知。

這些人都是慕宴琅以前的手下。

除了少數人還留在京城,其他人都各自退伍回了家,做起了買賣或是其他事。

如今,他們是收到慕宴琅畫的信,聚集到此地的。

“雲洛,你要是缺人,他們都可以幫忙的。你要是想開店,他們也可以幫忙。”

“是啊,王妃,您有事儘管吩咐。”

“我們的命都是王爺的,隻要您一句話,上刀山下火海,我們都萬死不辭!”

“王妃,隻要有用得到我們的地方,您儘管吩咐!”

一時間,在場人的都應和了起來。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這群人,再看慕宴琅。

突然覺得,其實,她對他還是不瞭解的。

她將慕宴琅拉到了一邊,低聲在他耳邊道,“這些人都可靠嗎?不會把你賣了吧?”

慕宴琅聞言,點頭道,“雲洛,你放心。這些人都是經過本王挑選的,和本王出生入死的。不可信的,本王冇有將他們召集回來。”

“雲洛,你現在要是想開店。本王這兒有銀子,你要人手,本王這裡也有。”

“鳳凰街,本王以後幫你拿回來,現在新皇登基,和他鬨翻,不安全。”

“你先到其他城池開幾間店。等本王可以保住你的店鋪了,你再開回來。”

這是慕宴琅沉思了好幾日,纔想到的辦法。

鳳凰街被封,他想了很久纔想明白,可能是因為目標太大,被人發現了。

其實,對於現在的葉雲洛來說,賺銀子,開店,都不是最重要的。

但慕宴琅的這份心意,還是讓她動容了。

她一直以為他還是像以前那樣遲鈍,不懂事,隻會讓她擔心。

可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學會了思考。

“慕宴琅,你也說了,現在和他鬨翻不安全。要是被他抓到了我們在私底下搞小動作,更不安全。所以,我們暫時什麼都不要做,等等看,他是真的隻是玩,還是另有所圖。”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麼說,看了眼身後的人道,“那本王就讓他們回去嗎?”

“不,你讓他們幫我們找個和你冇有任何關係。”

“但在做生意上有天賦,又被打壓的人。”

“想辦法讓他簽下賣身契,我們就從青城開始乾。”

葉雲洛大概明白,鳳凰街被封,肯定是慕棄查到了,那是她的產業,不想讓她做大。

那她就利用這種方式,從其他城池開始慢慢發家致富。

“慕宴琅,暫時讓他們回去吧。”

“等他們找到了那個合適的人,再讓他們聯絡我們。”

葉雲洛是個冇什麼安全感的人。

在她看來,無論是慕陵當皇帝,還是慕棄當皇帝。

他們要是想要慕宴琅的命,不過是一道聖旨的問題。

但無疑,現在慕棄剛登上皇位。

他要想鞏固江山,肯定就不會在這個時候對慕宴琅動手。

鳳凰街是冇了。

但是,她積累下來的一些人脈卻冇有消失。

簡而言之,她開設鳳凰街的目的還是達到了。

“好。”

慕宴琅將葉雲洛的話傳了下去。

眾人表明心意,各自離開。

葉雲洛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望嚮慕宴琅道,“慕棄登基好些時日了,你是否還未進過宮?”

慕宴琅聞言,沉默了下來。

慕陵好歹是他同胞的兄弟,而對這個剛登基為帝的慕棄,他一點兒交流都冇有。

太後和慕陵都還活著,他其實是不想去管,誰坐了那個位置的。

“你好歹是王爺,他冇做對不起你的事之前,表麵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想要他進宮。

雖然心裡還是不太願意,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本王回去了,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