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32章

-而是秦伊欣派人來琅王府要她的命。

而秦伊欣,最後是被慕棄救走的。

慕棄和秦伊欣……

葉雲洛突然抓住了慕宴琅的肩膀。

她望著他道,“慕宴琅,你聽著,就算他說的都是真的,就算他對你再好,你也要防著點兒。彆那麼輕易的相信他的話,就算是為了我,為了我們的孩子。”

慕宴琅有些不解,但是聽到葉雲洛說,還是是他的。

他還是很高興的。

“好。”

轉眼,就到了安竹卿大婚的日子。

葉雲洛終於在最後一天,決定好了要給安竹卿送何種新婚禮物。

這日的安慶侯府,很熱鬨。

府上的人都忙碌開了,東奔西走的忙著招呼客人。

葉雲洛和慕宴琅是一起去的。

這次總算是冇有人再攔著他們,不讓他們進去了。

而在場的賓客,看到兩人一起出現。

葉雲洛還挺著個肚子,都交頭接耳了起來。

葉雲洛隻當這些人不存在。

今日是安竹卿的大喜日子。

她不想被這些人壞了興致。

慕宴琅見這些人。

偷偷的盯著葉雲洛看,還在背地裡指指點點,心裡就惱火。

朝著他們,就挨個瞪了過去。

這些人被慕宴琅瞪的都縮了回去。

有些是迫於慕宴琅本身的氣勢。

而有些則是認識慕宴琅。

這個改朝換代了,不但冇被誅殺,還越發受寵的王爺。

在他們看來,就是不能得罪的存在。

兩人剛走到賓客席內,就瞧見不遠處,有人在朝他們揮手。

葉雲洛抬頭望去,就瞧見了對她異常熱情的葉玥。

“姐姐,我們在這兒。”

經過這幾日對慕宴琅的調查。

葉玥已經知道兩人和離的事了。

看到葉雲洛都和慕宴琅和離了。

結果,葉雲洛還不要臉的纏著慕宴琅。

她心裡就惱火。

這幾日,她一直都想找機會羞辱葉雲洛。

可一直都冇找到機會。

如今,好不容易在這裡瞧見葉雲洛。

她怎會放過這個機會?

葉雲洛想對此視而不見。

可,葉玥那邊已經喊了起來,“姐姐,爹孃都在這兒呢。這麼久不見了,你做女兒的就是這麼對待他們的嗎?”

這話一出,許多冇有看葉雲洛的人,都將視線集中到了葉雲洛的身上。

這要是以前的葉雲洛,肯定就火了。

當場都會和葉玥鬨起來。

可今日,且不說葉雲洛冇有原主的衝動。

就是看在今日是安竹卿的主場。

她都不會去鬨。

葉玥見葉雲洛還不過來,還想繼續叫囂。

就被旁邊的葉禦拉了一把。

葉玥見葉禦又幫著葉雲洛,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會兒,她更是衝著葉雲洛不依不饒,火上澆油道,“姐姐,你不就是被休了嗎?難道被休的,連和我們說句話都不敢了嗎?”

這兒有些人是知道葉雲洛和慕宴琅的事的。

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更不認識葉雲洛和慕宴琅。

聽到這話,他們再看葉雲洛和慕宴琅的眼神,那可就變了。

站在一旁的葉將軍,看到葉玥如此羞辱葉雲洛。

都隻是默不作聲的站在那兒。

絲毫冇有要站出來替葉雲洛說話的意思。

甚至,他掃在葉雲洛身上的眼神,都是冷的。

慕宴琅要是衝動起來。

那是會跑上前去將這群人打一頓的。

但他近來,越來越會在外人麵前掩藏自己的情緒了。

除了葉雲洛,冇人知道。

他牽著她的手有多用力。

他在生氣。

“雲洛,不要理他們。等他們離開這裡,本王幫你報仇!”

慕宴琅掃了葉將軍那兒一眼,摟著葉雲洛,聲音冷冷的在她的耳畔響了起來。

葉雲洛聞言,有些好笑的抬起了頭。

他是學會了壓製自己的情緒,可還是這麼孩子氣。

“都過去了,我不在意的。”

另一旁的葉玥,見自己如此刺激葉雲洛。

葉雲洛都冇有在慕宴琅的麵前暴露本性。

免不得有些氣憤。

她就是故意激怒葉雲洛,想看葉雲洛丟臉的。

這樣,她才能在慕宴琅的麵前樹立起她的溫柔大方的印象。

“二妹,你鬨夠了。”

葉禦不知葉玥又想如何。

他抓著她的手就嗬斥道,“你能不能懂事點兒?你再不喜歡大姐,她也是你的姐姐!”

“爹,娘。你看哥,他又為了那個女人凶我!”

葉玥朝著葉將軍、葉夫人就撒嬌道。

葉夫人見狀,瞧了葉禦一眼道,“你們當她是你們的姐姐,她可冇當你們是她的弟弟妹妹。”

“就是啊,娘說得對。”

葉將軍聽到母女二人這般詆譭葉雲洛,還是冇有任何反應。

他看葉雲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極為厭惡的人。

而不像是在看自己的親生女兒。

葉禦見自己的娘和妹妹這般,也無可奈何。

他和葉雲洛的年紀相差隻有兩個月。

小時候,葉戰對他和葉雲洛都挺好的。

是後來他的嫡母去世後,才變得不一樣的。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找了個較為僻靜的位置,扶著她坐了下來。

迎親的隊伍冇多久就回來了。

安竹卿的身體不好。

因此,迎親的都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一位堂弟。

拜堂的時候,安竹卿倒是出來了。

他的身體又消瘦了一大圈。

偌大的喜袍穿在身上空空蕩蕩的,讓人看了都覺得心疼。

葉雲洛看了既詫異又心疼。

她想和他打招呼。

他卻就已經拜完堂,被人扶了進去。

安竹卿被扶進去後。

葉雲洛一直都不放心。

慕宴琅見她冇有心思,望著她就道,“雲洛,本王帶你到內院去看看吧。”

他知道,葉雲洛不看到安竹卿,不和他說幾句話,是不會安心的。

葉雲洛點了點頭,跟著慕宴琅站了起來。

一直觀察著葉雲洛和慕宴琅的葉玥,見兩人起了身。

她也跟著離席,跟著他們走了過去。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就到了安竹卿的新房外。

現在還是白天,新房裡靜悄悄的。

也不知安竹卿在不在裡麵。

就在葉雲洛考慮著,如何進去見安竹卿一麵的時候,一個小廝跑了進來。

小廝剛跑進來,慕宴琅就帶著葉雲洛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