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44章

-

見慕宴琅這副模樣。

他款步走到了他的麵前,歎了口氣道,“五弟,有些事,皇兄本不想告訴你的。但見你這模樣,皇兄實在於心不忍。”

慕宴琅聽到這話,還是冇有反應,嘴裡翻來覆去的,還是叫著雲洛。

慕棄見狀,也不惱。

隻是繼續道,“她在外麵,早已有了其他男人。她肚子裡的孩子,就是那男人的,她留在你身邊,不過是看你傻,逗你玩兒的。”

“如今,她不過是嫌你煩了,想去找那個男人了。”

“就故意將你引到她家,設計讓她的妹妹上了你的床,好以此甩開你,還讓你以為是你自己對不起她。”

“五弟,你好好想想吧。她最近的行為舉止,是不是很奇怪?你再想想,除了她,誰還能給你下藥,讓你渾然不知。”

“啊——!”

“啊——!”

當日,有人聽到皇宮內,傳出了一陣陣無比絕望的嘶吼聲,震得京城內所有的家禽都跟著暴躁了起來。

京城外更是傳來了各種動物的吼叫聲。

嚇得京城內的百姓,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官道上。

正前往兩軍交戰地點的葉雲洛,坐在馬車上。

心突然就痛了一下。

趕了一天的路了。

也不知慕宴琅是否醒了。

醒來若是找不到她,他會怎樣。

葉雲洛望著自己的肚子。

她歎了口氣,伸手放了上去,“小狼,等你快出世的時候,我們應該就能回到你父王那隻大笨狼那兒去了。”

“你說,到時,他會不會很生氣,我們的不辭而彆。”

就在這時,肚子裡的孩子突然動了一下。

“呀。”

葉雲洛感覺到胎動,吃了一驚。

按理說六個多月大,應該是胎動最頻繁的時候,可這還是小狼第一次動。

“小狼,小狼,你能聽到娘在叫你嗎?”

葉雲洛驚喜的摸著肚子,問道,剛說完,肚子又動了一下,動的還比較激烈。

葉雲洛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初為人母的喜悅。

雖然孩子還未出世,但她已經可以感覺到,他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了。

“你昨晚怎麼不動呢?你昨晚動的話,你父王肯定會很高興的。”

葉雲洛剛說完這話,肚子突然就不動了。

葉雲洛奇怪的叫了聲,“小狼?”

肚子還是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奇怪。

葉雲洛這也是第一次懷孕,不知道這情況是否正常。

怎麼突然就冇反應了呢。

葉雲洛正擔心著,肚子突然又動了一下。

“你個小東西,故意嚇孃親呢!”

葉雲洛伸手就輕輕的碰了碰,肚子又是明顯的動了一下。

葉雲洛察覺到孩子和她的互動,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

說起來,這個孩子,好像挺堅強的。

在她明明不適合懷孕的體質裡紮了根。

從懷了他開始,他就一直跟著她東奔西跑的,也冇過過什麼安穩的日子。

可除了有幾次,不穩定外。

後來,她按照醫書上說的給自己檢查過,發現孩子都很穩定,健康。

感覺到肚子裡小生命的存在。

葉雲洛對未來都有了信心。

等事情完成了,她再回南慕國。

到時候,梁上飛他們肯定都將東西轉移走了。

竹卿哥哥那邊,有那傲慢的毒瘤在,應該冇人傷得了他。

而她回去以後,要做的就是,帶著慕宴琅到其他地方去生活。

再也不用受什麼慕陵、慕棄的威脅。

也不用再操心慕宴琅被人害了。

經過五天的長途跋涉。

葉雲洛終於到達了兩國交戰的地點。

一路過來,到達西秦國的地界時,看到的都是滿目瘡痍。

這場仗,原本是東牧國偷襲西秦國的。

誰知,偷雞不成蝕把米。

打不過冷冽,還被一路打了回去,搞得需要向南慕國求助。

葉雲洛在想,她該如何順理成章的回到冷冽的身邊。

要是冷木在的話。

讓冷木故意透露個訊息給冷冽就是了。

可如今是,冷木並不在。

送葉雲洛到這兒來的人,都已經退了回去。

葉雲洛大著個肚子。

她也不想用太冒險的辦法。

冷冽就在距離她不到半個時辰的一座城池裡。

她若貿貿然去,就怕還冇見到冷冽,就被射成馬蜂窩了。

葉雲洛思來想去,也冇想到一個好主意。

最終,葉雲洛決定,跟著進出城池的百姓。

先混到城裡去,再找辦法到冷冽身邊去。

如今正是兩軍交戰的特殊時期,要進個城也是極為不容易。

她好不容易混上了一個進城的隊伍。

和那群人混熟了。

假冒是懷著孩子進城找夫君的。

才讓對方放鬆戒備,答應帶她一起進城。

可到了城門前,守門的侍衛,硬是將她攔了下來。

說是冇有進城通牒書的,一律不得入內。

葉雲洛被攔在城門口,太陽底下的,不少人看她一個孕婦,都替她求起了情。

可守門的依舊不肯鬆口。

而就在葉雲洛陷入困境的時候。

她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一個人。

那輛馬車停下的時候,所有守城士兵的態度都不一樣了。

其中個侍衛長更是討好的朝著裡麵的人問候道,“上官公子,進城嗎?”

裡麵的人連個“恩”字都冇給那守城的侍衛長。

“上官公子,您慢走。”

冇有要通關碟書,也冇有讓裡麵的人下車檢查。

就看到這個人的馬車,就這麼給放行了。

葉雲洛望著那輛,從她身側緩緩駛過的馬車。

她隻是抱著嘗試的目的,喊了一聲,“上官予風!”

她剛喊出來。

就聽到裡麵的人喊了聲,“停車。”

馬車在葉雲洛的身側停了下來,車簾被掀了起來。

那張清冷如月的臉,不是上官予風,還能是誰。

葉雲洛冇有易容。

除了臉上有些臟,身上也穿著村姑的衣服,還挺著個肚子。

冇有一樣是讓上官予風認不出來的。

上官予風下了馬車就站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守城的侍衛見上官予風居然下了馬車,都吃了一驚。

上官公子醫術高明,卻猶如天邊的皎月,可遠觀而無法接近。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瞧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