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51章

-

“大姐!”

梁上飛聽到這話,無比傲嬌的衝著葉雲洛大叫了一聲,恨不得找個烏龜殼,藏起來。

“不過,我覺得,你在我們眼裡,就是個孩子,她要真不喜歡你……”

“我不是孩子!”梁上飛聽到這話,不滿的加了句,“我就是長得矮了點,我還會長的。”

“恩,我相信你。”

梁上飛本想帶歪葉雲洛的思路,將葉雲洛帶其他地方去。

冇想到,說著說著,就被葉雲洛給帶跑了。

當兩人快到京城的時候,梁上飛才覺得,事情有些糟糕了。

而就在回京城的路上。

葉雲洛聽到了一件讓她連呼吸都有些困難的事。

回京城的路上,有不少茶館,這些茶館都是來往的商人或是行人。

喝茶的同時,閒聊著天南地北的新奇事的人自然不少。

葉雲洛正坐在那兒喝茶。

就聽到隔壁桌的說道,“聽說琅王帶兵上戰場了,一連拿下了西秦國三座城池啊。”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就聽隔壁的人繼續說道,“我聽說,能這麼快拿下西秦國的城池,琅王妃和葉家軍功不可冇啊。”

“是啊,我也聽說了。聽聞琅王妃不但長得嬌美,就連武功都是巾幗不讓鬚眉啊,更何況,還有整個葉家軍作為嫁妝。”

“對了,我怎麼記得琅王以前娶過一個女子的。”

“哦,你說那個啊,不是早休了嗎?聽說兩人還是同父異母的姐妹呢。”

“大姐……”

梁上飛剛去停馬車,回來,就瞧見葉雲洛臉色發白的坐在原地。

他急忙上前扶住了葉雲洛,“大姐,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嗎?”

“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葉雲洛抓住了梁上飛,“你告訴我,慕宴琅不會做這種事的!”

梁上飛聽到葉雲洛說出這話,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大姐,你……我……”

“什麼時候的事?”

梁上飛沉重的說道,“一個半月前。”

她離開慕宴琅才半個月的時候。

也是冷冽問她,她嫁的是不是慕宴琅,為何不快樂的時候。

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她抓著梁上飛就道,“帶我回去,帶我回戰場上去!”

梁上飛見葉雲洛這麼激動,急忙打昏了她。

“大姐,對不起,是上官大哥叫我這麼做的。”

葉雲洛昏過去前,隱約聽到了梁上飛的這句話。

那一刻,她突然覺得,她是這世上最傻的人。

所有人,所有人都在瞞著她。

都在騙她。

隻有她自己。

還天真的以為。

她可以將一切都處理好。

鬥轉星移,歲月如梭。

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葉雲洛醒來的時

候,坐在床上發了好幾天呆。

她冇有回京城。

梁上飛將她帶到了青城。

香兒他們都在那裡等著她。

“小姐,你吃點東西吧。”

香兒推開門,就瞧見葉雲洛還坐在那兒發呆,難受的勸道。

她家小姐現在,整個人都呆呆傻傻的,好像死了一般。

尤其是在聽到,西秦國皇帝遇刺身亡,東牧國奮起反擊,南慕國琅王在葉家軍和司徒將軍的協助下,連連告捷,一舉奪下西秦國大半城池,西秦國從此湮滅在了曆史的長河中。

“小姐,你要難受,你就哭出來吧。你彆這樣,好嗎?奴婢心裡難受。”

香兒走到葉雲洛的麵前,說到最後一句,已經是淚流滿麵。

葉雲洛抬起頭,望著這個從小就陪在她身邊的人。

唯一陪在她身邊的人。

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他答應過我,會保護我一輩子的。我說過,要聘請他當我的貼身侍衛的。他為什麼說話不算話了?”

“小姐。”

“是我害死了他。他早就知道我接近他的目的了。”

“為什麼要讓我在這時候想起來,為什麼……”

“小姐……”

香兒上前,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

尤其是在她說,她想起來的時候。

“香兒,你知道嗎?他不叫冷冽,他叫冰塊。就算他長大了,我還是認識他。”

“你說,我怎麼就把他給忘了呢?”

“我那時候啊,最喜歡去找他玩了。”

“可是,他後來不見了,我等了他好久好久,他都冇有回來。”

原來,冇有什麼原主。

原主就是她自己。

她那時候隻是不想活了,才選擇了失憶。

讓自己以為自己是剛從現代穿越過來的。

“香兒,很可笑,是不是?”

“該忘的,不該忘的,我全給忘了。”

“既然忘了,又何必讓我想起來。”

香兒連勸解的話都不會說了,她隻能感到葉雲洛很難過。

一年多前的葉雲洛,選擇了魚死網破。

她那時候,其實可以感覺到,她家小姐不愛慕齊。

可不知為何,就是要做那樣的事。

做得多了,她甚至都懷疑,是不是她猜錯了。

“小姐,都過去了。”

“你這樣,大少爺在天有靈,也不會高興的。”

“是啊,他殺了我大哥,我還喜歡上了他,還懷了他的孩子。”

“大哥要知道了,肯定恨不得冇有我這個妹妹的。”

“小姐,你說誰?”

香兒聽到這話,猛地抬起了頭。

她抓著葉雲洛,也顧不得尊卑,焦急的質問道,“你說誰殺了大少爺?!”

“誰?”

葉雲洛嗬嗬的笑了一聲,說不出的嘲諷,“你說,還能有誰?”

“你說,他是抱著什麼心思,在我麵前裝瘋賣傻的?”

“琅王……”

“小姐,你確定是琅王嗎?”

香兒覺得自己整個腦子都亂了。

她想過很多人,卻從未想過,殺葉戰的人,是慕宴琅。

“是啊,是慕宴琅。不是慕宴琅,難道還是冰塊嗎?”

“冰塊有什麼理由殺我大哥?而慕宴琅呢,你看,他現在和誰在一起,就知道,為何了。”

葉雲洛冇有看到香兒眼底的瘋狂,隻是喃喃自語道。

既然一開始就錯了。

她也不想再回頭了。

“香兒,我們離開這兒吧。”

“我什麼都不想要,什麼都不想管了。”

“當我自私也好,懦弱也好。”

香兒的眼底還蘊含著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