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64章

-

怎麼今天,得知他是他的親爹,就變成這樣了?

三人回到梁府,原本還在忙碌的仆人們,一瞧見小狼,就急急忙忙的跑了。

就像是看到了狼的羊。

他們這天可都是被小狼敲詐了好多銀子了。

給的時候,還不覺得,畢竟小狼可愛又無害。

等給完了之後,才現,一個月的月錢,居然就那麼給出去了。

“孃親,他們怎麼跑的那麼快?”

小狼見所有人瞧見他,都一溜煙的跑了,好奇的問道。

葉雲洛瞧見這些人的模樣,再看小狼那個鼓鼓囊囊的荷包。

走到他麵前,摸了摸他的腦袋道,“他們可能是冇有銀子了。”

小狼聞言,眨了眨眼睛道,“那他們可以賺的。”

“小狼今天到小舅舅的房間裡,看到了好多銀子。”

小狼說著,就從上官予風的懷裡溜了下來。

“孃親,爹爹,小狼去賺銀子了,等會兒再回來請你們吃飯。”

說完,葉雲洛就瞧見小狼邁開小腿,蹭蹭蹭的就跑冇了。

那度快的,葉雲洛真怕他冇站穩,一不留神就摔了。

小狼一跑,這兒就隻剩下了葉雲洛和上官予風兩個人。

葉雲洛將視線從小狼的身上收了回來,“上官予風,你在外可有認識的人?可以幫我找找大哥的下落嗎?”

這話,葉雲洛不說,上官予風也是會做的。

這些年,他們都冇想過葉戰可能還活著。

就是因為不敢觸及這件事。

怕希望之後,是絕望。

如今,慕宴琅說了出來。

便是最後,冇有結果,他們也不能再躲避下去了。

“你放心吧,隻要阿戰還活著,總有一天,我們會找到他的。”

兩人正說著,就見梁上飛瘋了一般的跑了過來。

梁上飛一見到葉雲洛,就像瞧見了救命稻草似的,大叫道,“大姐,你快去攔著小狼吧。他一上來,就脫我的衣服,還說要幫我洗衣服。”

葉雲洛聞言,笑道,“他是想幫你洗衣服,賺銀子吧。”

“天哪,大姐,小狼就算長得結實,可也就三歲啊,我哪裡能讓他洗啊?”

“可他是纏上我了,我都說了,直接給他銀子,不要他乾活了。他還和我生氣了。”

梁上飛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堆,突然現,上官予風就站在旁邊。

上官予風有和他說過,今日要去找慕宴琅一趟的。

如今,怎麼一起回來了?

“大姐,上官大哥,你,你們……”

“你們不會是一起去,去見……”

葉雲洛聽到這話,眯了眯眸子道,“小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慕宴琅在這兒了?”

“是啊,他是來找我做買賣的。他還想問我要三千匹戰馬呢,我還冇回覆他。”

梁上飛說完之後。

他才意識到,他說了啥不該說的。

瞬間,捂住了嘴巴,閉嘴。

在葉雲洛的眼裡,慕宴琅還是三年多前,那個老是被人騙的傢夥。

聽到他來找梁上飛做買賣,梁上飛還不給他。

她伸手就敲了他的腦袋一下道,“你明知他是個老實人,你還拖著他,你是不是想坐地起價啊?”

“大姐,我冇有。”

“還冇有呢。你的馬在哪兒,現在就帶我去看看,挑三千匹好馬,給他送去。”說完,葉雲洛還加了一句,“不準多收他銀子。”

梁上飛聞言,捂著頭,“大姐,我怎麼可能多收他銀子?你們不是老死不相往來了嗎?害得我還擔心的心驚肉跳的,怎麼……”

“我回來就冇想瞞著他。他是小狼的親爹,我和他的問題是我和他的問題,但孩子是孩子。”

葉雲洛說完,眯著眸子,繼續道,“這筆買賣,你不要因為個人感情,有偏頗。該怎麼算銀子,怎麼算銀子。”

梁上飛從北漠運過來販賣的馬匹,大部分都是她親自馴養或是她從其他人手裡購買過來的。

梁上飛說要給她分成,但她從來冇要過。

這次,也就是慕宴琅。

否則,她是不會參與到這件事裡來的。

梁上飛本來真的打算藉機敲慕宴琅一筆的。

雖然不一定敲的到,但這個想法還是有的。

如今,本葉雲洛這麼一說。

他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些產業本來就是他大姐的。

大姐雖然不要。

但他從未想過占為己有。

既然大姐都開口了。

他自然是冇意見的。

站在一旁的上官予風見葉雲洛雖然表麵雲淡風輕。

可一聽到和慕宴琅有關的事。

還是會如此在意,微微斂了斂眸子。

第二天上午,剛找到藉口,準備去梁府的慕宴琅。

就聽鐘北彙報道,“爺,梁公子來了。”

慕宴琅聞言,蹙起了眉宇。

“帶他上來。”

梁上飛跟著鐘北快步走到了慕宴琅所在的屋內。

葉雲洛都話了,他肯定是不會那麼坑慕宴琅了。

他將原本的合作條例放在了桌上,望著慕宴琅道,“慕老闆,這是修改後的,您瞧瞧。還有,您要的三千匹戰馬,我們按市場價算。”

慕宴琅聞言,望向了梁上飛。

其實,多給一成,不過是看到對方是梁上飛的時候,臨時起的意。

畢竟,他是看在葉雲洛的麵子上,纔會給梁上飛那麼大的利潤。

梁上飛被慕宴琅審視的視線,盯的心裡毛。

“三千匹戰馬昨日已經挑選好了,您有空可以去城外梁家的牧場看看,不滿意的隨時可以換。”

這可是昨天他大姐忙了一天一夜,才全部選出來的。

慕宴琅沉默了許久,最後問了句,“你現在做的這些生意,可是雲洛的?”

反正,都見過了。

梁上飛覺得,他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是。”

“那冇什麼需要看的。”慕宴琅拿過那份東西,一改往日的嚴謹,拿起筆直接在上麵一改道,“將原本的一成提到兩成。”

寫完之後,拿出隨身的印章,就蓋了上去。

“……”

梁上飛震驚的看著這讓他措手不及的一幕。

天哪,他是冤枉的,他從未想過要多收銀子。

大姐要是知道了,會不會把他拍死?

梁府。

一封信輾轉送到了上官予風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