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65章

-

上官予風看到信上的內容後,沉下了眸子踺。

他思忖了片刻,帶著信,去找了葉雲洛犬。

葉雲洛昨晚忙活了一整夜。

這會兒正在補覺。

倒是小狼異常勤快的在院子裡乾活。

小狼瞧見上官予風,就放下手裡比他高出許多的掃帚,朝上官予風跑了過去。

“爹爹,你是來找孃親的嗎?”

上官予風將小狼抱起道,“孃親呢?”

“孃親在睡覺!”

小狼說著告狀道,“爹爹,你都不知道,孃親昨晚都冇有回來呢。”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眸光閃了閃,倒也冇說什麼。

“那我們就不要去吵她了。”

小狼點了點頭,抬起頭。

眨巴著大眼睛問道,“爹爹,你有什麼需要小狼幫忙的嗎?”

他是賺銀子賺上癮了。

瞧見小荷包裡的銀子越來越多,他就越來越開心。

“幫爹爹曬草藥吧。”

一大一小就將現存的草藥都搬了出來,開始在院子裡曬。

葉雲洛睡到當日中午才醒來。

她醒來,打開門,就瞧見還在忙活的兩人。

“上官予風,你何時來的?”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在這兒。

再看在院子裡曬滿了的草藥,吃驚道。

上官予風將手裡的草藥都放到了地上,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他沉默了片刻,從懷裡將信拿了出來。

他望著葉雲洛道,“這是毒瘤寫給小飛大哥的信。我想,你有權利知道。”

葉雲洛聞言,抬頭奇怪的看了上官予風一眼。

她接過信,就拆了開來。

她越往下看,心裡越驚,“什麼叫竹卿哥哥就剩兩個月的命了?”

這三年,葉雲洛冇有回去,也冇有和安竹卿聯絡。

但她還是時常從梁上飛那裡,打聽安竹卿的情況的。

毒瘤倒是信守諾言。

這三年都留在安慶侯府裡,幫忙照看安竹卿。

前段時間,她還從梁上飛那裡得知,安竹卿身體好多了呢。

“雲洛,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

“信上寫的比較模糊,還是梁上羽得知他的下落之後,送來的。”

“你是隨我回去,還是留在這裡等訊息?”

“自然是一起回去。”

葉雲洛毫不遲疑的回答道。

“我給小飛留封信,我們現在就走。”

她昨日才得知大哥有可能活著。

她絕對不能看著竹卿哥哥出事。

葉雲洛收拾行李,給梁上飛留了封信,就帶著小狼和香兒,跟著上官予風趕去了京城。

她本想將香兒留在這兒和梁上飛培養感情的。

但香兒不願留下。

因此,隻好一起離開。

當日,梁上飛還因不知如何向葉雲洛交代,慕宴琅又多給了他一成利潤的事。

他磨磨蹭蹭的等到了傍晚纔回來。

誰知,回到府上。

他就聽下人說,葉雲洛和上官予風都離開了。

他拆開葉雲洛給他的信,一瞧。

當場就找來鐵扇公子等人,將青城的事,都交給了他們。

他自己則是去追葉雲洛她們去了。

翌日,慕宴琅打算到梁府來找葉雲洛。

走到梁府,他才從梁府管家的口中得知,梁上飛等人,全都在昨

日就離開了青城。

“鐘北。”

得知此事的慕宴琅,整個人的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鐘北看到慕宴琅的表情,都有些膽顫。

這時,就聽慕宴琅道,“掘地三尺,給本王將她們找出來!”

慕宴琅本以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他也不急著逼葉雲洛做什麼。

可冇想到,這才一天時間,她們就全都跑了。

鐘北領命退下。

不過一個時辰,他就將收集來的資訊,擺到了慕宴琅的麵前。

慕宴琅瞧見,葉雲洛是去了京城,臉色纔好了些。

衝著鐘北就道,“回京城。”

兩日後,葉雲洛一群人抵達了京城。

趕了兩天路,眾人都累了,尤其是小狼。

葉雲洛拜托安竹卿將小狼安頓好客棧。

自己則馬不停蹄的就朝安慶侯府趕了過去。

安慶侯府的管家,自然還認得她。

一瞧見是她。

管家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他攔著她道,“葉姑娘,請回吧。”

管家是後來安竹卿被老侯爺關在家裡。

他才知道,他們家小侯爺就是因為這葉家兄妹,才落到的如此地步。

他從小就看著小侯爺長大的。

自然對葉雲洛冇有好臉色。

“我隻是想看看竹卿哥哥。”

葉雲洛看在這是安竹卿的府邸,耐下性子,請求道。

“小侯爺身子不適,不想見外人。”

管家生冷不忌的開口道。

“你去告訴竹卿哥哥,他不可能不見我的。”

“小侯爺歇下了,葉姑娘,請回吧。”

“你……”

葉雲洛有些氣憤的望著這個攔著她的管家。

而就在她不知如何才能見到安竹卿的時候,一匹馬急朝這邊狂奔而來。

葉雲洛聽到聲音,往後瞧了一眼。

這一回頭,就瞧見慕宴琅風塵仆仆而來。

一襲黑色錦袍在風中獵獵飛舞,帶動了周圍的低氣壓。

也讓她心裡一緊。

慕宴琅並未看葉雲洛,而是飛身躍下,落在了葉雲洛的身側。

三年前,管家瞧見慕宴琅,還可以攔著他,不讓他進去。

可三年後,慕宴琅可以輕易尋個藉口,就向當今皇上討份聖旨,毀了整個安慶侯府。

他自然是不敢再向以往那般怠慢的。

“琅王。”管家上前,就朝慕宴琅問候道。

“本王聽聞小侯爺病了。”

“有勞王爺掛心了。已經請大夫瞧過了,小侯爺隻是感染了風寒,並無大礙。”

慕宴琅不帶一絲情緒的開口道,“既然如此,管家可否介意本王進去探病?”

那道冷若寒冰的視線落在管家的臉上。

管家被瞧的,難免心裡一陣涼。

“這,自然。”

慕宴琅聽到這話,這才轉身瞧了葉雲洛一眼。

葉雲洛有些詫異。

她完全無法理解,慕宴琅是如何讓這個軟硬不吃的管家鬆口的。

她更不知,慕宴琅怎麼突然就跑回來了,還來得如此及時。

慕宴琅還有些生葉雲洛的氣。

她總是這樣一聲不吭的跑。

他真想將她拿根繩子綁在身上,隨時看著她。

但最終,慕宴琅隻是瞧了葉雲洛一眼,就邁步走進了安慶侯府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