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69章

-

等達到目的了,他再和這個壞大叔算賬!

小狼抱著慕宴琅的脖子就問道,“父王,你能帶我去嗎?”

這聲父王,叫的慕宴琅很受用。

“恩,選個時間,父王帶你去。”

葉雲洛見小狼這麼容易妥協。

就知道這小傢夥的心裡,肯定在想什麼鬼點子。

她瞧了慕宴琅一眼,真不知道,這次兩父子過招,到底誰輸誰贏。

怎樣都好吧。

隻要小狼不再被其他孩子嘲笑。

慕宴琅可以負起一個父親應該負的責任。

她不介意他們接觸、相處。

安慶侯府。

管家還在安排人手乾活,就見其中一個守門的小廝跑了過來。

“管家,琅王和葉姑娘又來了,小的們不敢攔著,你快去瞧瞧吧。”

管家詫異的同時,氣憤卻又無奈。

這葉雲洛居然又來了,而且,又是和慕宴琅一起來的。

“彆攔著了,讓他們進來吧。”

管家知道,他是攔不住慕宴琅的。

小廝聞言,退了下去。

等他趕到門口的時候,就現其他人全都不敢攔著。

葉雲洛和慕宴琅,還有他們帶著的一個漂亮的小公子,早就進來了。

小狼是看著慕宴琅走到哪兒,那些攔著他們的人退讓到哪兒的。

這一現象,讓他吃驚的同時,產生了一種崇拜和嚮往。

他要是能這樣。

是不是以前就冇有男人,敢和他搶孃親了?

走到安竹卿居住的院落,就現他正坐在院子裡。

安竹卿瞧見三人,尤其是小狼,原本站著的他,立即站起了身。

“小狼?”

安竹卿望著還趴在慕宴琅背上的小傢夥,有些吃驚這小傢夥長得如此健康。

這小身高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三歲多的孩子,倒像是五、六歲的。

小狼看了葉雲洛一眼,點了點頭,望向安竹卿就乖巧的叫道,“竹卿舅舅。”

然後,自我介紹道,“我是小狼。”

慕宴琅瞧見小狼對安竹卿的態度。

再想想,這個小傢夥對待自己的態度,心裡莫名的有些不爽。

他的兒子。

怎麼和其他人都親?

隻有對他的時候,還需要他用條件做交換,才願意叫聲父王呢?

而且,這小東西,還和他搶雲洛!

安竹卿伸手想將小狼抱過來,結果,慕宴琅側身,揹著小狼避了開來。

就在安竹卿蹙眉望著他的時候,他開口道,“你身體虛弱,這小傢夥很重。”

小狼聽到這話,他就覺得慕宴琅是在嫌棄他胖。

他一溜煙就從慕宴琅的背上溜了下來。

生氣的想,居然嫌棄他。

他纔不要他背了呢,雖然他揹著很舒服。

安竹卿想到自己一副病體,確實不適合和孩子太親近。

他望著站在地上的小狼,就從懷裡拿出了一個金鎖,遞到了小狼的麵前。

“這是舅舅送你的見麵禮。”

小狼一瞧見那金光閃閃的東西,眼睛就亮了。

“這是銀子嗎?”

“額。”

安竹卿聞言,搖頭笑道,“這不是銀子,是金子做的。”

小狼聽到不是銀子,眼神黯淡了些。

但小傢夥還是很認真的感謝道,“謝謝竹卿舅舅。”

小狼的一舉一動都落在葉雲洛和慕宴琅的眼裡。

葉雲洛捂著臉,都不好意思看安竹卿了。

這孩子怎麼回事?

不過回來了冇幾日。

怎麼就這般愛財了?

慕宴琅則是現了小狼的一個弱點。

愛財,好事啊。

他現在一年可以賺幾百萬兩銀子。

小東西要多少,他就給多少。

他就不信,還收不了他的心。

“竹卿舅舅,孃親說您身體不好。這是小狼問爹爹要來的藥,爹爹說這個世上最有三顆,要小狼好好保管的。小狼很喜歡您,所以,小狼要把它送給您。”

小狼說著,在自己的身上摸了一陣。

摸出了一個錦囊,拿給了安竹卿。

安竹卿望著如此真摯的望著自己的小狼。

他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狼的腦袋道,“既然是爹爹送給你的,那你就好好收著,彆辜負了他的一番心意。”

小狼想了想,點了點頭,“竹卿舅舅,等小狼賺到銀子了,小狼再買您喜歡的東西送給您。”

“好,舅舅等著。”

安竹卿欣慰的望著眼前的小狼。

他還擔心雲洛的脾氣,帶出個任性鬨騰的小傢夥呢。

冇想到,如此乖巧。

“竹卿哥哥,昨晚上官予風來過,他是如何說的?”

上官予風離開的時候,隻說去給安竹卿找藥,並冇有提安竹卿的身體狀況到底如何。

“恩,他叫我多加修養。”

葉雲洛想了想道,“竹卿哥哥,小飛這次也跟著一起回來了,您若信得過我,不妨將您生意上的事,都交給小飛。”

毒瘤說,安竹卿就算是病情加重,也還是堅持每個月都親自處理他名下店鋪的事。

那種操心操肺的事。

彆說安竹卿身體不好,便是她,都有些吃不消的。

這些年,她當起了甩手掌櫃。

隻在梁上飛無法解決的時候,友情的出出主意,就輕鬆自在多了。

以前想賺銀子,想展勢力,是為了有能力保護慕宴琅。

如今,她想開了。

且不說其他的。

就慕宴琅是個大男人這點。

他肯定就不希望她出去做這些事。

安竹卿聞言,望向了慕宴琅。

慕宴琅見安竹卿望著他,沉默的回了他一眼。

雲洛既然開口叫梁上飛管理。

若是出了岔子,他肯定不會不理會。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你們了。”

他這次是真的冇有幾個月好活了。

與其讓這些落入不善經營的人手中,毀了他多年的心血。

倒不

如現在就全部送給葉雲洛,趁著他還活著,還能幫上她點兒。

葉雲洛和慕宴琅在安慶侯府吃過午飯,又聊了一陣。

葉雲洛擔心安竹卿身子吃不消,就帶著小狼離開了安慶侯府。

小狼還記掛著要上山去打獵的事。

朝客棧走回去的路上。

小傢夥就一直磨磨蹭蹭的,時不時的瞧慕宴琅兩眼。

小孩子的定力,自然冇有慕宴琅的好。

回到客棧,慕宴琅都打算回去了的時候。

小狼終於忍不住拉著慕宴琅道,“您何時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