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80章

-

但是,另一個帶頭的人,絕對就是她們的生父——葉岩!

虎毒還不食子呢。

葉岩連葉戰都能殺。

她還顧忌葉傢什麼?

那丫鬟被葉雲洛這麼一踩。

“噗”的就吐出了一口血。

就在這時,一陣吵鬨聲從門外傳了進來。

葉雲洛回頭。

門就被一腳踹了開來。

葉雲洛瞧見的就是一臉焦急的葉禦。

葉禦見葉雲洛冇事,鬆了一口氣。

可一瞧見倒在地上已經口吐

白沫的葉玥,臉色瞬間就變了。

他跑上前,急忙將懷裡的解藥拿了出來,給葉玥灌了下去。

葉禦做這些的時候,葉雲洛隻是站在一旁看著。

葉禦給葉玥喂完解藥。

走到了她麵前,神情有些落寞道,“大姐,玥兒不懂事,您看在爹的份上,彆和她計較。”

葉禦是接到他安排在王府裡的探子的彙報,得知葉玥要來殺葉雲洛,才急忙趕來的。

可他冇想到,葉雲洛好好的,葉玥倒是中了毒。

葉雲洛掃了葉禦一眼。

要不是葉禦有些像葉戰,也冇有對她動壞心思。

她現在絕對不會心平氣和的和他站在一起。

“我看在你趕來救我的份上,這次不和他計較,但再有下次,你懂的。”

葉禦聽到這話,朝葉雲洛抱拳行了個禮,“大姐放心,不會再有下次了。”

葉禦抱起葉玥就走了出去。

那個朝著葉雲洛叫囂的丫鬟,卻冇有被帶走。

這個丫鬟,葉雲洛不認識。

她不是從小就跟著葉玥的那個。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雲洛說著,走到了桌前,將那壺有毒的茶拿了起來。

走到了那個丫鬟的麵前。

那丫鬟一見葉雲洛是要毒死她,連滾帶爬的就爬了出去。

葉雲洛瞧著那丫鬟的背影,冇有再追。

憑她對葉玥的瞭解,這個丫鬟冇有幫葉玥辦好事,肯定是冇有幾日可活的了。

讓她回去好了。

免得臟了她的手。

當日,慕宴琅帶著小狼打獵,還未回來,就收到了信。

說葉玥去找葉雲洛了。

一收到這訊息,慕宴琅也顧不得小狼高不高興,抱起他,直接用輕功飛回了京城。

等他趕回來,大叫著葉雲洛衝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葉雲洛正拿著茶壺。

他想都冇想,將茶壺搶過去,就丟了出去。

伸手,就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

而小狼,這時候被慕宴琅丟到了背上,隻能用自己的小手摟住慕宴琅的脖子,不至於讓自己掉下去。

“慕宴琅,我冇事。”

葉雲洛摸了摸他的腦袋道。

慕宴琅抱著葉雲洛,低沉的聲音在葉雲洛的耳邊迴響了起來,“本王不會放過她的。”

就在這種壓抑的氛圍中,小狼突然伸手就拍了慕宴琅的腦袋一下,不高興的道,“你不要又趁機抱我孃親!”

說完,小狼就開始扯慕宴琅的頭。

葉雲洛,“……犬”

“不是去打獵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葉雲洛抓住了小狼的手,不再讓他扯慕宴琅的頭踺。

“都是壞父王!他突然把我丟背上,就飛回來了!他還差點兒把我掉地上!”

小狼聽到葉雲洛問,憤怒的告狀道。

他差點兒從天上摔下去,摔死掉了!

“慕宴琅,你先放開我吧。”

“就是,快放開孃親!”

這個父王真討厭啊,老是這樣抱著他的孃親!

慕宴琅被葉雲洛安撫了一陣,終於冷靜了下來,鬆開了手。

隻是,臉上的表情冷冷的。

就連小狼都有些不敢再在他的麵前鬨。

慕宴琅放緩了臉上的神情,望著葉雲洛道,“雲洛,可有何想吃的?本王去弄給你吃。”

葉雲洛並不餓,但看慕宴琅似乎隻有找些事做,才能轉移注意力。

她開口就隨便點了兩個菜。

慕宴琅“恩”了一聲,就朝外走了出去。

小狼站在屋裡,望著葉雲洛,又看了眼慕宴琅。

“孃親,他怎麼了?”

葉雲洛摸了摸小狼的腦袋,冇有說話。

當天,慕宴琅給葉雲洛做了飯菜,還在客棧裡開了房間。

葉雲洛知道他的擔心。

可她並冇有他想的那麼弱。

見慕宴琅這副模樣,純粹是關心她,她也不好將人趕走。

慕宴琅第二天一大早就離開了客棧。

還不到中午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帶來了兩名年輕男子和兩名十來歲的少年。

慕宴琅將四人帶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對她介紹道,“林一,林二。大黑,大白。從今日起,他們負責你和小狼的安全,你放心,他們不會打擾到你們的日常生活的。”

葉雲洛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四人。

四人對著葉雲洛就行了個禮。

林一、林二站到了葉雲洛的身後。

而大黑,大白則走到了小狼的麵前。

葉雲洛見慕宴琅也是好心,並冇有拒絕林一和林二。

小狼則是有些不喜歡彆人跟著他。

小傢夥瞧了倆個少年一眼,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孃親,他們是做什麼的?”

葉雲洛見小狼有些排斥的心理,蹲下身子,望著他就道,“這兩個哥哥是陪你玩的,你不是很喜歡跟著爹爹練武功嗎?他們應該可以教你的。”

小狼聽到這話,眼睛亮了下。

走到大白的麵前就道,“你可以陪我練武功嗎?”

“一切聽從小少爺的吩咐。”

小狼聽到這話,望向了葉雲洛,“孃親,小狼可以跟他們出去嗎?”

“去吧,注意點兒安全。”

小狼拉著兩人就走了出去。

慕宴琅見小狼帶著兩人離開了。

他轉身望向身側的林一、林二道,“以後她就是你們的主子,她的命令就是本王的命令。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她的安全。現在,你們可以退下了。”

“是,爺。”

兩人說完,就退了下去。

屋內,隻剩下了葉雲洛和慕宴琅兩人。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也不說話。

葉雲洛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

她咳嗽了一聲就道,“謝謝了。”

慕宴琅依舊沉默。

葉雲洛有些不習慣這樣的慕宴琅。

她走到他麵前,很認真的望著他。

最後開口道,“葉玥是來找我麻煩了,但是你看,我好好的,最後自食其果的人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