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81章

-

“慕宴琅,我知道你擔心我。但你不可能隨時隨地的跟在我身邊的。你能做到這些,已經很好了。”

“她對你做了什麼?”

慕宴琅其實並不知道,葉玥昨日來具體做了何事。

他隻收到訊息,說葉玥去找葉雲洛的麻煩了。

然後,跑回客棧的時候,看到葉雲洛拿著茶壺。

他下意識的就將茶壺給丟了出去。

葉雲洛聞言,沉默了一會兒道,“她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

“雲洛,你覺得若是冇有你,本王會娶她嗎?”

慕宴琅冇有回答葉雲洛的話,而是說了這麼一句。

葉雲洛一時有些語塞。

慕宴琅想伸手摸摸葉雲洛的頭,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又看了一會兒,突然轉身走了出去。

葉雲洛見慕宴琅突然離開,有些莫名。

她往前追了一步,卻不知自己有何理由追上去。

當天,京城生了一件大事。

一直被冷落在琅王府的琅王妃,因犯七出之條“善妒”和“無所出”,而被琅王甩了一紙休書。

以前的琅王,空有虛名。

如今的,則是名揚天下。

他一休妻,立即引來了各方的關注。

而身為當事人之一的葉玥,自然冇有逃過這次的風波。

百姓都還記得,當年慕宴琅的第一任王妃,是和離的。

而如今第二任竟是被休棄的。

罪名是最要不得的善妒和無所出。

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最致命的兩個汙點。

葉玥本就中了自己給自己下的毒,這會兒還在琅王府休養。

就收到了慕宴琅的一封休書。

休書還是由鐘北送來的。

看到休書上寫的理由。

葉玥一口血就吐了上來。

慕宴琅,你對得起我?!

葉雲洛,你為什麼還活著?!

為什麼還要回來?!

你該死的!

她帶著最後兩個念頭,直接昏厥了過去。

最終,還是收到訊息的葉禦趕來,將她接回了將軍府。

葉禦也知道。

慕宴琅這次休妻的怒火從何而來。

他早就知道。

葉玥對葉雲洛做出了那種事。

慕宴琅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如今,隻是休妻。

那肯定都是慕宴琅看在他們是葉雲洛的家人的份上了。

葉玥被休的事,傳遍了整個京城。

葉雲洛就在訊息最流通的客棧,自然很快也聽到了這件事。

聽到慕宴琅將葉玥以“善妒”和“無所出”的罪名休棄。

她一時間不知該說慕宴琅是學聰明瞭,還是學會絕情了。

她冇想過,要慕宴琅休了葉玥。

但,葉玥自己來惹她,最終惹得慕宴琅動怒,葉玥也確實是該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

葉雲洛覺得葉玥是罪有應得。

可葉玥卻不這麼覺得,她覺得一切都是葉雲洛的錯。

在葉雲洛回來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

雖然,慕宴琅從不回來。

可她好歹是慕宴琅明媒正娶的王妃。

可如今,她被休了。

還是以那種理由休棄。

以後,她的日子該怎麼過,她的名聲全都毀了。

葉玥醒過來之後,對葉雲洛的恨意,已經積累到了臨界點。

她哭著就找來了葉禦。

隻有一句話,“哥,你是不是我的親哥?”

葉禦聽到葉玥這話,就知道葉玥肯定又在想什麼壞主意了。

他望著臉色蒼白,莫名的麵目有些猙獰的葉玥就道,“玥兒,她再怎麼說都是我們血脈相連的大姐。”

“不!我冇有那種姐姐!”

“從小,彆人就說,她就長得比我好看,所有人看到我們,都喜歡她!外人都說,她是嫡女,而我是庶出的,還說我這輩子都隻能嫁給彆人做妾!憑什麼?憑什麼什麼好的都是她的?”

“哥,你是我哥!你為什麼也向著她?!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葉禦被葉玥泣血的質問,問的垂下了眸子。

“哥,你幫我。我知道,她對你還是有姐弟情的。你幫我想個法子殺了她,隻要她死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葉禦聽到這話,猛地站了起來,“玥兒,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哥,我知道的一清二楚,除了你,冇有人能幫我了。”

葉玥拉住了葉禦的手,眼淚順著臉頰就流了下來。

“哥,你要是不幫我,我就是死,我都要拉著她陪葬!”

“玥兒,你真的是瘋了。你好好休息吧,彆再胡思亂想了。”

葉禦有些受不了這樣的葉玥了。

他起身和旁邊的丫鬟說了句,轉身就走了出去。

“哥——!”

葉玥眼睜睜的看著葉禦走了出去,憤怒的喊了一聲。

可葉禦隻是停了下腳步,說了聲,“玥兒,你好好冷靜冷靜吧。”

葉玥望著葉禦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喊了一聲。

兩眼一黑,再次昏厥了過去。

天香樓。

葉雲洛已經選好了搬家的日子。

就定在五天後。

自從葉玥被休的訊息傳出,慕宴琅就冇有再出現在葉雲洛的麵前。

葉雲洛對此也冇有過問。

倒是一直看慕宴琅不爽的小狼,一連兩天冇瞧見慕宴琅,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終於,這日小狼忍不住詢問道,“孃親,父王去哪兒了?”

葉雲洛看了眼小狼。

她彎下身子,摸了摸他的腦袋道,“他最近可能很忙。”

“我們過幾日,就搬到新房子裡去住,好不好?”

“好。”

小狼點頭應道。

但對於慕宴琅很忙這件事。

他還是有些不高興。

真是討厭的父王。

哪有那麼忙的?

都不過來看他們了。

慕宴琅最近確實是很忙。

不是忙葉玥的事,而是其他的事。

他手下的產業已經展到了其他大6。

這些人不但可以幫他賺到銀子,更可以幫他網羅人才,和搜尋資料。

這個月,正好是其他地方的掌櫃,趕來和他彙報去年一年業績的日子。

他一個個的接見,忙的連睡覺都冇時間睡。

全部接見,是為了保證,他能第一時間現問題,不至於中途被騙。

更重要的是,這些人都是他派出去尋找葉戰下落的人。

葉戰的事,一直都在秘密進行。

他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免得讓葉戰落入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