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84章

-

葉雲洛的匕在次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這時候的葉玥就像是瘋了一般,也不顧脖子上的匕,一個轉身就朝葉雲洛襲擊了過去。

葉雲洛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在葉玥張嘴就要咬她的時候,她一刀捅了進去。

葉玥難以置信的望著插在她胸前的匕。

她敢這般瘋,不過是仗著葉雲洛不敢殺她。

她是肯定葉雲洛不敢殺她的。

畢竟,葉雲洛小時候雖然不在意,但還是想得到葉岩的喜歡的。

她利用這個條件,不知挑釁過葉雲洛多少次。

葉雲洛看著葉玥的震驚的臉,不動聲色的將正好捅在她心臟處的匕,拔了出來。

頓時,鮮血濺了出來,濺了一地。

那些,步步緊逼著葉雲洛,想救葉玥的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在場,冇有一個人敢相信,葉雲洛居然敢殺葉玥。

葉雲洛的反應度比那些人都快。

她背起冇有武功的晴姨娘,拉上葉衛就跑了出去。

等眾人回過神,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瞪著眼睛,死不瞑目的葉玥。

葉雲洛將晴姨娘和葉衛都帶回了新家。

她剛回到家。

就撞見了香兒。

香兒看到一身是血的葉雲洛,再看葉衛和晴姨娘身上都是傷。

她嚇得就叫了起來,“小姐,你怎麼了?”

“快去找上官予風。”

葉雲洛冇有受傷,就算是傷也是皮肉傷,並不打緊。

倒是晴姨娘冇有武功,被葉玥那麼一打,半條命真的就冇了。

香兒聞言,急忙跑去裡麵找上官予風。

葉衛這時候還撐著。

他站在原地,看著葉雲洛,欲言又止了好幾次。

最終,開口道,“大姐,二姐是我殺的,我這就去投案自去。”

葉雲洛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隨即,拉住了就要往外走的葉衛。

“這時候,你搗什麼亂呢!給我乖乖的待屋裡去,好好的養傷。”

葉雲洛敢殺葉玥,就已經想好了退路了。

大不了帶著小狼離開這

裡,隱姓埋名的過日子。

“大姐……”

“晴姨娘就你一個兒子,你去幫我頂罪,你讓她怎麼活下去?你要還知道我是你大姐,你現在就給我進屋去!”

“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會有事的。”

“這世上,能要我命的人,還冇有出世。”

“更何況,人是我殺的,就算官府真的找上我,我也是自衛殺人!”

葉玥敢光明正大的要她的命。

還想來一招甕中捉鱉,毀屍滅跡。

不就是仗著葉岩的權勢嗎?

她冇人靠,她總能跑路!

得知訊息的上官予風很快就趕了出來。

看到葉雲洛渾身是血,他也是愣了一下,急忙上前檢視。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都快把她衣服脫了。

她急忙伸手攔住了他,“上官予風,我知道你是大夫,但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我冇受傷。”

上官予風被這麼一說,搭在葉雲洛身上的手,也是一僵。

隨即,收了回去。

“上官予風,小衛和晴姨孃的傷都比我重,你快去幫他們看看吧。”

上官予風看了葉雲洛一眼,見她真的冇受傷。

這才轉身,叫上了這幾日已經回來服侍葉雲洛的小培,去給葉衛和晴姨娘療傷。

見人都走了。

葉雲洛將林一和林二叫了出來。

她今天算是看到慕宴琅送她的兩個人武功有多高了。

他們完全就是殺人於無形的角色。

“今天辛苦你們了。你們先下去休息吧,還有今日的事,不要告訴慕宴琅。”

“是。”

兩人異口同聲的應了聲,就退了下去。

完全像是葉雲洛的影子。

葉雲洛這時,看了看自己,現自己身上都是血。

她得趕緊洗洗才醒,這要是被小狼看到了,還不得把孩子給嚇到。

小狼這時候不在家。

自從有了大白、大黑,小狼這幾天大部分的時間,就都在和他們玩。

不是在練功,就是往外麵跑。

有兩人陪著,葉雲洛也是放心的。

葉將軍府。

王若娘是知道葉玥找葉衛和晴姨孃的麻煩的,她冇參與,就是為了日後,葉岩怪罪下來的時候,她可以在一旁幫襯,求情。

因此,這日,她還特地的出了門,當做自己不知道此事。

等她回來的時候,看到氣氛壓抑的府邸,還有神情憔悴,冷漠的站在她麵前的葉禦時,她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隨即,就聽葉禦道,“娘,玥兒死了。”

王若娘聽到這話,隻覺得兩眼一黑。

她身側的丫鬟即使扶住了她。

她纔不至於昏倒。

王若娘衝上前,就抓住了葉禦,聲音嘶啞的道,“誰,是誰乾的?”

她冇有問葉玥是如何死的,而是問是誰乾的。

葉禦聽到這話,眼神中的疲憊更甚。

“娘,你早知道妹妹想做什麼的。”

“你為什麼不攔著她,還讓她亂來,我不過是出去了一趟。”

王若娘聽到葉禦這話,突然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現在你妹妹死了!你就在這和我說這話?!”

葉禦的臉被打的都腫了起來。

他沉默的看了王若娘一眼,“爹那兒,我已經派人去送信了。娘,這麼多年了,你想要的都有了,你為何就不能放過大姐她們呢。”

王若娘聽到這話,心裡狂跳了一下,眼中也出現了一絲慌亂,隨即大罵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這個不孝子!我怎麼會生出你這種胳膊肘往外拐的孽子!”

葉禦冇有再理會她,而是和她身側的丫鬟道,“扶老夫人回房休息。”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還是我的兒子嗎?你是想軟禁我嗎?”

王若娘大叫著,絲毫冇有了在葉岩麵前的溫柔體貼。

葉禦隻是覺得累。

他今年已有二十歲,這麼多年,他一直未娶妻,就是擔心,娶了個妻子回來,要是讓他娘哪裡不滿意了,會在家裡鬨出事來。

葉府。

葉雲洛清晰乾淨,小狼剛好回家。

小狼一回來,就將從街上買來的東西,給了葉雲洛。

“孃親,這是送您的。”

小狼拿著一支珠釵道。

他出去逛街,有看到很多人的頭上都戴著漂亮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