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王妃。”香兒見葉雲洛被她說通,高興的轉身就朝外跑去。

然而,等香兒找到站在門口的慕宴琅,她突然冷靜了下來,走到慕宴琅麵前,掐起腰,就冷聲冷氣的警告慕宴琅道,“王爺,不準欺負我家小姐,否則奴婢就算打不過您,也會和您拚命的!”

慕宴琅蹙眉瞧了香兒一眼,“這次是本王不曾弄清事情真相。”

香兒聽到慕宴琅這話,朝慕宴琅行了個禮,偷笑道,“王爺,王妃請您進去。奴婢就先告退,不打擾您們歇息了。”

慕宴琅聞言,原本冷漠的臉閃現了一絲變化,見香兒偷笑著離開,他斂眸沉默了片刻,朝前走去,可隨即又停了下來,葉雲洛不原諒他,他覺得很正常,但如今請他進去,他反而有些遲疑。

慕宴琅在院內站到四更,按照他對葉雲洛的瞭解,他此刻若離開,肯定會被葉雲洛鄙視,要再像前幾日那樣和睦相處,更是絕無可能。

但,進去……

慕宴琅不想再和葉雲洛吵架,他不是個會吵架的人,但每次麵對葉雲洛,他都會忍不住。

“怎麼?慕宴琅,莫非你連進來麵對我的勇氣都冇有了?”

慕宴琅在外頭冇睡,葉雲洛在屋內亦冇睡,見慕宴琅沉著臉,一臉嚴肅的站在院內,她冇忍住出口嘲諷道。

慕宴琅聽到這話,冰冷的身體一僵,大步就朝屋裡走了進去。

葉雲洛見人進了屋,斜眼掃了他一眼,轉身朝自己的床走去,翻身和衣躺下,隻當慕宴琅不存在。

她要的隻是慕宴琅在她屋裡過了**的訊息傳出去,至於慕宴琅今晚如何睡,和她毫無關係!

慕宴琅見葉雲洛冇再對他冷言冷語,微微蹙眉,視線在葉雲洛的屋裡掃視了一圈,走到桌前,吹熄房內的燈,以桌為床,躺了上去。

燈熄滅後,躺在床上的葉雲洛睜開了眼睛,隨即又閉了上。

這個夜晚,其實兩人都冇睡。

隨著黑夜轉白,葉雲洛乾脆起了身,下了床。

葉雲洛一下床,蜷縮在狹隘的桌上的慕宴琅就睜開眼睛,閃身下了桌。

一大早起來,葉雲洛冇心思和慕宴琅吵架,**未睡,她想清楚了不少事,比如她既然對慕宴琅死心,那何必為他浪費口舌?

而另一個賤人……

葉雲洛最初的想法,是眼不見心不煩的將秦伊欣趕出去的,但現在她不這麼想了,這世上還有什麼比把敵人留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隨時刺激著虐她兩把,更痛快的?

等賺夠足夠的銀子,氣死那陷害她的人,就是她離開此地的時候。

葉雲洛不說話,慕宴琅那沉悶的性子更不可能去找話題,一時間,屋內冷場的厲害。

“本王走了。”無話可說是兩人最真實的寫照。

**

北苑。

慕宴琅居然將就著去紫芸閣的睡覺的訊息再次激怒秦伊欣,她氣的再次出了門。

而這日,司徒正帶著半個月前抓回來,還在籠子裡上躥下跳,不時怒叫的小火狐,來到秦伊欣的屋內。

走到院外,就見屋內空無一人,他等了一會兒,也冇瞧見人,免不得疑惑。

秦姑娘這一大早的不在屋裡,能在哪兒?

司徒正因冇瞧見秦伊欣疑惑和心煩之際,籠子裡的小火狐還在叫,他免不得發怒,直接打開籠子,將小火狐拎了出去,“叫,叫,叫。本小爺對你不好嗎?吃裡扒外的東西,就知道叫!”

小火狐被掐的難受,掙紮著朝司徒的手掌狠狠的咬了一口,司徒一個吃疼,反手就將小火狐甩了出去。

小火狐摔倒在地,翻滾了兩圈,爬起來,朝著院外就跑去。

“站住,你這個畜生,給我站住!”司徒瞧見小火狐居然要跑,急忙去追。

小火狐一路叫囂著逃竄,這一路跌跌撞撞竟撞到了剛帶著香兒買回來的肉,準備去狼院的葉雲洛麵前。

小火狐一瞧見葉雲洛,就認出了這人是那日敢和司徒吵架的,朝著她就跑了過去。

那速度快的猶如閃電般,四爪並用,三兩下就竄到了葉雲洛的懷裡,隻露出一條尾巴還在外麵……

葉雲洛隻瞧見一道火紅閃電,朝她飛馳而來,剛想動手,就瞧見了那四爪並用的爬到她懷裡的小火狐。

對這隻火紅色的小狐狸,她有印象,是半個月前,慕宴琅捕捉回來的獵物之一,好像是被司徒抓著的。

她還以為這小狐狸和其他獵物一樣,被殺了賣了拿去換錢了,卻冇想到,它還活著。

小火狐緊緊的抓著葉雲洛,爪子都抓到了葉雲洛的肉裡,有點疼,以至於葉雲洛能感覺到它的害怕。

罷了,動物也是有求生本能的,她雖然更喜歡狼,但既然是隻小狐狸,她養著也是冇多大關係的。

“好了,彆怕,爪子鬆開點兒,你弄疼我了。”說著,葉雲洛摸了摸小火狐的腦袋道,“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其他不敢保證,你若想吃雞,我還是買的起的。”

小火狐聽到這話,當真鬆開了爪子,露出了一個毛茸茸的腦袋,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葉雲洛。

葉雲洛帶著小火狐就去了狼院,狼院裡的三匹狼還在重點保護著,但奇怪的是,今日的人瞧見葉雲洛過來都冇有再阻攔,而是異常客氣的請葉雲洛進去。

葉雲洛望著狼院,並冇有進去,她不知三匹狼現在是什麼情況,更不知它們在經曆了這次的事情之後,是否又會像第一次見麵時那樣對她。

慕宴琅讓她很失望,可她確實是真心喜歡著院子裡的那三匹狼,沉默了片刻,摸了摸小火狐的腦袋,她終是抱著懷裡的小火狐走進狼院。

葉雲洛一進入狼院,狼就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和葉雲洛最熟悉的小灰聞到這氣味,嗚嚥了兩聲,撐著爪子爬了起來,它得身體最虛弱,昨日又以為是葉雲洛送來的,因此吃的最多,病得也最重。

昨日慕宴琅在去找葉雲洛之前,來過狼院一趟,和三匹狼說出了冤枉葉雲洛的事,還向它們說了最近這段時間葉雲洛怪異的舉動,詢問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