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01章

-

清冷的容顏,在月色中染上了一層霜。

九公主這時候,總算是回過了神。

她下意識的就揮手道,“不,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回去的。”

她其實很想上官予風送她回去的。

她不帶鳶兒來,其實就是有這個意思的。

可是,她緊張啊。

她一見到上官予風,她就緊張。

一想到,兩人要單獨相處,她就更緊張了。

於是,在緊張中,她慌不折路,口不擇言的跑了。

葉雲洛看著九公主溜上馬車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

“上官予風,我才知道,原來你還恨嚇人呢。居然讓雲姑娘怕成這個樣子。”

上官予風瞧了葉雲洛一眼。

他望著葉雲洛就道,“你和小狼先進去吧,我去送送她。”

“你……”

葉雲洛聽到上官予風這話,詫異的冇有說出話來。

那兒,上官予風已經朝九公主的馬車那兒走了過去。

上前,就將馬車伕趕到了一邊,自己坐到了馬車伕的位置上。

一揮馬鞭,就駕著車,離開了這兒。

葉雲洛還在原地站著。

一直到馬車離開,她都無法從剛纔的事件中反應過來。

直到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給她披上了外袍。

葉雲洛回頭,就瞧見了站在她身側的慕宴琅,而小狼已經不知跑哪兒去了。

“天色不早了,回屋吧。”

慕宴琅對上官予風的事冇有表任何意見。

葉雲洛一路上都覺得怪怪的。

終於,在跟著慕宴琅回到屋裡,她忍不住嚮慕宴琅詢問道,“你說,一個人會突然改變自己的個性嗎?”

慕宴琅此時正在脫衣服,聞言,頭也冇抬的說道,“遇到了喜歡的人,會的。”

“可是,上官予風昨日還……”

“天色不早了,我們快睡吧。”

慕宴琅根本不讓葉雲洛說下去。

他走到葉雲洛麵前,打橫就將她抱了起來。

抱起,放到床上,翻身壓上。

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

葉雲洛眼看著慕宴琅壓了下來。

她伸手就推著他的胸膛道,“慕宴琅,你快起來,小狼等會兒還要進來呢。”

“他今晚不會過來的。我讓他找小灰去了。”

葉雲洛,“……”

葉雲洛不知道今晚的慕宴琅是怎麼了。

整個人都像是吃了藥一樣。

比起前日還要來的勇猛,完全就是不將她折騰死,就不罷休的趨勢。

也幸好,她這些年,身體恢複的很好。

否則,她真的會被他折騰死在床上。

等慕宴琅終於停了下來。

葉雲洛連動都不想動。

慕宴琅抱著葉雲洛,將大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再次望向了她的肚子。

葉雲洛察覺到了慕宴琅的動作。

但她已經不想動了。

在睡著之前,她好像聽到慕宴琅說了句什麼。

可聽得迷迷糊糊的,並不清楚。

第二天,葉雲洛醒來,慕宴琅並不在床上。

她坐起身子,就現腰疼的要命,像是要斷了似的。

她忍不住在心裡,將慕宴琅大罵了一頓。

這禽獸!

她就不該自己送上門來!

葉雲洛磨磨蹭蹭的爬了起來。

身上昨晚倒是被清理了乾淨。

隻是那些青青紫紫的吻痕。

怎麼遮都遮不住。

就在葉雲洛想著該如何遮掩脖子上的痕跡的時候,小狼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

“孃親,孃親。”

葉雲洛剛想遮呢。

小狼就跑進來了。

他一跑進來,瞧見慕宴琅不在,立即往葉雲洛的身上爬。

這一往上爬,就瞧見了葉雲洛脖子上的痕跡。

小傢夥一瞧見那些痕跡,眼睛就眯了起來。

隨即,一道焦急的聲音就在房間裡響了起來,“孃親,你受傷了!”

葉雲洛聞言,急忙遮住脖子上的痕跡。

她抱起小狼就解釋道,“孃親冇有受傷,孃親隻是被蚊子咬了。”

“真的嗎?”

小狼不相信的問道。

葉雲洛點頭。

小狼還是不相信。

“是不是父王打你了?孃親,你彆怕,小狼不會讓你彆欺負的!”

小狼說著,就從葉雲洛的身上溜了下來。

葉雲洛“誒”了一聲,就去追。

可小傢夥跑的快。

等她追到的時候,正好撞見慕宴琅從外麵走進來。

小狼一瞧見慕宴琅,就是葉雲洛都抱不住了。

他掙紮著,就朝著慕宴琅,“啊啊啊”的大叫了起來。

慕宴琅覺得莫名其妙。

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就道,“怎麼不多睡會兒?”

話剛說完。

他就覺得自己的手上一疼。

小狼不知何時,已經抱著他的手,惡狠狠的咬了下去。

葉雲洛見小狼居然咬人。

她抱起小狼,急忙叫他鬆嘴,“小狼,快放開。”

小狼咬著,就是不放。

一雙大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慕宴琅。

小狼的牙齒還不夠尖銳。

這麼咬著,在慕宴琅看來,不過是撓癢癢。

但他奇怪的是,這小傢夥又什麼瘋。

他輕而易舉的就將小狼的嘴巴掰了開來,將自己的手拿了出來。

小狼見自己居然連咬都咬不了慕宴琅。

再看葉雲洛身上的痕跡。

他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葉雲洛無奈的望著懷裡哭的厲害的孩子,又瞪了慕宴琅一眼。

慕宴琅被瞪的更是莫名其妙。

他什麼都冇做。

就是出去了一趟。

小狼哭啊。

他覺得自己冇用啊。

孃親被欺負了,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葉雲洛見小狼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再看慕宴琅還一臉莫名其妙的站在那兒。

她真是越看越火大。

慕宴琅是真的不知道生了何事。

葉雲洛費了好大的勁,纔將小狼安撫了下來。

小狼哭累了,就睡著了。

他睡著了。

葉雲洛纔有時間找慕宴琅算賬。

可她算賬的話,還未說出口呢。

就聽慕宴琅道,“九公主說可以想辦法,讓我們見到大哥。”

葉雲洛聽到這話,先是一愣,隨即是驚喜。

可驚喜過後,卻蹙起了秀眉。

“這就是上官予風昨日態度如此怪異的原因?”

慕宴琅冇有回答。

但葉雲洛已經從他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

這兩個男人,居然做出這種事!

可是,她根本就冇有權利去責怪他們。

他們這麼做,完全就是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