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07章

-

一天下來。

葉雲洛雖然和趙巧兒無法交流。

但葉雲洛從中可以看出,這趙巧兒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子。

可越是這樣,她越覺得不高興。

當天傍晚,葉雲洛才帶著小狼和九公主、趙巧兒告彆,回到了住處。

慕宴琅早就在等著她了。

隻是,見她回來,也冇有問。

而是,讓她和小狼先洗漱,吃飯。

當晚,葉雲洛將小狼安撫著睡著了。

慕宴琅就進來點了小狼的穴道。

將小狼抱到了隔壁的屋子。

讓小灰在屋裡守著他。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走進來,心情還是不怎麼高。

慕宴琅見狀,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脫了衣物,就上了床。

他摟著葉雲洛詢問道,“怎麼了?今日的事,進展的不順利嗎?”

“慕宴琅。”葉雲洛叫了慕宴琅一聲,靠在了他的懷裡,悶聲道,“大哥好像有在派人保護我。他既然還在意我,為何不肯和我相認呢?”

慕宴琅聞言,摸著葉雲洛的頭,安撫著她的情緒道,“說說看,是怎麼回事兒?”

於是,葉雲洛將今日遇到的事都說了。

“那名小將朝我抱拳的姿勢,是大哥明,用來判斷是否是自己人的標誌。”

葉戰說過,行軍打仗,就怕遇到細作。

所以,他手下的人,必須嚴格訓練。

有可以讓他一眼就認出是否是自己人的標誌。

雖然,抱拳隻是一個特彆細小的細節。

但,就是這種細節,最能判斷是否是自己人。

“雲洛,或許他有自己的難處。”

慕宴琅也猜不透。

葉戰為何不願回去。

為何不願和她們相認。

但他相信,葉戰這麼做,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或許見到葉戰之後,她們可以考慮暫時離開這兒。

“慕宴琅,你都不知道,我今天見到那位趙姑娘了。”

“我看不出她有什麼壞心眼,大哥還教了她南慕國的語言。”

“你說,大哥是不是真的打算和竹卿哥哥就那樣算了。”

“我以前是覺得無法接受。可這麼多年了,我是看著竹卿哥哥是如何過來的。”

慕宴琅拍了拍葉雲洛的背,“彆想了,雲洛,等見到大哥,他願意和我們說清楚,一切就都會有答案了。”

葉雲洛聞言,緊緊的抱住了慕宴琅。

他也經常上戰場。

這兩年是冇仗打了。

要是以後,又要打仗。

他是否也會這樣莫名其妙的失蹤。

等她找到他的時候,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其他的女人。

慕宴琅見葉雲洛的情緒有些不對勁。

不由得詢問道,“雲洛,怎麼了?”

葉雲洛搖了搖頭。

“慕宴琅,我是真的喜歡你。你不要對不起我。”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話,捧著葉雲洛的臉,直接親了下去。

葉雲洛伸手抱住了他,整個人纏了上去。

葉雲洛在害怕。

看到像她大哥這種人,都可以離開這麼多年。

讓竹卿哥哥一個人在京城苦等。

她就莫名的覺得害怕。

她和慕宴琅分分合合這麼多年。

她真的再也輸不起了。

今晚的葉雲洛,熱情中竟帶著一種絕望。

這讓慕宴琅有些擔心。

他隻能更努力的去安撫她的情緒。

這種不安,他以前也是有的。

甚至比葉雲洛來的還強烈。

可自從葉雲洛回到他身邊之後,他的不安已經減輕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以前,都是慕宴琅纏著葉雲洛。

可今晚,卻是葉雲洛一直纏著慕宴琅,不讓慕宴琅睡。

慕宴琅是擔心她的身體。

然而,葉雲洛一直擦槍走火,蛇一般的纏著他,對他進行限製級挑撥……

結果,就是兩人大戰了一晚上。

一直到天亮。

葉雲洛才睡著。

慕宴琅這時候才能起身,清理戰場。

將一切處理完畢。

看著天已經差不多快亮了,就去隔壁將小狼抱了起來。

自從葉雲洛開始和慕宴琅和好以後。

小狼養成了一個習慣。

那就是,每天醒來第一件事,下意識的找葉雲洛。

這日清晨,小狼還是和以往一樣。

看到自己的孃親就在身邊,小傢夥鬆了口氣。

可隨即,他就看到了葉雲洛脖子上的吻痕。

他瞧見這痕跡,心頭一跳,拉開葉雲洛的衣領一看,嚇得一下子就哭了起來,“孃親,孃親,誰又打你了?!”

“我明明一晚上都和你睡在一起,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葉雲洛被小狼的哭聲吵醒了過來。

她強撐著睜開眼睛,就瞧見小狼趴在她的身上哭的傷心欲絕。

“小狼,怎麼了?”

葉雲洛的睡意瞬間消散,緊張的詢問道。

小狼抽泣著將為何哭的原因說了出來。

“孃親,誰打你了?”

小狼眼睛哭的紅紅的,趴在葉雲洛身上就給她吹。

葉雲洛聽了小狼哭的原因,哭笑不得。

她以後是不是要和慕宴琅說清楚,絕對不能留下任何痕跡。

“孃親,冇事,可能是被蚊子咬了。”

“蚊子好討厭。”

小狼總算停了下來,但還是哽咽的連話都說不清。

“是,蚊子很討厭。”

葉雲洛隻能順著小狼的意思說下去。

想想有個孩子,尤其是個聰明的孩子,還真是不好糊弄。

此時,慕宴琅就站在門口。

他是聽到小狼的聲音趕過來的。

結果,趕來,聽到的就是母子的這番對話。

他什麼時候變成蚊子了?

小狼哭的厲害,但好的也快。

在得知葉雲洛被“蚊子”咬了之後,他下了床,就去找上官予風拿藥。

葉雲洛想攔,都攔不住。

她一想到,上官予風會猜出是怎麼回事,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小狼跑出去之後,慕宴琅就走了進來。

看葉雲洛坐在那兒懊惱。

慕宴琅走到她的麵前道,“雲洛,你一晚上冇睡,還是休息會兒吧。”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慕宴琅。

看到的就是站在自己麵前,絲毫冇有熬夜跡象和用勁過度的男人。

“你也去歇會兒吧,我冇想到小狼這麼敏感。”

“雲洛,再過幾個月,小狼就四歲了。”

慕宴琅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這句話,讓葉雲洛奇怪的望向了他。

“怎麼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問出口,沉默了片刻道,“回去以後,我想將他送軍營去鍛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