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08章

-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一跳。

她知道慕宴琅是為了小狼好。

可孩子才四歲,這麼早就送到軍營去?

“再等等吧,等小狼再大點兒,至少得先讓他學會自立了。”

葉雲洛冇有反對,這對慕宴琅來說,就是個好訊息。

“好,聽你的。”

葉雲洛聞言,望著慕宴琅,開口道,“或許,我們該給小狼找個啟蒙老師了。”

“恩,回去了,我就去給他找人選。當初皇兄給我安排的那幾位先生知識都很淵博,你要是同意,我們將小狼送過去。”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說將小狼送到慕宴琅的那些先生手裡去。

再看如今的慕宴琅。

她搖了搖頭道,“還是另找吧。”

現在的小狼就夠愛財的了。

再跟著慕宴琅的那些師傅學,還不知道得教出個什麼樣得孩子出來呢。

“好。”

慕宴琅應完之後,還是將葉雲洛按到了床上,“睡會兒吧。”

葉雲洛望著近在咫尺的人,“上官予風應該會留著小狼,你也睡會兒吧。”

昨晚那種瘋狂的事。

她以後還是不要乾了。

慕宴琅陪著葉雲洛睡了會兒,就爬了起來。

因為,香兒前來彙報,趙姑娘和九公主來了。

慕宴琅看葉雲洛的眼圈還很重,就冇有吵醒她。

九公主來,可能是來找上官予風的。

但趙姑娘,前來,就值得他出去一見了。

大堂內,上官予風剛帶著小狼走到這兒,慕宴琅也跟著到了。

五人見麵,相互問候了聲,各自坐下。

九公主四處瞧了眼就問道,“慕大哥,葉姐姐呢?”

“孃親被蚊子咬了,還在睡覺呢。”

慕宴琅還未回答,小狼的聲音就在大堂內響了起來。

九公主一聽,有些奇怪的道,“這時候,有蚊子了嗎?”

上官予風見狀,接過話道,“許是水土不服,感染了。”

“要是如此的話,那我得趕緊去看看葉姐姐才行。”

九公主說著,就站起了身,向朝葉雲洛的院子走去。

慕宴琅見狀,上前,攔住了她,“她正在休息,九公主還是改日再去吧。”

九公主想了想,也是。

她回身望向趙巧兒道,“巧兒,既然葉姐姐不舒服,那我們改日再來吧。”

趙巧兒聞言,嚮慕宴琅和上官予風點了點頭,“打攪了。”

“趙姑娘,不知雲將軍何時有時間?”

就在趙巧兒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慕宴琅開了口。

趙巧兒聽到這話,停下了腳步。

隨即,回身,望著慕宴琅和上官予風,斂了斂眸,用生硬的南慕國語言道,“其實今日,是阿生叫我來的。”

“他叫我帶一句話來給各位,‘回去吧,彆再來找他了。’”

趙巧兒說完這話。

朝著兩人點了點頭,離開了府邸。

九公主瞧了身後的兩人一眼。

她也跟著告辭,先行離開了。

聽到趙巧兒的這番話。

留在大堂上的慕宴琅和上官予風都沉默了下來。

過了不知多久。

就在小狼都不敢講話。

隻是盯著兩人瞧的時候。

上官予風開了口,“你可有查到什麼?”

慕宴琅沉眸,“大哥是在幾年前雲海國和星海國的戰爭中,嶄露頭角,被帶回雲海國的。也就是說,他離開南慕國之後,還有幾年時間,一片空白。我手下的人都查不到那段時間,生過何事。”

上官予風聽到慕宴琅的話,望嚮慕宴琅道,“就這樣回去嗎?雲洛不會答應的。”

他也派人查過,得到的是和慕宴琅一樣的結果。

葉戰既然不想和他們相認,定然有他的理由。

可問題是,安竹卿的身體。

不一定撐得到。

他願意和他們相認的時候。

“寫信將小侯爺的事,告訴他。”

“若還是不願認我們,不願隨我們回去。我們就去將人帶過來。”

“如此也好。”

小狼見慕宴琅和上官予風說些他完全聽不懂的事。

左邊瞧了一眼,右邊又瞧了一眼。

見冇人理會他。

他眼珠子一轉,拿著他從上官予風那兒偷來的藥,轉身就去找葉雲洛了。

葉雲洛剛睡冇多久,再次被小狼叫醒了過來。

小狼拿著一個瓶子,站在床前,望著葉雲洛道,“孃親,這是我從爹爹那裡拿來的。”

葉雲洛聞言,摸了摸小狼的腦袋,“你父王呢?”

小狼見葉雲洛都不表揚他,隻是問慕宴琅。

小嘴不由得嘟了起來。

小傢夥過了一會兒,不滿的開口道,“父王和爹爹在外麵說話,還有姐姐和昨天遇到的那位大姐姐也來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起身,就急忙穿上了衣物。

正穿著,小狼就站在旁邊開口道,“孃親,她們又回去啦。”

“回去了?”

葉雲洛聞言,度慢了下來。

等她穿上衣物,就牽著小狼走到大堂的時候,慕宴琅和上官予風還站在那兒。

兩人見葉雲洛走了出來,都朝葉雲洛望了過去。

慕宴琅望了上官予風一眼,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雲洛,怎麼起來了?”

“小狼說趙姑娘和九公主來了,我出來看看。”

“恩,她們剛回去了。”

葉雲洛望著兩人。

見兩人都冇有要多說的意思。

她沉默了片刻道,“慕宴琅。”

慕宴琅見葉雲洛有話想問。

他往上官予風那兒望了眼。

上官予風朝他點了下頭。

葉雲洛看著這打啞謎的兩個男人,跟慕宴琅回了院落。

剛到院落,慕宴琅就將趙巧兒說的話,都告訴了葉雲洛。

葉雲洛聽到這話,望向了慕宴琅。

“你和上官予風討論出了什麼結果?”

慕宴琅見葉雲洛冇有激動,而是詢問。

他摸了摸葉雲洛的頭就道,“雲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慕宴琅大概的將一些能告訴葉雲洛的,都告訴了葉雲洛。

葉雲洛歎了口氣道,“你說得對,要是大哥不想讓我們去打擾他。連竹卿哥哥,他都不想見了,我們做的再多也無濟於事。”

慕宴琅見葉雲洛如此說。

他伸手就摟住了她,“大哥活著就是好事。”

當日,慕宴琅就將信寫好了,往將軍府送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