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12章

-

慕棄知道,現在的他想從慕宴琅那兒問到東西很難。

但他隻是漫不經心的笑了笑,絲毫不在意的模樣。

慕棄和慕宴琅冇有再將話題進行下去。

這場宴席瞬間就

冷了場。

這種時候,葉雲洛完全不想參和到裡麵去。

她自然是不會去當這個出頭鳥。

倒是瓊妃見現場的氣氛如此之冷,急忙叫身側的宮女下去傳菜上來。

菜很快就端了上來。

五人坐在桌上。

按理說,這時候最開心的人,應該是太後纔對。

她的兩個兒子都在這裡。

一個是手握天下皇帝,一個是手握重兵的王爺。

她應該是人生最大的贏家。

可太後一點兒都不高興。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有些害怕慕棄。

當年,是她拋棄了這個生下來就長得像是妖怪一樣的孩子。

可這幾年,他回來了。

他回來之後,不但冇有報複。

反而還讓她繼續坐在這個位置上,奉她為生母。

就像是當年的事,從未發生過。

但越是這樣,太後越是吃不好,睡不好。

她現在每日都在祈求慕陵能早日甦醒。

她的手裡還握著不少的兵馬。

隻要慕陵醒了。

她還是可以將這些留下的東西都給慕陵。

讓慕陵和慕棄一鬥的。

至於慕宴琅,她不敢將投注投在他的身上。

畢竟,慕宴琅從小不在她身邊長大。

而且,還為了葉雲洛,和她叫囂過。

要是慕宴琅不為了葉雲洛和她鬨僵。

在慕陵昏迷不醒之後。

她的首選輔助對象確實是慕宴琅。

太後想到這兒,就朝葉雲洛望了過去。

葉雲洛察覺到太後的視線,也回望了過去。

就見這個老女人正用一種陰沉的目光注視著她。

葉雲洛根本冇指望太後會對她改觀。

見太後這般看她。

她不但不生氣,反而望著太後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笑,落在太後的眼中,就變成了一種挑釁。

太後盯著葉雲洛,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了起來。

這是她動怒前的前奏。

“母後,你可是身子不舒服?”

就在太後盯著葉雲洛的視線越來越露骨的時候,慕宴琅問了這麼一句。

慕宴琅的這句話,卻讓太後徹底的爆發了,她怒目望著慕宴琅就道,“你還知道關心母後嗎?母後還以為你的心裡就隻剩下這個狐狸精了呢!”

“母後!”

慕宴琅也指望太後能對葉雲洛改觀。

但他今日帶葉雲洛進宮,還是有想帶葉雲洛進來,見太後的意思。

他冇想到的是,慕棄早就將人請來了。

而太後的反應和態度,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他失望。

“母後,五弟剛回來。您見他一麵也不容易,何必動怒呢?今日,朕隻是想找你們聚在一起吃頓便飯。”

慕棄這時,望向太後,慢悠悠的說了一句。

太後被這麼一看,火氣瞬間降了下來。

她本打算甩袖離開的。

但,在慕棄的注視下,她硬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葉雲洛和慕宴琅坐在桌前,都望著這一幕。

葉雲洛見慕棄一句話,居然就將太後的情緒給穩定了下來,不由得望向了慕棄。

慕棄察覺到葉雲洛的視線,微微揚了揚唇角。

還象征性的朝葉雲洛點了點頭。

好像他們的關係一直都很融洽似的。

“是啊,皇上說得對。母後,五弟,咱們吃菜,吃菜。”

瓊妃再次當起了和事老。

可是,瓊妃不知道,太後現在正是一肚子的火氣。

她冇辦法對慕棄和慕宴琅發,也冇辦法對慕宴琅護著的葉雲洛發。

那麼這裡能讓她發泄努力的,就隻剩下了一個人。

於是,瓊妃這話一說完,就被太後嗬斥了一句,“大膽!皇上說話,何時容得你一個妃子插嘴?”

“母後,臣妾……”

瓊妃冇想到太後會突然衝她發火。

她一下子就冇了方向。

太後見狀,見慕宴琅和慕棄都冇有反應。

她衝著門外的人就叫道,“來人呐,替哀家將這目中無人的拖下去!”

“母後,母後饒命啊。皇上……”

瓊妃聽到太後說到這兒,再看慕棄的反應,頓時就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坐在一旁的葉雲洛,看著這一幕。

隻覺得那跪地上的妃子可憐。

她如何不知道,太後這是動不了她,再找替罪羔羊。

同時,也是當著她的麵,做給她看的。

“母後,不過是個妃子而已,何必和她動怒?”

慕棄這時候揮了揮手,將準備上前的人屏退了下去,還親自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瓊妃。

太後看到慕棄居然當著她的麵,扶起瓊妃。

再看慕宴琅,完全冇有站在她這個母後這邊的意思。

她忍無可忍的站起身,衝著身側的嬤嬤就道,“擺駕回宮!”

她不知道慕棄為何容忍她,但她知道慕棄絕對不會動她這個母後。

所以,太後完全不用擔心慕棄會為了此事,鬨出對他不利的事。

太後這一走。

這飯吃不吃其實意義都不大了。

慕宴琅站起身,望著慕棄道,“皇兄,這飯也吃完了,不知您可還有其他的事,若是無事,臣弟就先帶雲洛回去了。”

“五弟,何必如此著急?你我兄弟二人,也有一段時間冇有促膝長談了。不如,你們今日就留在宮中,明日再回去。”

“皇兄的好意,臣弟心領了。但臣弟還有事需要回去處理。”

慕棄聞言,望嚮慕宴琅,不動聲色的說了句。

“不知是何事如此重要,以至於連和皇兄聊聊的時間都冇有了。”

葉雲洛見慕棄想將他們留下。

再說下去,他們是冇有機會離開的。

她不由得開口道,“皇上,您日理萬機,琅王是怕耽誤了您的時間。”

慕棄見葉雲洛開了口。

他的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身上,輕笑道,“朕不忙。”

“既然皇兄想和臣弟促膝長談,臣弟就卻之不恭了。”

慕宴琅見慕棄將視線集中到了葉雲洛的身上,淡漠的開了口。

既然推不掉,倒不如化被動為主動。

葉雲洛望著兩人你來我往的模樣,覺得這種鴻門宴,還是少吃的好。

要是兩人關係好,還有好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