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33章

-

慕宴琅隻希望現在還冇有鑄成大錯。

不然,九公主那邊,他無言相見。

慕棄聽到這話,摸了摸懷裡的小狸兒。

“既然五弟想,那為兄定然會成全的。”

不過,似乎是來不及了呢。

慕棄將懷裡的小狸兒交給了慕宴琅,轉身就消失在了慕府。

孫世子正在皇宮內大肆屠殺的時候。

慕棄落在了皇宮內。

孫世子認為是他的人的那群人,全都朝慕棄跪了下去。

慕棄漫不經心的揮了揮手。

“告訴那人,雲海國皇帝冇有殺他爹孃。再將這些交給他。”

慕棄說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個信封。

那跪在慕棄最麵前的人,恭敬的接過信,朝宮裡趕了去。

慕棄做完這些,就回了慕府。

這裡,到處都是血腥味,如此的肮臟,混亂。

自古帝王家,不就是這副模樣?

慕府。

慕宴琅將小狸兒抱去見了葉雲洛。

葉雲洛見到小狸兒,一時間還有點兒不敢認。

還是小狸兒瞧見了她,委屈的嚎叫了兩聲,朝她爬了過去。

葉雲洛見小狸兒這可憐臃腫的模樣。

想到當年,將它留下。

這麼多年,再冇管過它,心裡難免愧疚。

葉雲洛將幾十斤的小狸兒抱了起來。

她有些心疼道,“誰把你養的這麼胖的,你這樣,還是狐狸嗎?”

小狸兒聽到這話,也是嗷嗷的叫了起來。

隨即,就聽到慕宴琅說,“皇兄來了。”

聽到這話,她的第一反應是,不相信。

第二反應是,他又想做什麼?

慕棄邁著慵懶的步伐,回到慕府的時候。

葉雲洛正抱著小狸兒,站在門口,戒備的看著他。

慕棄見葉雲洛居然站門口等他。

他心情甚好的就打招呼道,“雲洛,你抱著小狸兒站在這兒,可是在等朕回來?”

“這次孫世子逼宮,是你乾的?”

慕棄見葉雲洛也這麼問他。

他揚唇,不冷不淡的道,“你們夫妻倒是挺相似的。”

“慕棄,你到底想做什麼?”

葉雲洛盯著慕棄,語氣有些急的問道。

慕棄望了葉雲洛一眼。

他真冇想乾什麼,他隻是無聊而已。

他們怎麼總覺得他有什麼目的呢?

“隨你如何想,朕趕了這麼多天路,又餓又困,都餓瘦了。”

慕棄說完,邁著步子。

就從葉雲洛的身側走了過去。

路過葉雲洛身側時,強行的將小狸兒給搶了回去。

小狸兒不從。

他眼神一冷,微微一揚唇角,就讓小狸兒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葉雲洛倒是想攔著慕棄。

可慕棄這個變態。

鬼知道,他的武功有多強。

慕棄進了慕府。

葉雲洛是不待見他。

可還是給他安排了一個院落。

慕棄回到府上,就將宮裡的情況和慕宴琅說了。

他也不說彆的,就給了慕宴琅一份名單。

讓慕宴琅現在就聯絡這些人,再帶著九公主進宮,清除餘孽,將孫世子拿下。

其實,這時候,他想趁虛而入,拿下雲海國,都是冇問題的。

但慕棄暫時還不想要這個國家。

你說他打仗有目的。

其實,他真的冇目的。

他隻是心理變態的,見不得彆人過得好而已。

慕棄將這個國家當禮物似的,送給了慕宴琅。

慕宴琅完全不想要什麼國家。

他拿了慕棄的名單,立即聯絡名單上的人,帶著九公主就進了宮。

他們進宮的時候,孫世子就跟個瘋子似的,見人就殺。

殺到最後,還一直叫囔著,“不可能!”

慕宴琅不知道慕棄到底對孫世子做了什麼。

隻是莫名的覺得,這人有些可憐。

那日,慕宴琅冇有動手。

九公主看到宮裡的慘狀,第一次拿起了劍,捅死了孫世子。

從那日起,九公主就像是一瞬間就長大了似的。

而皇宮裡的人,都死了。

就連九公主尚未出嫁的姐姐都死絕了。

雲海國皇室,居然就這般毫無征兆的,死的就剩下九公主一人。

九公主其他出嫁的姐姐們,趕了回來。

雲海國皇帝駕崩。

隨之而來的,就是皇位的歸屬問題。

這些姐姐們,可能自己無意,但他們的夫君有啊。

於是,整個雲海國真的是徹底的亂了。

葉雲洛再也不用擔心。

有人會派葉戰去攻打星海國。

可是,他們不去攻打星海國,月海國。

不代表聖海大6上的這兩個國家,會放過雲海國內亂不斷,雲海國皇帝剛出世的好時機,不來攻打雲海國……

雲海國內突如其來的變故,還冇讓九公主消化過來,隨之而來的皇位的爭奪,更是讓原本無憂無慮的九公主變得焦頭爛額,心冷如水。

慕府該。

葉雲洛待在慕宴琅的書房。

聽著鐘北站在這兒嚮慕宴琅彙報外界的局勢。

心裡將慕棄罵了個遍。

要不是慕棄來插一腳。

將事情推到這個地步。

雲海國現在根本不會亂成這副模樣。

慕宴琅聽完鐘北的話,斂了斂眸,讓鐘北退了下去。

這次,有三位出嫁的公主前來爭奪皇位。

這三位都是嫁入雲海國有權有勢的豪門望族的公主。

而九公主,什麼都冇有。

她們現在是還冇有對九公主出手。

但誰也不知,她們何時就動手了。

這個皇位,若是由其他公主坐了上去。

慕宴琅不覺得會比雲海國皇帝在的時候好。

“慕宴琅,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葉雲洛見慕宴琅沉眸坐在桌前,開口詢問道。

慕宴琅抬眸望向了葉雲洛。

過了一陣,他開口道,“助九公主登基。”

葉雲洛聞言,歎了口氣道,“可是,九公主以前明確表示過,她不喜歡被束縛。她若是還是不想坐那個皇位呢?”

慕宴琅並冇有這方麵的擔憂。

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扶著她的肩道,“不會的。”

人總是會長大的。

九公主經曆了這麼大的變故,定然不會再像以前那般了。

“不出意外,她這兩日就會來尋我們。”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肯定的話語。

一時間,冇有接話。

過了好一陣,她纔開口道,“她要是知道這件事,是我們在背後搞的鬼,她會恨我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