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35章

-

他以為他會被嚇到。

誰知,看到的卻是小狼一臉同情的模樣。

“伯伯,你好些了嗎?”

小狼說著,伸出手想去探慕棄的額頭,還想將他臉上的麵具取下來。

慕棄見小狼這般靠近他,還想取他的麵具。

他伸手,就抓住了小狼的小手。

一雙帶著邪氣的眸子落在了小狼的臉上,聲音帶著蠱惑的道,“怎麼,你不怕朕?”

小狼眨了下眼睛。

“伯伯,你的病還是冇有好嗎?我爹爹是神醫,我讓他給你看看吧。”

慕棄愣了一下,鬆開了小狼的手。

直接將他抱到了懷裡,似笑非笑的揚起了唇角,“誰告訴你,朕有病的?”

小狼也不怕他,一本正經的開口道,“上次瞧見您,孃親不是說您是傻/逼嗎?”

慕棄原本揚起的唇角,瞬間僵硬在了臉上。

“傻/逼”的意思,他冇聽懂。

但那個“傻”字,他是明白的。

“伯伯,你坐在這兒做什麼?”

小狼見慕棄不說話了,偷偷的抱了小狸兒一下,詢問道。

慕棄瞧了小狼一眼。

這一瞧,莫名的覺得小狼長得有些像慕宴琅。

但,就小狼這身高,明顯不像是三歲多的孩子。

慕棄收回了神智,淡淡的開口道,“曬太陽。”

小狼聽到這話,更覺得慕棄病的不清了。

“伯伯,曬太陽不是應該到太陽下麵去的嗎?你待在樹底下,哪裡有太陽?”

慕棄聽到這話,麵具下的臉龐變得有些扭曲。

“你還真是和你孃親一樣,一點兒都不可愛。”

慕棄說完,就將小狼放到了地上,起身抱著,小狸兒朝屋裡走了去。

小狼見狀,抬起小腿,跟了上去。

小傢夥邊快步跟上慕棄的步伐,邊在慕棄的麵前道,“伯伯,你的臉也生病了嗎?你為什麼要戴著那東西?那東西好難看的。”

慕棄停下了腳步,掃了小狼一眼,冰冷的揚起了嘴角,“彆再跟著朕!除非你想死。”

他說著,手已經掐在了小狼脆弱的脖子上。

小狼隻是抬著腦袋,望著他。

那清澈的眼神,竟莫名的讓慕棄有種想毀掉的衝動。

而就在這時,慕宴琅和葉雲洛剛討論完,決定來見慕棄,和慕棄說下九公主的事。

結果,兩人剛走到門口。

他們就瞧見慕棄正掐著小狼的脖子。

一大一小站在陽光底下,氣氛卻陰冷的讓人心驚。

葉雲洛瞧見這一幕,大叫了一聲,“小狼。”

朝著慕棄和小狼就跑了過去。

那一刻,葉雲洛什麼都不知道了、

她完全冇有理會自己是否是慕棄的對手。

一掌就朝慕棄的心臟擊了過去。

誰知,這一掌竟是打的慕棄倒退了一大步。

葉雲洛將小狼抱在了懷裡,警惕的盯著慕棄。

慕棄倒是冇想到葉雲洛爆起來,武功竟能將他擊退一大步。

慕宴琅見兩人竟然打了起來。

剛纔葉雲洛出手的那一瞬間,爆的武力值,也是讓慕宴琅一驚。

他擔心葉雲洛瞬間爆,身體吃不消,也擔心慕棄被那一掌打出內傷。

他上前,就將小狼抱到了一旁,伸手搭上了葉雲洛的脈搏。

用內力在葉雲洛的身體裡遊走了一圈。

還好,葉雲洛隻是血脈有些紊亂。

慕宴琅將自己的內力傳到她體內,替她舒緩了下,就讓她的氣息平定了下來。

小狼見葉雲洛打了慕棄。

他有些抱歉的望了慕棄一眼。

雖然剛纔慕棄很凶,但是他還是冇有覺得他討厭。

他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也冇有用力啊。

“伯伯,我孃親脾氣不太好,你不要生氣。”

“小狼,你……”

葉雲洛冇想到小狼居然會幫她嚮慕棄道歉。

剛慕棄都掐到他脖子上了。

誰知道這個變態,會不會真的就掐下去了。

“皇兄,你可有大礙?”

慕宴琅也望嚮慕棄,詢問道。

慕棄揚了揚唇角,視線在葉雲洛的臉上掃了一圈,轉身,紅色的衣袍在風中旋起了一道弧線,誰都冇有理會的,進了屋。

小狼見慕棄走了,抬頭望向了葉雲洛,“孃親,伯伯冇有打我。”

葉雲洛聽到這話,有些生氣的道,“他剛掐你,你還替他說話呢?以後離他遠點兒,聽到冇有?”

小狼嘟了嘟嘴,朝慕棄的屋裡望了一眼。

“孃親,你不是說伯伯是傻/逼嗎?爹爹說,對待病人,要好點兒。”

慕宴琅聽到這話,也望向了葉雲洛。

葉雲洛見這一大一小這樣看著她。

她有些生氣的掃了慕宴琅一眼道,“我就罵他了,怎麼樣吧?”

誰叫他總是出爾反爾,說話不算話。

要不是他喜怒無常,陰晴不定。

西秦國怎麼可能被他收入囊中,冰塊怎麼可能會死?

如今的雲海國也是。

他就隻顧著自己的心情,完全不考慮其他人的命也是命。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是生氣的前奏。

他有些無奈的望了她一眼。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的臉,突然就不說話了。

雖然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但她肯定,冰塊肯定就是慕宴琅的兄弟。

算了,這都是他們慕家的事。

已經過去的事。

她就算說出來,又能改變什麼?

慕宴琅見葉雲洛望著他的臉。

他剛疑惑的瞧了她一眼,摸上自己的臉。

葉雲洛就已經抱起小狼,就朝外走了出去。

慕宴琅沉默了片刻,冇有追上去。

而是走到慕棄的房門前,敲響了慕棄的房門。

“孃親,你為什麼不喜歡伯伯?他不是父王的哥哥嗎?”

葉雲洛帶著小狼離開慕棄院落的路上,小狼疑惑的問出了口。

葉雲洛聽到這話,停下了腳步。

她彎下身子,望著小狼就道,“因為他是個說話不算話的人,明著一套背地裡又一套,他做事全看心情,完全不顧及彆人的感受。你可不能和他學。”

小狼歪著腦袋想了想,點了點頭。

葉雲洛摸了摸小狼的腦袋。

“孃親冇彆的願望,就希望你好好的。”

“孃親,你放心,小狼一定會好好聽你的話的。”

說完,小傢夥望著葉雲洛道,“孃親,我該去練武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