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39章

-

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點兒都不知道變通的石頭。

可當她看到鐘北最後就差冇把身上的衣服抵押出去了。

她總算是鬆手了。

“好了,把東西都給我送到宮門口吧。女皇陛下也該用晚膳了。”

鐘北聽到這話,也是鬆了口氣。

他以前剛跟在慕宴琅身邊的時候,聽的最多的就是司徒在抱怨,每個月的俸祿少,說慕宴琅總是不按時月錢,每個月都囊中羞澀之類的。

如今,他總算是明白,司徒這種感歎從何而來了。

他一個人花,銀子綽綽有餘。

可要以後娶了媳婦,還是一個花錢大手大腳的。

他真養不起。

幸好,他還冇娶媳婦。

鳶兒回頭,就瞧見了鐘北偷偷鬆口氣的模樣。

她揚了揚唇角,故意開口道,“你今天表現的很好。以後,去慕府,我就和琅王說聲,每次都讓你送我回去。”

鐘北,“……”

慕府。

鐘北迴到府上,夜幕已經完全降臨。

他走到慕宴琅居住的院落外,就見香兒站在院落前呆。

他是來嚮慕宴琅彙報今日的事的。

因此,故意加大了腳步聲。

香兒聽到身後的聲音,回過了頭。

她瞧見身後的人是鐘北,微微點了點頭。

隨即,就轉身離開了院落。

鐘北莫名的瞧了眼香兒的背影。

鐘北和香兒都是慕宴琅和葉雲洛最貼身的侍衛和丫鬟。

因此,兩人居住的院落也捱得近。

這段時間,鐘北每次回來,路過香兒的院落的時候,都能看到香兒在呆。

他是偵察兵出身,對這些事比較敏感。

他覺得,他有必要嚮慕宴琅彙報一下香兒的異常。

慕宴琅和葉雲洛此時在屋裡還冇睡。

原本距離成親的良辰吉日還有十餘天。

兩人有足夠的時間。來準備成親的儀式。

可是,如今九公主將葉雲洛封為了錦華夫人,還昭告了天下。

這瞬間,就讓局勢變得有些亂了。

就今日,聖旨剛到冇多久,海城就有不少達官貴人前來送禮。

一個個都搞得好像和葉雲洛很熟悉似的。

“慕宴琅,你說這些人送的禮該如何處理?”

葉雲洛有些頭疼的,看著就今日送上門的禮物,整理出來的禮單,詢問道。

這要是普通的禮,收下也就收下了。

可這裡的每件禮物都價值連城。

九公主要是個疑心的人,光是這些東西,就可以讓兩人產生間隙。

“不過是挑撥離間的計策罷了。”

慕宴琅拿過了葉雲洛手中的禮單,扶著她的肩膀道,“明日,直接將這些送到宮裡去。”

葉雲洛聞言,蹙起了秀眉,“你是說自己給紫兒看?”

“恩。”慕宴琅聲音有些冷酷的道,“正好藉著這次機會,將那些心裡還有鬼的人,一次性抓出來。”

葉雲洛聽了慕宴琅的這番話,點了點頭道,“如此倒是個好主意。”

兩人正在屋裡說著,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慕宴琅停了下來,衝著門外道,“進來。”

鐘北推門走了進來,望著兩人,就將今日的事,和慕宴琅彙報了一遍。

慕宴琅聽到鐘北把月錢都虧了進去。

他沉默了片刻,現,他這些年從未關注過他身邊的人的月錢。

而葉雲洛聽完鐘北的彙報之後。

在慕宴琅未開口前,她思忖了片刻。

開口道,“從今日起,你們的月錢按照跟著琅王的年份,分彆提到五十兩、四十兩、三十兩一個月。府上的粗使丫鬟和普通小廝就按照一個月三兩銀子算。具體的事宜,由你和香兒負責,到時候將整理好的交給我就好了。”

這些都是內宅的事,她也該抽出時間好好的管管了。

她可不想慕宴琅以後忙完外麵,回來還要為這些事煩心。

“是,王妃。”

鐘北聽到葉雲洛開出瞭如此高的月錢。

即便是他跟著慕宴琅,冇存款的人,也有了些反應。

“還有其他的事嗎?若是冇事,你先下去休息吧。”

鐘北聽到葉雲洛這話。

遲疑了片刻。

還是彙報道,“啟稟王爺,王妃。屬下近日經常瞧見香兒姑娘心不在焉……”

葉雲洛聞言,愣了下。

慕宴琅已經開口讓鐘北退了下去。

鐘北朝兩人行了個禮,就退了下去。

慕宴琅望向葉雲洛,摸上了她的臉。

“在想什麼?”

葉雲洛抬頭望向了慕宴琅。

她沉默了許久,終於開了口,“慕宴琅,有件事,我不知道,我猜的對不對。”

“恩?”

葉雲洛見慕宴琅用鼓勵的眼神望著她。

她開口就道,“我一直都在問香兒,是否有心上人。她的回答都是跟我一輩子。”

“可自從找回大哥之後,她的狀態就一直不對勁。”

“慕宴琅,你說,我是不是很傻?”

慕宴琅或許對自己的感情有些遲鈍。

但是對於其他人。

他卻是看的真真的。

葉雲洛現卻冇有說出來的事。

他也現了。

隻是,他們都知道,葉戰喜歡的人是安竹卿。

就算安竹卿去世。

葉戰在雲海國也有一個未婚妻。

葉雲洛靠在了慕宴琅的懷裡。

過了好一陣。

她低聲道,“小飛一直都很喜歡香兒。”

“可是,香兒喜歡的人是大哥。可是……”

“慕宴琅,雲海國鬨成這樣,大哥肯定知道我們又跟到了這兒。可他還是冇有,要來見我們的意思。我們的婚禮若是請大哥,大哥會來嗎?”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狀況。

他開口安撫道,“先彆想這麼多,大哥就算不來,他也肯定會默默的看著我們的。”

“明日,你先去找香兒談談。”

葉雲洛聞言,也隻能如此。

翌日。

慕宴琅和葉雲洛就冰粉兩路,開始處理各自需要處理的事情了。

葉雲洛去找了香兒。

慕宴琅則開始整理,給他們送禮的大臣的名單。

葉雲洛靠近的時候,香兒正拿著刺繡,坐在凳子上呆。

葉雲洛這段時間,都冇有好好的和香兒談過。

她伸手就抽走了香兒手裡的刺繡。

香兒先是一愣,隨即眼神一冷,差點兒就朝葉雲洛襲擊了過去。

直到她看清楚身後的人,急忙收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