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41章

-

鳶兒瞟了九公主一眼。

開口道,“今日將這些處理完,早些去休息會兒。”

九公主聞言,歎了口氣。

但心裡卻是暖暖的。

突逢變故。

她身邊最親近的人都走了。

就隻剩下一個還敢在她麵前如此無禮的鳶兒。

皇帝不好做。

幸好,她還不是孤家寡人一個。

是夜,星海國彆館。

屋內,煙霧嫋嫋,帶著一股獨特的梨花香。

一名黑衣人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彆館的屋內,朝那背對而立的人,行了個禮道,“啟稟少主,錦華夫人已經搬入城北府邸,琅王並未隨行。”

“恩,退下吧。”

淡雅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

“是,少主。”

黑衣人聞言,退了下去。

站在屋內衣著華麗的男子。

走到一旁的櫃子前。

拿了一件衣物出來。

他脫下了身上的衣物。

再換上那件衣物。

撕下臉上的人pi麵具。

又拿出了一張新的人pi麵具。

完美的貼合到了他的臉上。

錦華府。

這是葉雲洛搬到此地的第一日。

慕宴琅在慕府還有事情冇忙完,她就冇讓他過來。

這會兒,葉雲洛正在整理自己的屋子。

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

她停了下來,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結果,就瞧見慕宴琅站在她門前。

“慕宴琅,你怎麼來了?”

葉雲洛有些詫異問道。

可剛問完,她就嗅到了一種淡淡的梨花香。

站在門口的慕宴琅,看到葉雲洛的臉。

眼底閃過了一抹詭異的情緒。

葉雲洛一看到這眼神。

突然就倒退了一步。

立即握住了放在身上的銀針。

望著眼前的男人。

她警惕的質問道,“你是誰?”

慕宴琅看了葉雲洛一眼,微微蹙眉。

轉身。

就消失在了門口。

葉雲洛冇有去追。

她隻是覺得事情過於怪異。

居然有人冒充慕宴琅,出現在她的麵前。

這人是太自信。

還是覺得她太蠢。

不過這人的易容術也是絕了。

要不是她對慕宴琅太過熟悉和瞭解,鼻子更是敏感。

她一時半會兒,絕對不會現,這人和慕宴琅的不同處。

當晚,葉雲洛就將錦華府的人都召集了起來。

讓他們密切注意每一個人。

不管是誰。

就算是慕宴琅來了。

都必須嚴格排查。

一旦現不對勁。

尤其是聞到類似梨花的香味。

立即向她彙報。

葉雲洛說完這些,就騎馬朝慕府趕了回去。

此時,慕宴琅正在書房裡處理事務。

剛看完一頁,書房的門就被踹了開來。

“雲洛?”

慕宴琅抬頭,看到站在門口的人,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

葉雲洛走上前。

在周圍嗅了嗅。

又走到慕宴琅的麵前,聞了聞。

這舉動搞得慕宴琅莫名的望向了她。

“雲洛,生何事了?”

慕宴琅扶住了葉雲洛的肩膀,詢問道。

葉雲洛搖了搖頭。

她望著眼前熟悉的臉,有些好笑的道,“有人易容成你的模樣,跑到我的麵前。你說,是哪個孩子傻成了這副模樣?”

慕宴琅,“……”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話,臉上出現了一絲緊張。

他抓住了葉雲洛的肩膀,仔細的看著她,確定她並無大礙,才鬆了口氣。

“雲洛,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就詢問道躪。

葉雲洛見慕宴琅如此緊張。

她的臉色也跟著正經了起來。

“今晚,有人易容成你的模樣,去了錦華府。”

慕宴琅聞言,沉下了眸子。

就聽葉雲洛繼續道,“不過,那人的身上有種若影若現的梨花香。他定是不知,這些年,我隨上官予風認藥,對香味異常的敏感。”

“雲洛,這段日子,各國的人都來了海城。你若無其他的事,還是彆再出去了。”

葉雲洛聞言,點了點頭。

“那人應該不是雲海國的人,若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而這人肯定對我們都很瞭解,否則不可能易容成你的模樣來見我。”

冇有人是能一眼就認出對方是不是那個人的。

可葉雲洛不知為何,她總是能第一時間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慕宴琅。

猶如當年,她第一次見冷冽,也冇有將冷冽當成是慕宴琅一樣。

慕宴琅聽了葉雲洛的話,沉默了片刻,扶著她的肩膀開口道,“雲洛,為了安全起見,這段日子,讓皇兄跟在你身邊,你可有意見。”

葉雲洛聞言,明顯的愣了一下。

詫異的開口道,“你讓慕棄陪在我身邊?”

慕宴琅點頭道,“皇兄雖做事極端,但將你交給他,隻要他答應了接手,就絕對冇有人能傷害到你。”

慕宴琅隻是覺得,這段日子,他肯定無暇分身。

無法隨時隨地的跟在葉雲洛的身邊。

而慕棄的勢力遍佈天下。

有慕棄在,葉雲洛絕對出不了事。

葉雲洛聽了慕宴琅的話,已經完全不知道慕宴琅的心裡在想什麼了。

他怎麼會讓慕棄那個傢夥,來負責她和安全。

再者,她再不濟,也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雲洛,你聽我說,我知道你現在還不能完全的信任皇兄。但將你和小狼交到他手裡,纔是最安全的。”

就算慕棄真的要搞鬼。

慕宴琅光明正大的將葉雲洛托付給他。

他肯定也不好再搞鬼。

慕宴琅一來是信任慕棄,二來也是讓自己有個可以找葉雲洛的地方。

葉雲洛抬眸望向了慕宴琅。

見他半點兒說笑的意思都冇有。

她沉默了片刻,仔細的考慮了慕宴琅的話之後。

她開口道,“好。不過,前提是他答應會出手。”

葉雲洛想清楚了。

這確實是個好辦法。

不止可以限製外麵的不確定因素。

還能控製慕棄這個不穩定因素。

“我們現在就去找皇兄。”

慕宴琅說完,就拉著葉雲洛的手,朝外麵走了出去。

這會兒,慕棄正和小狼待在屋裡,和小狼說他的“計劃”。

小狼一臉認真的站在桌前,望著慕棄。

直到慕棄的話說完,小傢夥纔有些遲疑的開了口。

“皇伯伯,那要是孃親和父王找不到我,很擔心我,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