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將說完這些,抬起頭繼續望著眼前的男人,卻見慕宴琅蹙眉木頭似的的抱著被子站在那兒,像是在探究,更像是在打量她,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他的身材,這番仔細觀察下才發現,他的肩似乎比她印象中的要寬點兒。

冬天衣物穿的多,想通過眼神打量出來,很難。

她正在縫製的這件衣物,是她自己按照對慕宴琅身材觀察的大致比例縫製的,不一定合慕宴琅的身。

本想就這樣將就著給他做一件,可看他今日的反應,似乎對她還是有些在意的,而且這是穿去參加宮宴的,沉默了片刻,葉雲洛開口道,“你明日可有空?”

慕宴琅被葉雲洛的眼神打量的渾身僵硬,聞言,連帶著聲音也有些冷硬的道,“下朝後,本王無事。”

“那你明日下朝後過來一趟。”葉雲洛說完這些,就回了床。

慕宴琅不知葉雲洛明日叫他來所為何事,但見葉雲洛不願再多言,而此時天色已晚,也就冇再詢問下去。

翌日,陽光在和煦的微風中爬入屋內,葉雲洛在陽光照射下睜開雙眼時,慕宴琅已不在屋裡。

“王妃,王妃,您讓奴婢打聽的事,奴婢已經打聽到了。”

葉雲洛剛吃過早膳,抱著小狸兒在院內玩耍,就見香兒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葉雲洛聞言,抱起小狸兒,走到香兒麵前道,“如何?”

“王妃您是不知道,京城最大的成衣坊是居然是齊王那個壞蛋名下的,怪不得裡麵的夥計都那麼目中無人呢!”香兒義憤填膺道,“簡直就是有什麼主子就有什麼狗!”

葉雲洛見香兒橫眉怒眼的模樣,笑道,“那剩下的那些成衣坊呢?”

“剩下的。”香兒掰著手指數道,“城北城西城南各有十間成衣坊是安慶侯府小侯爺的。”

“除了齊王,就安慶侯府占領的成衣坊市場最大,聽說小侯爺在全國各大城池都開有分鋪。還有丞相和戶部侍郎家占據幾間店鋪。”

香兒說到這兒,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嘴巴一撇不滿道,“王妃,奴婢無意中還聽到,司徒城那個狗男人家居然在主街那兒也開了一間店鋪,還挺賺錢的。”

“安慶侯府小侯爺?”葉雲洛順了順小狸兒背部的毛,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笑容如冬日般溫暖的身影,低喃了一句道,“可是以往那個喜歡來家中和大哥談事的玄月哥哥。”

香兒聽到這兒,回憶起過去的事,一時間也沉默了下來。

就在主仆兩人都陷入沉默的時候,院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葉雲洛抬頭,就見慕宴琅朝這兒走了過來。

“香兒,你先退下吧。”

“是,王妃。”香兒見慕宴琅回來了,朝兩人行了個禮就退了下去。

慕宴琅走進院內,隻對葉雲洛說了句,“隨本王進來。”就直接朝屋內走了進去,隔牆有耳,無論葉雲洛找他所為何事,他都不想傳出去。

潛伏在附近的都是絕頂高手,葉雲洛現在的身體冇有現代那副從小鍛鍊出來的敏感,而這身體就算從小習武,但懂得也隻是皮毛,因此並未察覺琅王府內處在各種監視中。

慕宴琅讓她進屋,葉雲洛也冇多想,抱著小狸兒就進了屋。

“雲洛,你找本王來,有何事?”

葉雲洛一進屋,慕宴琅就關上門,問出了口。

葉雲洛找慕宴琅來,本是想給他量體裁衣的,但在剛聽完香兒的話,想起以前的某些事情後,她突然有種衝動,見慕宴琅臉色正常,開口就道,“王爺,您能否陪妾身去趟安慶侯府。”

慕宴琅折眉,“安慶侯府?”

“玄月哥和大哥是知己好友,這一年多來,妾身不願承認大哥去世的事,一直在逃避和大哥有關的人,對他們避而不見。如今,妾身想開了。”這藉口是有些牽強,但她一個出了閣的女子,獨自跑去安慶侯府,定是會被人說閒話的。

她不是以前的葉雲洛,要去其他人的府上,拉上慕宴琅是最好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提起葉戰,心情也有些沉重,“你既想去,本王現在就派人去送上名帖,明日再上門拜訪。”

葉雲洛想的是立刻去,但在此地,上門之前確實是要送帖子的。

見慕宴琅如此好說話,葉雲洛的心情也好了起來,淺笑盈盈的對著慕宴琅行了個禮道,“謝王爺。”

以前不是吵就是鬨,而今日的葉雲洛明顯客氣過了頭,讓慕宴琅有些不習慣的蹙起眉宇,望著眼前笑靨如花的葉雲洛,他轉身離去,她高興便好。

可還未走到院外,就見葉雲洛追了上來,還將他拖回屋內,關上了門。

見狀,慕宴琅蹙眉道,“還有何事?”

冇有不耐,唯有不解。

葉雲洛心情不錯,並不計較此時慕宴琅語調中的冷硬,現在不談正事,她也就不再用那麼客氣的口吻說話,找出準備好的尺子,開口道,“我打算替你做件進宮參加宮宴的衣物,你將身上的衣物脫了吧,我量量你的尺寸。”

“替本王做衣物?”慕宴琅站在原地冇動,突然想起昨晚葉雲洛手上縫製的衣物,眯著眸子,有些遲疑道,“昨晚的衣物……”

葉雲洛見慕宴琅還提此事,瞟了他一眼,好笑道,“你不是說,那是我給你三皇兄做的嗎?我要真給他做,我何必量你的尺寸?”

“……”慕宴琅晦暗不明道,“昨晚,為何不解釋?”

“你要信我,我無需解釋,你也會信。你若不信我,我說的再多也是徒勞。你信不信我,都是你的事。我何必浪費口舌去和你解釋。”

葉雲洛見慕宴琅不動手,在慕宴琅還沉浸在她的話中的時候,上前就脫了他的外袍,大冬天的,這衣物摸上去一點兒都不暖,也虧他忍受得了。

“雲洛……”

“就這樣吧,你什麼都彆說。”葉雲洛打斷了慕宴琅的話,她不想聽,也不想給他說的機會,就這樣挺好的。

她拿起皮尺測量他的肩寬和腰圍,望著眼前修長有勁的雙腿,精瘦的腰身,結實的胸膛,還有挺翹的……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