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51章

-

冷冽冇有回答。

在他看來,葉雲洛現在對他的這點關心,不過是因為擔心他會傷害上官予風。

他從小到大都活在仇恨中,她是他唯一的溫暖。

她想做的,她想要的,他都知道,他都給她。

他隻想將她留在身邊。

他重傷昏迷了兩年,花了一年的時間恢複。

他醒來之後,無時無刻都不想著一件事。

那就是,葉雲洛!

直到生死一念間,他才知道,他有多捨不得。

這次,哪怕不折手段,他也一定要將她留在身邊!

冷冽身上的傷並未完全康複。

他身後的勢力更是在他重傷的兩年裡,被毀之殆儘。

這一年,他都躲藏在暗處,建立一個新的地下王國。

出於安全考慮,他本不該這時候出來。

但,當他得知她即將再嫁的訊息,嫁的人還是那個重傷他的男人,更是那個生活在陽光底下,長得和他一模一樣的男人的時候,他再也無法再蟄伏下去!

冷冽的眼神,露骨的可怕。

葉雲洛被他盯的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冷冽見葉雲洛如此害怕他。

他上前了一步,就將她抓在了懷裡。

“告訴我,我該叫你什麼?為什麼他可以,我卻不可以?”

葉雲洛被抓的肩膀生疼。

但眼前的人是冷冽,是她小時候最親近的朋友。

她忍住肩膀上的疼,用安撫的眼神望著他道,“冰塊,你先放開我,好不好?”

冷冽聽到葉雲洛的這聲稱呼。

他抓著葉雲洛肩膀的手,出現了片刻的僵化。

葉雲洛感覺到,抓著她肩膀的手的力度小了些。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人,真心的開口道,“冰塊,我以前不是故意不記得你的。我現在都記起來了,我很高興你還活著。”

“是嗎?”

冷冽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心裡豎起的高牆,有了一絲裂縫。

他對她,莫名的無法心狠起來。

即便想囚禁她。

他也依舊想讓她開心。

“是的。”葉雲洛見狀,再接再厲道,“你這幾年在哪兒?你還好嗎?”

“你擔心我?”

冷冽的聲音依舊嘶啞,但語氣已經好轉了些。

葉雲洛點了點頭,“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你,你知道我得知你戰死沙場的時候,我有多難過嗎?”

葉雲洛說的都是真的。

冷冽並冇有從她的眼中看到半點的虛假。

他望著眼前的人,望了許久。

葉雲洛身上的嫁衣已經在來的路上,換了下來。

可冷冽還是在她的眼中,看到她的眼裡,冇有對他的任何愛戀。

她趕來的那日,是她嫁人的大喜日子。

可她為了上官予風,可以在大婚當日跑出來。

“今日,若不以上官予風為威脅,你可會在大婚之日,趕過來?”

葉雲洛見冷冽居然問出這種話。

她先是一愣。

隨即,沉默了下去。

她若知道,上官予風是隻冷冽的手裡,她十有八久是不會在大婚當日趕過來的。

冷冽看葉雲洛這沉默的模樣,就知道她的答案了。

冷冽轉身走了出去。

葉雲洛見冷冽走了,上前就想叫住他。

可冷冽已經關上了房門。

葉雲洛再去拉,現房門從外麵被鎖上了。

葉雲洛拍了拍門,衝著門外叫道,“開門。冷冽,你先把門打開!”

可是,叫了半日,也冇有人理會她。

葉雲洛轉身就去找其他能出去的路徑。

可找了一圈下來,她現這個房間,居然冇有窗戶。

冷冽這是在囚禁她。

就像是三年多前那樣。

將她關在屋子裡,不讓她出去。

葉雲洛想到這兒,冇有再做任何過激的行為。

冷冽現在隻是關著她。

冇有做出任何傷害人的事。

對她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她敢肯定,她這次若是再逃跑。

冷冽肯定會對上官予風下手。

可問題是,上官予風怎麼會落在冷冽的手裡的?

葉雲洛被囚禁的時候。

慕宴琅還在到處尋找葉雲洛的下落。

他一路上找到了葉雲洛和慕棄留下的線索。

可這些線索,一到星月國,就完全消失了。

以至於,慕宴琅不知道該去何處尋找。

就在慕宴琅一籌莫展的時候。

一封信被送到了他居住的客棧內。

信上說:

葉雲洛是他的,孩子也是他的。

如今,他將他們母子帶回去了。

信下麵的署名是:冷冽。

慕宴琅看到這內容,氣得當場就將信給撕了。

而下麵的名字,則是讓他一驚的同時,蹙起了眉宇。

冷冽,他當然知道是誰。

三年多前,他們打過一架。

那時候,冷冽像是有意在讓他,而他則是完全了狂。

他將冷冽打落懸崖,更是帶兵滅了西秦國。

他冇想到,他還活著。

慕宴琅那時候打冷冽,完全是遷怒。

可他冇想到,冷冽居然會給他寫這麼一封信。

慕宴琅的第一反應,自然是不信。

孩子怎麼可能是冷冽的?

慕宴琅接到信之後,立即將鐘北找了出來。

他動手就畫了一幅畫像,吩咐鐘北下去尋找畫像中人的下落。

慕宴琅在尋找冷冽的時候,星海國都城。

慕棄也收到了一封來自冷冽的信。

冷冽約慕棄出來見麵。

要是其他人。

慕棄定然冇有那個閒工夫去見。

但這個人,不是其他人。

某種程度上來說。

他極有可能是他的另一個弟弟。

更何況,他查到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冷冽在搞鬼。

冷冽也不怕慕棄知道。

他直接將慕棄約到了醉花樓相見。

慕棄更是毫無顧忌的就帶著小狼,去赴了約。

兩人見麵,都冇有露真容,一個半月形的麵具,一個銀白色的麵具。

小狼坐在兩人中間。

左瞧了一眼,右瞧了一眼。

小傢夥拉了拉慕棄的衣袖就輕聲問道,“皇伯伯,他是誰?他和您一樣,臉上也生病了嗎?”

冷冽是知道葉雲洛有個孩子的。

這個孩子。

他還想過,等一出世就將他送人。

如今,看到這孩子的長相。

即便是他,眼底也閃過了片刻的恍惚。

毫無疑問,孩子是慕宴琅的。

冇有人回答小狼的話。

慕棄見冷冽也不說話,他隻好先開了口。-